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狗咬吕洞宾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狗咬吕洞宾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冷风呼呼,从别墅早已破旧的窗户中吹进来,不时还传来几声乌鸦的啼鸣之声,像是带着讥讽一般。

        华子佩此时双眼赤红,瞪着跟铜铃一般,浑身哆嗦着,张着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华子佩踉踉跄跄爬到了二楼的围栏处,手里多了一块透着狰狞的玻璃。

        那片玻璃正是摔碎的瓶子。

        “狗东西,小瘪三,你、你竟然占我娘的便宜!”

        华子佩脖子上青筋暴露,挥起手中的玻璃碎片,朝着刘浪的后脑勺就扎了下去。

        刘浪猛得睁开眼睛,将右手往后一送,一把抓住华子佩的手腕。

        “你、你放开,快点放开我!”

        华子佩惊恐的大叫着,他实在想不明白,难道刘浪身后长了眼睛不成?

        见识到了刘浪的厉害,华子佩早已心生了恐惧,可看着他竟然把自己的母亲脱光了,甚至还想着非礼,无疑于给自己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耳光。

        华子佩又羞又怒,都想将刘浪挫骨扬灰了。

        可是,华子佩的手却被刘浪死死的扣着,像是被一把钳子牢牢的抓住了一般。

        刘浪没有解释,他对这个华子佩没有任何好感,抬眼看着萧书娘身上的毒已解得差不多了,冷哼一声,将手往前一拉。

        “扑通!”

        华子佩的身体重重的跌倒在地,那张英俊的跟女人似的小白脸结结实实的撞到了木板上,吃了一嘴的灰。

        “啊?小杂种,我、我要你的命!”

        华子佩此时彻底疯了,挣扎着爬起来,挥舞着两只拳头就要再次冲向刘浪。

        正在此时。萧书娘突然哇的一声,一张嘴,吐出了一口浓黑的鲜血。

        鲜血落到了地板上,再次发出咝咝的声音,冒着阵阵黑烟。

        萧书娘的脸色慢慢恢复了一点儿正常,可额头却变得有些干瘪。生出了两道浅浅的皱纹。

        萧书娘一低头,正看到自己赤着身体,连忙慌乱的扯着衣服将自己的关键部位盖住。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扭头,萧书娘正看着面无表情的刘浪,还有涨得脸通红的华子佩。

        “佩儿?”

        萧书娘叫了一声。

        华子佩又惊又喜,胆怯的看了刘浪一眼,快速绕到萧书娘的面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抱着萧书娘的脸,左看右看,边看还惊喜的颤声问道:“娘,你、你没事了?你、你没事了?”

        此时两只厉鬼垂手立在萧书娘的前面。像是两团虚无一般,华子佩却是根本看不见。

        萧书娘看起来还非常虚弱,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看了看刘浪。下意识将身上的衣服包得紧了一些,缓缓摇了摇头。反问道:“佩儿,你没事吧?”

        华子佩使劲摇着脑袋:“没事没事,只是、只是那个畜生,他、他想要把你……”

        华子佩再次指着刘浪。似乎也冷静了很多,浑身颤栗着,却是不敢再上前。

        华子佩清楚的知道,连五步蛇跟鬼蛊都无法奈何这个刘浪,就算自己再生出三头六臂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是个怪物,他绝对是个怪物。

        华子佩惊恐的想着。

        萧书娘根本不知道中毒之后发生的事情,听到华子佩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似乎忽然间醒悟了过来,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霎时间跟白纸一般。

        “佩、佩儿……”

        “咣……”

        正在此时,别墅的门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开,一声略带尖细的喊叫跟着响了起来。

        “书娘,你、你在哪儿?你怎么样了?”

        一个两手拄着拐杖,身穿长袍,显得有些苍老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来人正是华广,华广堂的华广。

        华子佩一看到华广来了,顿时大喜过望,连忙站了起来,摇着手大声叫道:“爹,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快,快帮我将那个小子杀了!”

        华子佩知道,自己跟萧书娘虽然无法将刘浪怎么样,但自己的父亲却不同。

        华广别看两条腿已经残疾,但巫蛊之术却是极其厉害。

        萧书娘是整个华广堂的门面,所有人都只知道有萧书娘,却不知道有华广,可真正支撑着华广堂的,却是常人看不到的华广的巫蛊之术。

        华广在得到萧书娘的传信之后,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身上脸上全是汗水。

        华广听到华子佩的喊叫之后,茫然的抬起头来,看到萧书娘衣衫不整,又看到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个满脸冷笑的刘浪,似乎也猜出了个大概,瞬间脸色涨红,指着刘浪破口骂道:“臭小子,你是何人,竟然羞辱书娘?”

        边说着,华广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二楼楼梯。

        刘浪低头看了看华广,皱了皱眉头,冷声问道:“你又是何人?”

        “臭小子、小瘪三,你、你少嚣张,这是我爹!”

        说这话时,华子佩却是梗起了脖子,似乎终于看到了可以报仇的希望。

        萧书娘低着头,连正眼都不敢再看刘浪一眼,却也是满腔的怒火,早已忘了华广之前说的话。

        华广告诉过萧书娘,说不定刘浪可以帮助自己治好腿上的残疾。

        可是,华广并不认识刘浪,甚至根本不知道刘浪是何身份。

        此时华广一家三口,完全将刘浪当成了**_贼,恨不得剥其骨、食其肉。

        只是,华广毕竟比华子佩跟萧书娘要冷静一些,噔噔噔拄着拐杖上了二楼,直奔栏杆处,抬眼朝着萧书娘看去。

        “书娘,你、你没事吧?”

        萧书娘摇了摇头:“老华,我、我没事。”

        刘浪一直看着他们的模样,却并没有作声,见华广抬起头来,嘴角一勾,冷声问道:“黑巫教的人?”

        华广一愣,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问这种话,依旧满眼的怒火,颤巍巍的指着刘浪:“你、你……是你把我的书娘……”

        还没等华广说完,刘浪却是一摆手,带着讥讽的口气说道:“我把你的书娘怎么了?哼,你仔细看看,她中了蛇毒,如果没有我,你还有没有书娘?”

        华广闻言,疑惑的低头再次朝着萧书娘脸上看去。

        此时一看,却像是终于发现了什么般,大惊道:“书娘,你、你怎么会中了五步蛇的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