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相思成罪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相思成罪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梦里香,檀香厅,一套奢华的单间。

        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山珍海味,龙虾鲍鱼。

        桌边坐着两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脸上挂着绯红。

        一个人正哭哭泣泣,闷一口酒,就哭一声,然后再夹一口菜,一把鼻涕一口菜,却是吃得不亦乐乎。

        此人正是李邱,李局。

        在李邱对面,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脸上透着古铜色,两只眼睛不停的打量着李邱,似乎在观察什么。

        “我说大壮兄弟,我儿子没了啊,他死得好冤枉啊。我、我竟然还凶手都还没有找到。”

        魁梧大汉赫然是牛大壮。

        牛大壮轻轻抿了一口酒,低声说道:“李局,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啊。”

        “节哀?节个屁哀,此仇不报我还算是男人吗?”

        李邱啪的一声将酒杯摔在了地上,破口骂道:“全是刘浪那个狗东西,如果没有那个狗东西,我儿子别三肯定也不会死,就怨他!”

        李邱此时说起话来,已经舌头开始打转。

        牛大壮沉默了片刻,却是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哎,李局,这事其实也怪不得刘浪,他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我们刑警大队每天都会遇到死人,有时候死得离奇了都会找他帮忙,而且,每次他都能解决了,所以,现在他可是非常受冯队器重呢。”

        “哼,只是会些歪门邪道而已!”

        李邱不屑的冷哼一声,使劲摸了一把鼻涕,往前凑了凑,低声问道:“大壮兄弟,你不是说认识懂巫术的人吗?快,快点介绍给我,我要学巫术,杀了刘浪这个狗东西。”

        李邱眼中闪过一丝狠毒。

        牛大壮轻轻叹了口气,一脸为难的说道:“李局,不是我不想帮你,你不是说那个教你巫术的鬼鬼是刘浪的人吗?”

        李邱一愣,呆着两只眼睛盯着牛大壮,点了点头,无比懊恼的说道:“是啊,我根本没想到,刘浪那小子竟然能量这么大,竟然……哎!”

        李邱又是一声叹息。

        牛大壮见此,却是微微一笑,拿起酒瓶给李邱续上酒,然后自己拿起酒杯,轻轻跟李邱的酒杯碰了一下,嘿嘿笑道:“我说李局,你怎么还没明白一件事啊?”

        李邱沮丧的一口将酒闷了下去,突然听到牛大壮这么说,不禁疑惑的抬起头来:“大壮兄弟,你有什么办法?”

        “呵呵,鬼鬼是他的人,那又能如何?全世界又不是只有他鬼鬼懂巫术。”

        “大壮兄弟,你、你的意思是肯将我介绍给那个人?”

        李邱有些激动,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牛大壮,满脸的热切。

        牛大壮却是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李局,我倒是想,只不过不知为何,那个人这段时间没消息了,可能有事外出了吧?”

        “什么?那、那……”

        牛大壮一摆手,制止住了李邱的话,低声说道:“李局,你不要着急,那人的本事我知道的,而且他出手也非常大方,相信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哦……”

        李邱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禁疑惑道:“那眼下怎么办?”

        “等……”

        牛大壮一口将酒抿掉,眼中透着无尽的贪婪:“李局,不瞒你说,南洋巫术比黑巫术可要厉害的多了,我不想害人,只想求财,但你不同,你要报仇,所以……”

        李邱一听,立刻明白了牛大壮的意思,立刻表决定道:“大壮兄弟,我明白,如今我还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有能帮得上大壮兄弟的时候。”

        “哈哈,哈哈,李局,你也太客气了。而且,正是因为你的身份特殊,我相信冷老板他一定会喜欢的……”

        “冷、冷老板?”李邱一愣,颤声问道。

        牛大壮却不是再说话了,颇有深意的看了李邱一眼道:“李局,过段时间我再给他打个电话,他回来后的第一时间,我就带你去见他。”

        “好好好,大壮兄弟,谢谢你了!”

        边说着,李邱也给牛大壮续了一杯酒,自己一口闷下,将酒杯反倒了一下,冲着牛大壮笑道:“先干为净!”

        牛大壮也端起酒杯,正想喝下,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牛大壮一皱眉,拿起电话一看,连忙朝着李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喂,冯队?哦,好的好的。”

        牛大壮脸上阴睛不定,挂了电话之后,却是站起身来,冲着李邱摆了摆手道:“李局,又出命案了,我得去看看。”

        “啊?大壮兄弟,怎么回事?”

        牛大壮紧着脸,也是一脸的疑惑,道:“李局,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刚才冯队说的那人的死状,跟上次令郎死的差不多。”

        李邱刚刚站起身来,一听到牛大壮这话,扑通一声又坐了下来,两眼发愣,喃喃的说道:“什么?难道又是那两个小妖精干的?”

        李邱两眼发直,看着桌子上的菜发呆。

        牛大壮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穿上外套,径直走出了房门。

        在牛大壮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李邱眼中的狠毒也愈加浓烈,咬牙切齿的说道:“哼,刘浪,你肯定跟那两个小妖精有一腿,等我学到了南洋巫术之后,一定要让你死……!”

        牛大壮出了檀香厅之后,收拾了一下心情,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刘兄弟吗?”

        此时刘浪已从黄泉路出来了,正想赶紧回家看看,刚走到花圈店的巷子口,一看到牛大壮打过电话来,立刻问道:“牛哥,又出事了?”

        “嗯,冯队说让你来看一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刘浪站在巷子口发了一会儿呆,又转过身,按照牛大壮说的地址找了过去。

        此时欧阳清织正跟兰花相谈甚欢,两人手牵着手竟然像是多年不见的姐妹一般。

        兰花一脸天真的看着欧阳清织,崇拜的问道:“清织姐姐,你为什么一直躲着不肯见大哥哥啊?”

        欧阳清织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哎,兰花啊,刘浪是个好男人,可是我们是什么身份我们自己清楚,我、我不想牵连他啊。”

        “那、那难道你就打算一直不见他了吗?”

        欧阳清织摇了摇头,眼圈一红,低声道:“兰花,其、其实我也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