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七百零五章 比我更像鬼
  • 第七百零五章 比我更像鬼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有些东西,不说是错,而说出来,却是罪过。【全文字阅读】

        韩晓琪纠结了这么长时间,终于鼓起勇气跟刘浪坦白,并不因为仅仅是影无垢的问题,而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

        韩晓琪感觉那两只厉鬼跟阳间逗留的厉鬼不一样。

        韩晓琪哭得撕心裂肺,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脸颊滚落而下,但在离开脸颊的同时又化为了虚无。

        鬼,是没有眼泪的。

        韩晓琪在哭,刘浪的心在痛。

        刘浪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权利去责备韩晓琪,因为,韩晓琪也是受害者。

        近千年的光景,虽然对人类来说不知已轮回了多少世,可对韩晓琪来说,却是煎熬。

        一个谎言整整欺骗了近千年,而且这个谎言还是自己最亲最信的哥哥。

        韩晓琪在哭,泣不成声,甚至说的话也断断续续,可是,刘浪却听明白了。

        韩晓琪的哥哥韩君宝扯了一个弥天大谎,可是,欺骗的却是自己的至亲。

        刘浪想不明白,韩晓琪更想不明白。

        事实却摆在眼前,不明白也得明白。

        但是,那只影无垢,不、应该说是韩君宝,在被韩晓琪发现身份之后,却说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每隔三百三十三年,阴阳之间的界线很会变很不稳定,阴阳间会有一次大乱。

        正是在这个时候,也是阴阳书现世的时候。

        传说中阴阳书蕴含着天地之间的大道,而一旦能解开阴阳书,就会成为阴阳之间的至尊存在。

        但是,因为阴阳书太过霸道,早在几千年前就被封印了起来,而封印阴阳书的正是阴阳两界三位至高的存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都慢慢知道,那三位大能之辈散布于人间,而识别他们的唯一标示,就是命、卜、道三书。

        也就是说,能够修炼、或者得到这三本书的传人,用他们体内的精魄,就可以解开阴阳书。

        早在韩家惨遭灭门的时候,韩君宝根本不知道这个信息,甚至当时他只是因为怨恨的堆积,想要报复。

        可是,在杀死自己的父亲之时,韩父却将这个惊天的秘密说了出来,告诉韩君宝不要再执迷不悟。

        韩君宝不但执迷不悟,而且丧心病狂。

        那时他才知道,韩家一脉所守护的正是命书,而韩晓琪正是那命数传人。

        韩君宝愤怒,感觉世界对他太不公平了。

        韩晓琪长得漂亮,天赋比自己好,甚至生下来竟然还是命书传人。

        韩君宝的心里更加的扭曲,所以,他决定对韩晓琪撒一个漫天大谎,而这个谎,一撒竟然已是千年。

        前两次阴阳两界波动的时候,韩晓琪并没有找到其余两书的传人,而且,韩君宝正在稳固自己的影无垢。

        这一次,却又差点因为一只生成灵识的影无垢自作主张,坏了韩君宝的好事。

        韩君宝恨,可是,他更加明白了,其实,时机并未到。

        在臭肺那只影无垢死了之后,韩君宝知道自己太操之过急了。

        现在,他要放缓脚步,一步步来,都等了近千年了,还怕这区区的一年吗?

        韩晓琪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吐出来之后,终于稳住了心神,直勾勾的盯着刘浪。

        “刘浪,我知道,逃避是根本没有用的。我必须告诉你,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别墅里的那两只厉鬼,是从阴间逃出来的。”

        “啊?从阴间逃出来的?”

        刘浪听到韩晓琪的话本来已够震惊了,可听闻此言,立刻惊得张大了嘴巴:“难、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韩晓琪似乎终于哭得差不多了,抬起头来,怔怔的说道:“刘浪,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口中说的三大能到底是什么人,我甚至不知道阴阳书为何物。但是,他、他的确骗了我……”

        韩晓琪眼中含泪。

        刘浪知道此时的韩晓琪是痛苦的,张了张嘴,迟疑了片刻:“你……恨他吗?”

        韩晓琪一怔,茫然的看了刘浪一眼,缓缓摇了摇头:“我、我恨不起来。”

        刘浪不说话了。

        韩晓琪如果心中有恨的话,恐怕就不会如此痛苦了。

        因为在乎,所以才会恨不起来。

        韩晓琪抿了抿嘴,忽然说道:“刘浪,他清楚的说我是命书传人,我根本就是不韩家的人,我、我原本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

        “你是某个人的转世?”

        韩晓琪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刘浪重重点了点头道:“晓琪,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他得逞的。既然你说我是道书传人,那你知道我是什么转世吗?”

        韩晓琪又摇头,脸上再次显出痛苦之色:“刘浪,你不要逼我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当时他跟疯了一样,在我面前癫狂的大叫着,但却根本不提及那道、命、卜三书的传人到底是何人的转世。”

        刘浪的脑袋像是裹了一团浆糊,眉头越皱越紧,慢慢陷成了两道深深的壕沟。

        “难道我真是转世?可是,我是谁?”

        刘浪不确定,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下般,猛然间一疼。

        不对不对!

        刘浪脑海中突然间像是被什么电了一下:“黄色药丸,我打小出现的黄色药丸,难道根本不是为了增强我的体质?”

        一想到这里,刘浪慌乱的拿起手机,想给自己的父亲打个电话,可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慢放了下去,喃喃自语道:“父亲不可能知道,也许只有爷爷和龙虎山的那个人知道,或许,我真该去趟龙虎山看看了。”

        风动,则树动。

        风静,则树静。

        风狂,则树舞。

        风无生命,可树有灵犀。

        在一这刻,刘浪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般,在韩晓琪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盘膝而坐。

        鬼王诀轻轻运转,一点点在自己的体内流转,一点点散开,又一点点聚合。

        第一重化鬼,是为虚无飘渺。

        可什么是虚无?

        化鬼不在无,而在虚。

        虚则实,实则虚,真亦假,假亦真。

        刘浪的身体缓缓被一层黑烟包裹着,那层黑烟慢慢涨大,然后,又一点点收缩,轻浮于刘浪的周身。

        黑烟像是一层黑色的薄雾一般,让人想看,却看不透。

        刘浪的身影,此时似乎与黑烟慢慢融为了一体。

        甚至,在那么一刹那,韩晓琪竟然有一种错觉,到底自己是鬼,还是刘浪是鬼。

        为什么,刘浪比我更像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