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惯子如杀子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惯子如杀子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齐连山一声怒吼,吓得礼仪猛的哆嗦了一下。

        “求、求你帮帮我。”

        礼仪眼中挂泪,眼巴巴的盯着刘浪。

        刘浪蹙了一下眉头,不由得问道:“你叫菊花?”

        “嗯,之前我看老板非常喜欢沈菊花姐姐,可后来菊花姐姐不知为何走了,我、我就悄悄改了名字,以为老板也会喜欢我……”

        刘浪闻言,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不由得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个自称菊花的礼仪。

        还别说,眼前这个菊花虽然操着一口流利的土话,但长得比刚才那个翡翠却要耐看的多。

        虽然说不上柳叶弯眉,但倒也带着几分丰腴的韵味,尤其是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人一看不禁生出几分爱怜。

        “你真喜欢你们老板?”

        “嗯,从我进公司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了我们老板,可、可是我不敢说,我、我更不想他被人骗……”

        刘浪吞了口唾沫,不禁对齐连山又高看了一眼。

        在刘浪的感觉中,齐连山除了有钱之外,还有啥?

        能吃能喝又不会说,顶多就是武功厉害,可这东西又不是天天练,就这么招人爱吗?

        女人的心思刘浪当然猜不透。

        可是,刘浪从菊花的眼中看出,这个菊花的确喜欢齐连山。

        为自己喜欢的人改名字,这算得上一种魄力吧?

        刘浪站起身来,上前拉了一把菊花,正想说话,却见想到齐连山抱着翡翠就冲了出来,破口骂道:“菊花,你、你他娘干的好事!”

        齐连山得亏没有头发。不然此时的模样都快要炸起来了。

        刘浪顺着齐连山手指的方向一看,心下一紧:竟然是真的。

        只见翡翠的旗袍裙摆处已染红了一片,而翡翠此时脸色苍白

        。显得痛苦无比。

        刘浪没想到自己来问点儿事都碰上这种问题,不禁暗骂自己来得太不是时候。

        齐连山见刘浪拉着菊花。声音不禁低缓了很多,可依旧气得浑身发抖:“恩公,我、我刚有一个儿子,就被……”

        刘浪此时反而要冷静很多。

        就凭刚才刘浪对菊花的观察,菊花不像是在说谎。

        既然如此,那翡翠的孩子应该真不是齐连山的。

        如今刘浪身怀鬼王诀,虽然对医诀还不太熟悉,但刘浪还是能看得出来。翡翠肚子里的孩子指定保不住了。

        想起刚才翡翠傲慢的模样,刘浪对这个翡翠自然没有好感。

        一摆手,刘浪说道:“齐大哥,这件事先别急,难道你不想听听菊花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哼,她、她肯定是嫉妒翡翠有了我的儿子!”

        齐连山瞪着牛眼,完全不管那些员工的目光。

        刘浪微微一笑,却是并不搭话,而是走到翡翠面前,一伸手。抓住了翡翠的胳膊,装腔作势的将手搭在了翡翠的手腕上,半眯着眼睛。

        “恩、恩公。你、你是在干啥?”

        齐连山看到刘浪这个古怪的举动,不禁一愣,可却并没有阻止。

        刘浪暗暗运起了鬼王诀,丝丝凉气顺着刘浪的手指传到了翡翠的胳膊上。

        翡翠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面露惊恐之色:“你、你想干嘛?”

        刘浪缓缓睁开眼睛,微笑道:“这位翡翠大姐,我不想干嘛,只是,有些事欺别人可以。但被我碰上了,恐怕……”

        翡翠身体微微一颤。用力想要从刘浪手中挣脱。

        可翡翠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力气哪里抵得上刘浪的十之一二?

        刘浪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却是一直保持着高深莫测的微笑,抓着翡翠的手挽,不停的运行着鬼王诀。

        “翡翠大姐,难道你没有什么话可说吗?”

        翡翠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恐,可目光已开始躲闪:“我、我有什么好说的?”

        “呵呵,难道你没感觉到,你自己的心开始发虚了吗?”

        翡翠一怔,又是激灵打了一个寒战,不但心开始发虚,就连身体都开始发虚,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刘浪这招直逼翡翠的灵魂,不但会让对方看到虚脱,甚至身体还会不自觉的变得寒冷。

        齐连山看得奇怪,面露古怪的问道:“恩公,你、你到底在干嘛?翡翠她、她……”

        刘浪一摆手,制止了齐连山的话,微笑道:“齐大哥,今天既然我碰到了,就多管一次闲事,以后只希望你能擦亮眼睛。”

        边说着,刘浪猛然间将眼一瞪,低吼道:“翡翠,这个孩子是谁的?”

        一句话,不但翡翠、甚至就连齐连山都吓了一跳

        。

        此时翡翠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不听使唤,被刘浪一问,立刻木讷的说道:“是、是阿华的……”

        “啪!”

        还没等翡翠说完,齐连山直接甩出了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翡翠的脸上。

        “阿华,他娘的,把那个该死的小子给我叫来,看我不剁了你们!”

        齐连山此时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成冤大头了。

        刘浪见事已明了,将手一松。

        翡翠整个人立刻清醒了过来,一看到齐连山怒目面视的模样,似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抱着齐连山的腿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哎,齐大哥,这里没事,那我先走了啊。”

        刘浪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齐连山涨红着脸,冲着刘浪尴尬的笑了笑,一抱拳:“恩公,今天……哎,不说了,改天我登门拜访恩公去!”

        说着,齐连山冲着门口喊了一嗓子:“关门,把阿华带上来。”

        “咣……”

        刘浪走出风尚礼仪的时候,大门也在刘浪的门后关上了。

        只听到一个娘娘腔哭喊着叫了起来:“老板,阿华错了,饶了我吧……”

        刘浪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摇了摇头,眼神中不禁闪过一丝神往。

        “鬼王诀果然神奇,如果我能练成医诀,不知会怎么样呢?”

        刚才正是刘浪暗运鬼王诀中的巫诀,侵入了翡翠的意识,让她说了实话。

        华广堂。

        夜幕正在降临,整个华广堂也显得有些空荡。

        其中一间诊室里,萧书娘正抱着华子佩的脑袋,一脸溺爱之色。

        “佩儿,哭什么哭,有没有男子汉的样子啊!”

        华子佩抬起头来,眼中还挂着泪:“娘,这个仇一定要报,不然,我、我就不活了……”

        萧书娘轻轻叹了一口气,眼中慢慢露出一丝狠毒。

        “佩儿,我已经查出来了,那个小子叫刘浪,还是个学生,倒也没有什么背景,只是……”

        “娘……”

        “佩儿乖,娘知道了。但是,这件事必须不能让你爹知道。”

        华子佩闻言,立刻破涕为笑,朝着萧书娘的脸上亲了一口,嘿嘿笑道:“还是娘对我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