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二十三章 马家老祖与圣母
  • 第七百二十三章 马家老祖与圣母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爱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马有才挨了一巴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得那么开心。

        马有才爬回到了雕像面前,声音都打起颤来:“圣母娘娘,是你吗?”

        “哼,大胆的马有才,我为妖,你为人,你怎么可以喜欢我!”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雕像里传了出来。

        马有才激动的浑身战栗了起来,像是受了什么鼓舞一般,强忍着疼痛,一跃而起,抱住雕像就不放手了。

        “圣母娘娘,我不管你是人是妖还是鬼,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我喜欢上你,这辈子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马有才疯了,为爱痴狂。

        这一次,马有才没有被打走,他明显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滚到了自己的脸上。

        马有才又惊又奇,顺着温热传来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雕像在流泪。

        不是雨水,是泪水,带着温度的泪水。

        “圣母娘娘,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你肯见我了?”

        雕像像是融化了一般,一点点变得柔软,变得细腻。

        那恬静美妙的容颜,那久违的笑,白皙的脸颊,曼妙的腰枝。

        马有才幻想了无数个岁月的东西,竟然一一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马有才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疼!生疼!

        “圣母娘娘,你、你答应我了?”

        无论是人是妖,都经受不住男人的甜言蜜语、死缠烂打。

        圣母当然不会答应,可是,却经不住马有才的软磨硬泡,最后却真的动心了。

        看着一个男孩慢慢从蹒跚学步,一直长到情窦初开,这种情愫又岂是一般的感情可以代替的?

        从那以后,每当夜深人静的夜晚,村头的雕像旁边总会有一个男人的身影。

        这种日子甜蜜又温馨,像是所有处于恋爱中的年轻人一般。

        圣母是妖,从来没有动过感情,在喜欢上马有才的那一刹那,也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感情绚烂,情窦满满。

        一人一妖的感情愈加浓烈,彼此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马有才跟圣母的事情终究还是被村里人发现了。

        村里人像是如临大敌一般,个个惊慌不已,谩骂声、讥讽声不绝于耳。

        在村里人的心中,没人会把妖精当成人看。

        就算她被尊为圣母娘娘,就算她是整个马家人的保家仙。

        可她毕竟不是仙,而是妖。

        人妖相恋,多么的不可理喻。

        马有才跟圣母终于敌不住压力,双双逃离了石窟村。

        一年后,马小帅出生了。

        但是,圣母却因为难产死了。

        在圣母死的时候,马有才痛不欲生,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按说妖精怎么可能会难产而死?

        可是,圣母因为对马有才爱的太深,而马有才又只是一个普通人,长期跟妖在一起,身体肯定受不了。

        圣母为了让马有才更好的活下去,长年刻意压制住自己的妖气,结果,身体变得愈加虚弱,最终还是怕将妖气传给自己的儿子,极力压制之下,却是死了。

        在圣母死了之后,马有才才知道,圣母也有名字,而且有一个很优美的名字。

        在石窟村所有人的眼中,她叫圣母,可在死的那一刻,她叫长依。

        长依,长相依,不分离……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在圣母临死的时候,同时将自己的过往全部告诉了马有才。

        在此之前,圣母只是马有才眼中的圣母娘娘,再也不是其它人。

        可是,在圣母将那些过往说出来之后,马有才知道,那个圣母再也不是自己的圣母娘娘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马有才颤巍巍的将怀里的照片掏了出来,泪流满面的说道:“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不在乎,只要跟她在一起,我什么都不会管,不管她做过什么,甚至不计较她的过往。”

        “可是,在小帅出生之后,我才知道,她的故事,比我想象的还要长,长很多……”

        马有才泣不成声,似乎要将自己心中的所有都倾诉出来一般,怔怔的盯着手中的照片,喃喃说道:“她说,在很久以前她就居住在石窟村了,甚至看到了石窟村的兴衰过往,数十代人,至到遇到了我。”

        刘浪闻言,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不自觉的想起了那只飞僵,不无疑惑的问道:“那她也知道你们后山山洞里封印的马家老祖的事情?”

        马家老祖死后变僵,之后又被封印,后来破开封印逃走了,可在塔山时又被刘浪碰到,并且击杀了。

        在马家老祖临死的时候,却一直不停的重复着,说是石窟村的人将自己杀了,是自己的亲人将自己杀了。

        当时刘浪一直心存疑虑,此时听到马有才竟然跟一只活了很久的妖精相恋,不由得想起了这件事情。

        马有才惊异的盯了刘浪一眼,缓声说道:“看来,马有德对你真的很好,连马家老祖的事情都跟你说了。哎……”

        马有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她在临死的时候说的,正是这件事。她觉得自己有愧于马家人,所以才会留下来给马家人当保家仙,没想到,却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一声叹息一声幽怨,世间事,又有几人能说得清?

        马有才告诉刘浪,其实,马家老祖那只飞僵跟圣母确实有着极深的渊源。

        那时的圣母还没有修炼成人形,只不过是只刚刚有点灵识的小妖精。

        而那时的马家老祖却是翩翩美少年,是整个马家人的骄傲。

        天暮本来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此时也被马有才的故事吸引了,缓缓坐直了身子,不再疯疯癫癫的模样,一脸认真的听着。

        “你说的那个马家老祖不会跟这只妖精有一腿吧?”

        天暮突然出声,却是让所有人都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虽然刘浪也有这种想法,但因为圣母与马有才有一段感人的恋情,谁又会允许这种第三者的事情出现呢?

        这都是人之常情,可是,这种时候,也没人会在乎先来后到了。

        人往往被第一感情所左右,虽然说起来,马家老祖认识圣母要早上很多年。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马有才却缓缓摇了摇头道:“没有,马家老祖虽然跟圣母娘娘有渊源,但却并非那种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