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放肆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放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一击而空,再次立定之时,却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跑了?”

        就连马小帅都有些难以置信。

        马小帅虽然希望胡老三死,可却更希望他先将刘浪杀死。

        胡老三的厉害马小帅可是知道的,尤其是在妖族之中,恐怕难逢对手。

        以马小帅的估计,刘浪这次必死无疑。

        可是,这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胡老三怎么会狼狈逃窜了呢?

        马小帅怔怔的盯着失魂落魄、倒在地上的天暮,眼中的狠毒愈加浓烈:“是你、肯定是你做了手脚!”

        说着,马小帅忽然间指着天暮,大叫道:“洁,把那个人给我杀了!”

        洁的身影猛然间一闪,直扑向天暮。

        身运鬼王诀的刘浪嗖的一声挡在了天暮的身前,一扬手,正中洁的胸膛。

        洁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呼的一下倒飞了回去。

        “哇……”

        洁猛得吐了一口鲜血,重重撞到了墙上。

        正当刘浪想上前再次将洁抓住的时候,门外忽然间又窜进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速度飞快,一把抓起洁,然后另一只手抓着马小帅,往回逃窜,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刘浪刚想上前去追,却听马有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刘浪,求你……”

        刘浪一愣,回头一看,却见马有才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很多般,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

        “马老板?”

        刘浪略一迟疑,却是回身将天暮扶回了沙发上,再次来到马有才面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冷声道:“马有才,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说,我全说……只是,希望你们能留小帅一命,他、他是个苦命的孩子啊。”

        天暮无力的歪倒在沙发上,嘴角还挂着鲜血,却笑得极为开心。

        “哈哈,哈哈,果然有用,我这东西果然有用。哼,胡老三,下次再让我碰到,你就没这般好运了。”

        天暮的身体跟散了架子一般,可依旧笑得非常开心,本来白皙的脸像是一张白纸一般,显得异常恐怖。

        刘浪跟看精神病似的看了天暮一眼,却是不再理会他,而是一把抓住马有才,将他拽到了办公桌后面。

        “吴警官,看他有什么好交待的。”

        马有才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惊恐的看着刘浪,依旧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反应过来。

        太快了。

        不但是马有才,就连刘浪都没有反应过来。

        马小帅进来就要打要杀,那个胡老三更是干脆,结果竟然被自己的牙齿给打跑了。

        这种东西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

        马有才双眼无力,茫然的看着马小帅他们逃窜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小帅是个苦命的孩子,他、他只是太想他的母亲而已,其实、其实他本性根本不坏啊。”

        马有才像是在自言自语,可是,每一个字眼听在刘浪的耳朵里,却像是异闻一般。

        人妖恋竟然真的存在?

        不但刘浪没想到,就连吴暖暖都跟听天方夜谭一般。

        只是,天暮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嘴角挂着笑,一直不停的喃喃自语着:“有用,哈哈,竟然真的有用,太好了、简直太好了……’

        天暮已经疯了。

        这是刘浪跟吴暖暖达成的共识。

        当一个人太过执念于某种东西的时候,在正常人眼中都会是疯子。

        刘浪跟吴暖暖根本没有理会天暮,却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马有才的身上。

        马有才一边说着,一边哭着,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其实,从我很小时候,就认识了小帅的母亲,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懂事……”

        马有才的确不懂事,就连保家仙都给泡了,也算是牛逼人物。

        马小帅的母亲是马家的保家仙,从很久以前就在石窟村扎根生芽,将石窟村的马家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

        事情还得从几十年前说起。

        马有才打小就知道村头立着一个女人的雕像。

        那个雕像长得非常漂亮,像是仙女一般,而且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迎接着村子里的人进进出出。

        小时候马有才不懂事,便经常问大人:这个人谁啊?

        大人们总是笑着回答:这是圣母娘娘,我们石窟村能有今天,全是因为圣母娘娘的原因呢,所以,以后要好好尊重她哦。

        马有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是对雕像更加的感兴趣。

        甚至一有空,马有才就会跑到雕像的身边陪着雕像说话。

        有时候心里有苦闷也会跑圣母雕像身边诉说,有高兴的事情也会去聊聊。

        渐渐的,马有才心里对这个圣母生出了异样的情愫。

        那一年,是马有才十八岁生日,在深更半夜之时,他一个人又偷偷的跑到了雕像面前。

        “圣母娘娘,我虽然天天跟你说话,可是,却从来没见到过你的真人,能否显显灵,让我看看您啊?”

        没有人回答。

        雕像一直保持着自己特有的微笑。

        “圣母娘娘,我知道,有些话我不应该说,可是,越憋在心里越难受,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雕像还是没有动。

        马有才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竟然缓缓站起身来,拉住雕像的手,将脸慢慢靠近了雕像的耳边,低声说道:“圣母娘娘,从小到大有什么事我都跟您说,对您来说我没有任何秘密。可是,我心里一直有个秘密却从来没有跟您说,你知道吗?”

        雕像还是没有动。

        马有才终于鼓起了勇气,伸出嘴唇,轻轻亲了雕像的耳朵一下:“我、我发现自己爱上你了……”

        十八岁那年的雨季,成长着点点滴滴的记忆……

        忽然间,天空中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慢慢洒下雨来,一滴滴落到雕像的身上,落在马有才的脸上。

        马有才忘情的抱着雕像,脸上无尽的陶醉。

        “圣母娘娘,如果我能跟你在一起,这辈子让我死了都愿意……”

        “咔嚓!”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

        马有才的身体倒飞而起,重重的跌到了十米开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放肆!”

        一声炸空的女音伴随着隆隆的雷鸣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