•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三十章 暖暖心里憋的慌
  • 第七百三十章 暖暖心里憋的慌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月朗星稀,云淡风清。

        半夜的街道上人车稀少,没有了白天的嘈杂与繁华,有的,只是祥和的宁静。

        燕京的夜晚从来就不缺少通明的灯火,缺的只是一种内敛的美。

        燕京已有几千年的历史,经过了数十个朝代的更替,像是慈爱的母亲看着孩子一般,俯视着,宽容着,无论曾经发生过多少血腥的残酷,依旧包容着人类。

        有时候,也许这就叫底蕴。

        无论什么时候,这种底蕴也许永远不会消失。

        如今的燕京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杀伐,但在城市的角角落落里,却无处不存在着斗争。

        这就是人性,贪婪、**、残忍。

        无论时代怎么更替,这些东西永远是这个城市的主旋律,或者说,永远是人类的主旋律。

        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些人毫无掩饰的展露着自己丑恶的一面。

        而更有些人,要将这些丑恶击碎,碾压,还世界一分清明。

        “吴警官,饿了吧?”

        “有点儿。”

        “想吃什么?”

        “随便。”

        “好。”

        从鸳鸯浴出来的时候,已近凌晨一点多,一整天事正儿巴经吃东西的刘浪,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饿了。

        虽然现在刘浪三天三夜不吃东西也不会有问题,可是,有时候吃饭并不仅仅是为了果腹。

        马小帅死了,剩下的事情自有刑警大队的人去处理,而刘浪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马小帅死了,但胡老三依旧还逍遥法外,虽然被天暮伤了,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卷土重来。

        如果可能,趁现在胡老三受伤之际,最好能将他铲除。

        随着天气变得越来越冷,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餐馆的生意也变得冷清了很多。

        尤其是凌晨,几乎没有餐馆还会开着门。

        而越是这样,那些路边摊却成了小青年们集中的地方。

        从鸳鸯浴一直沿着马路走了半个多小时,刘浪远远看到在路边摆着一个摊位。

        摊位烟雾缭绕,似乎是冷天里永远不变的主旋律,烧烤。

        “吴警官,请你吃点烧烤吧。”

        “好。”

        刘浪奇怪的看了吴暖暖一眼,心中暗道:今天的吴暖暖好奇怪啊?怎么我说什么都答应呢?

        心里这么想着,可刘浪并没有说出来。

        他知道,有些事情,说出来都会尴尬。

        走到烧烤店,六张小桌子,三张座了人,正吃的津津有味,有一张似乎是刚下班的白领,一张旁边坐着一对青年男女,看那模样是准备吃完之后大干一场。

        刘浪不会相人,但是,看着女人穿的比较艳丽,而男的打扮的也很风骚,不由得想起了前段时间的一个新闻。

        说是一个男生约网友见面,请她吃了一碗六块钱的麻辣烫,结果一晚上干了十三次。

        刘浪始终怀疑这个新闻的真实性,甚至佩服那个男生的本事。

        刘浪就在想,能干十三次,就算倒贴钱是不是也很爽?

        龌龊,太龌龊了!

        刘浪边想着,假装不经意的瞟了吴暖暖一眼。

        还别说,吴暖暖真用一双杀人的目光盯着自己,像是已将自己的看穿一般。

        刘浪赶紧咳嗽了两声,高喊道:“老板,给我们先来十串羊肉串。”

        说着,刘浪跟吴暖暖都坐了下来,将小黑放在了桌旁。

        “吴警官,要不要喝点儿啤酒啊?”

        “好。”

        刘浪一怔,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吴暖暖竟然真答应自己要喝啤酒。

        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刘浪又抬起手来:“老板,先来两瓶啤酒。”

        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身边还有美人陪着,的确是一种超级的享受。

        刘浪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天,甚至没想到如今竟然像是一个黑暗使者一般,在维护着人间的正义和平。

        “吴警官,我敬你一杯。”

        吴暖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刘浪端着酒杯,不由得愣在了当场,尴尬的笑了笑,也一口闷了下去。

        “吴警官,你有心事?”

        刘浪终于忍不住问道。

        吴暖暖没有说话,却是又喝了一杯啤酒,一口闷了下去,这才缓缓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

        “刘浪,那个鬼婆婆不是人?”

        刘浪一愣,不禁疑惑道:“什么?吴警官,你这话什么意思?”

        吴暖暖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感觉。”

        吴暖暖的感觉很准,让刘浪心里也没底了。

        “吴警官,你说她不是人,那是什么?”

        吴暖暖摇头:“我不知道,只是感觉而已。”

        说着,吴暖暖又闷了一口酒,脸上已慢慢浮现出潮红,身体有些发漂,说起话来舌头也打卷了。

        “刘浪,你有童年吗?”

        一瓶啤酒,很快被吴暖暖消灭的一干二净。

        刘浪刚想给自己续一杯,可看着吴暖暖拿着空瓶子一个劲的往下倒,不禁迟疑了片刻,先给她倒上。

        “吴警官,你这话说的,谁没有童年啊?”

        “我没有!”

        吴暖暖扬起头来,咕咚咕咚又将整杯酒喝了下去。

        刘浪感觉今天的吴暖暖有点儿不对劲,连忙劝说道:“吴警官,少喝点儿,多吃点烧烤。”

        吴暖暖一摆手,将酒杯往前一推:“倒上。”

        刘浪迟疑了片刻,给吴暖暖倒上酒:“吴警官,你、你没事吧?”

        “有事?呵呵,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杀人而已,干我们这一行的,这还不是小菜一碟嘛。”

        “哐当。”

        吴暖暖话音未落,隔壁桌的那对男女将盘子一下撞到了地上。

        女生紧张兮兮的看着吴暖暖,一个劲的给男生使眼色。

        眼色不断的冲着女生挤眉弄眼,似乎在阻止什么。

        刘浪看在眼里,但并没有做声,而是继续安慰道:“吴警官,如果没事,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

        “回家?呵呵,我哪里有家?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一个人,甚至被别人说我是野孩子。在孤儿院的时候,那些男孩子都欺负我,女孩子都远离我,只有小倩对我好。后来,后来我发现所有人都不靠谱,跟小倩也越走越近……”

        刘浪喉头动了两下,却是没再说话,而是默默给吴暖暖将酒杯续满。

        虽说借酒浇愁愁更愁,但还有一句话,一醉解千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