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奇鬼王诀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奇鬼王诀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回到花圈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就连夜猫子们大都也倦鸟归巢,回家睡觉去了。

        彪子一直开着车将刘浪送回花圈店,然后非要给派几个小弟看门。

        刘浪满口拒绝,看着彪子谄媚又崇拜的眼神,不禁皱眉道:“彪子,你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彪子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问这种问题,不禁一愣,连忙严肃的说道:“老大,您在我身上留下的伤是我的荣耀,只要死不了就行。”

        “哼,还没到那份上。”

        刘浪玩味的看了彪子一眼,冷声说道:“你这边的事儿还没完呢。明天早晨九点过来接我,我要去会会你们的发哥。”

        彪子顿时怔住了,根本没想到刘浪还记着这事呢。

        如今兰花这个黄花大闺女都跟着回来了,虽然不是强行带回来的,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彪子还以为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而且还死了三个兄弟,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却没想到这个年轻的老大竟然如此较真。

        彪子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点头答应道:“老大,那要不要提前通知一下发哥?”

        “哼,通知?你现在滚回去老老实实睡觉,如果走漏了风声,有你好看!”

        刘浪两眼一瞪,吓得彪子猛得哆嗦了一下,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

        兰花看着彪子恭敬的模样,却是幸灾乐祸的咯咯笑道:“彪子,哼,等着大哥哥收拾你们吧。”

        彪子刷的出了一脑门的汗,心中暗暗叫苦:发哥呀,你可害死我了。

        彪子走了之后

        。刘浪带着兰花回到了花圈店,将原先千叶住的那间屋给兰花收拾了起来。

        兰花看什么都新鲜,似乎根本没有倦意。拽着刘浪的胳膊问这儿问那儿。

        “大哥哥,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啊?好漂亮啊。”

        “这是花圈。扎给死人的。”

        “哦,那这些小人呢?”

        “也是扎给死人的。”

        “这些黄纸是什么?”

        “冥币,烧给死人的。”

        “咯咯,大哥哥,真好玩,这里的东西全是给死人的吗?”

        扑通!

        兰花一屁股坐到懒人椅上,兴奋的问道。

        刘浪顿时一脑门的黑线,指着懒人椅说道:“这张是活人坐的。只有纸扎的东西才是烧给死人的。”

        整整哄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将兰花这个好奇宝宝送回房间。

        小黑似乎对新环境也很好奇,瞪着两只小眼睛四处瞄着,左看右看,却是新奇不已。

        刘浪将小黑放在了前屋的花圈店里,自己回到了后院的屋里之后,一头扎到了床上,却是久违的舒服。

        “风越……”

        刘浪轻唤了一声,想问问四鬼,自己离开的这几天有什么事发生没有。

        可唤了两声。风越四鬼却是没有吭声。

        “咦,难道出去玩了不成?”

        刘浪有些疑惑,扭头看了看牌位。

        牌位安安静静的立在供桌上。烟香已经燃尽,只剩下半缸烟灰。

        “哎……”

        刘浪轻轻叹了口气,想起自己也曾以这种方式供奉韩晓琪,不自觉的朝着胸前的吊坠看了看。

        吊坠里的韩晓琪非常安静,一声不吭,不知在做些什么。

        自从玩偶镇回来之后,韩晓琪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直呆在吊坠里,甚至连话都不说。就连出现饿死鬼那么大的事,韩晓琪依旧没有出现。

        刘浪不禁有些怀疑。难道韩晓琪被抓走这段时间,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可刘浪如今没有本事将韩晓琪从吊坠里弄出来。自己也没有本事进去探查,只好等着韩晓琪自己出来。

        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刘浪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不禁坐了起来,开始研究自己手心的鬼王诀。

        自从那块白巫牌烙在了手心之后,刘浪还一直没有仔细研究过这个东西。

        在乱骨坑无意中触发了鬼王印,使出了其中的鬼王诀,其中的力量让刘浪惊骇的同时,刘浪也对这鬼王诀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

        刘浪盘膝坐在床上,全身心的投在自己的左手手心,慢慢琢磨着脑海中的信息。

        鬼王诀的来历刘浪并不清楚,但听唐三的意思,似乎是种极为高深的功法,而且还与巫冥门有关系。

        刘浪脑海中的意识灌注在手心时,本来消失不见的牡丹图案慢慢浮现了出来。

        一股冷飕飕的感觉从手心钻了出来,像是一条条丝线一般慢慢朝着周身蔓延,不一会工夫竟然传遍了刘浪的全身。

        虽然现在已是深秋,可这种冰冷并没有让刘浪感觉到丝毫的寒意,反而让刘浪有种极为舒畅的感觉。

        慢慢运行着鬼王诀,刘浪对这鬼王诀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相对于乱神术来说,鬼王诀却是更为高深,甚至在鬼王诀面前,乱神术都像是小打小闹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刘浪惊奇的发现,这种鬼王诀竟然分为九重,而每一重都有两种修炼方向。

        正如唐三所说的那样,一为巫,一为医。

        其实巫和医倒也没有明显的界限,只是看如何应用而已。

        这就跟黑白巫术一般,同样是巫术,但黑巫害人,白巫救人。

        如此看来,这白巫术倒跟这鬼王诀中的医诀相似。

        鬼王诀的第一重即为化鬼,而单单这第一重的力量,却比乱神术中任何一种法术都要厉害。

        天地大道,玄法自然。

        刘浪慢慢感受着,仿佛自己陷入了一个异世界一般,充满着神奇与未知。

        只是,刘浪没有发现,就在自己慢慢感受着鬼王诀的时候,空中的月光竟然不可思议的透进了窗户,洒到了刘浪的身上,给刘浪披上了一层银妆。

        “顺为巫,逆为医,黑可白,白可黑,生即死,死即生……”

        道道真言在刘浪的脑海中流转,而那些月光也在刘浪的体表上缓缓的流动,却是煞为壮观。

        不知不觉中,刘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快,甚至比之前更有精神,像是饱饱的睡了一大觉般。

        “鬼王诀,这么神奇?”

        刘浪心中大喜,不觉也想起了唐三话:一定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身负鬼王诀。

        娘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只是,有了这个神奇的鬼王诀,不能轻易施展,却是让人有些郁闷。

        “叭叭……”

        正当刘浪练得兴起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车喇叭的声音。

        刘浪一个激灵,立刻从微妙的世界中清醒了过来,往窗外一看:“我艹,天竟然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