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六十二章 爱恨一念间
  • 第六百六十二章 爱恨一念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自从刘浪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鬼怪以来,基本上一直是单打独斗的状态,甚至有很多时候被疑团困住也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

        上次冯一周说诡案组将自己吸收进去之后,刘浪根本也没放在心上,只当看中自己懂得道术这一块。

        可此时经历了唐宅这件事,甚至听到那个叫九让和尚在尚化眉布阵的情景后,刘浪开始有些心动了。

        这绝对不是坑蒙拐骗那么简单,而是有真本事,甚至可能修为还不低。

        如果真能找到那个九让和尚,对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疑问很有可能会得到解答。

        在捉鬼降妖这条路上,刘浪一直像是孤独的行者一般,如今突然感觉真的有比自己还厉害的组织存在,刘浪心中莫名有了一种归属感。

        “祁连山……”

        刘浪盯着手中的诡牌,喃喃自语着,忽然间想起了花和尚齐连山,心中不禁微微一动。

        对啊,齐连山似乎就是在那里被和尚捡到的,他会不会知道有个叫九让的和尚呢?

        想到这里,刘浪心中兴奋无比。

        将诡牌送回尚化眉手中,刘浪说道:“尚姐,这是唐大哥留给你的,虽然现在小笛没事了,但你留着也算是一个念想。”

        尚化眉见刘浪不要,不禁有些激动道:“刘先生,您、您不肯原谅我?”

        “不不不,这跟原谅不原谅没有关系,这东西我要了也没用

        。”

        刘浪连连摆手,忽然发现这个尚化眉有点难缠。

        尚化眉见刘浪坚持,只得将诡牌又收了起来,声音细微的说道:“刘先生。谢谢你……”

        大度能容。

        刘浪轻轻笑了笑,忽然感觉自己长成了很多。

        这要是换作以前,有人如果对自己不利。恐怕早就用拳头招呼过去了。

        可是,面对尚化眉。刘浪竟然如此宽容,就连一直在一旁没有吭声的何尚都有些吃惊。

        何尚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他们的对话中也猜了个大概:尚化眉曾想害过刘浪,如今幡然醒悟了。

        何尚此时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下般,生疼:怪不得那天晚上,尚化眉会说那么奇怪的话呢。

        只是,刘浪不知道,自己的宽容。反而给自己埋下了祸根。

        有时候,仁慈之心,却是要看对什么人。

        一个轻易将自己的身体交出去的女人,真的会值得相信吗?

        刘浪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何尚的心绪波动却比刘浪要强烈很多。

        刘浪轻声安慰了两句尚化眉,转身就要离开。

        何尚见此,也要跟着刘浪离开。

        刘浪一愣,不由得问道:“何尚,你不留下陪陪尚姐吗?”

        何尚面色阴寒,冷声说道:“姐夫。小笛现在回来了,尚姐应该不需要我陪了。”

        尚化眉本来满心期待何尚能留下来,没想到何尚竟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愣住了:“何尚,你、你……”

        何尚讥讽的看了尚化眉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尚姐,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也打算跟你过一辈子,可是,你的所做所为……”

        何尚说话直白,连刘浪都没有想到。

        刘浪自然明白何尚的意思,不禁一愣。带着训斥的语气吼道:“何尚,你发什么疯啊?你不是一直想跟尚姐在一起。如今……”

        还没等刘浪说完,何尚却是一扭头。连正眼都不再看尚化眉,咬牙切齿道:“姐夫,尚化眉对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一件事,任何人有害你之心,我都不能容忍。”

        说完,何尚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尚化眉怔怔的看着何尚的背影,好似一个风中凋零的落叶一般。

        刘浪也没想到何尚竟然维护自己到了这种地步,连爱情都不要了,感动的同时,却也带着一丝无奈。

        “尚姐,我回去劝劝他。”

        说着,刘浪朝着尚化眉一拱手,也连忙下了楼。

        尚化眉站在门口,两眼发直,泪水好似决堤一般滚滚而下

        。

        “刘浪,我、我好不容易想跟何尚在一起了,为什么又是因为你?”

        “刘浪,我不想害你,我只是为了小笛,难道这也是错吗?”

        喃喃自语着,尚化眉有些失神的看着楼梯口,银牙却是轻轻咬了起来:“我没有做错什么,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连基本的幸福都不能得到,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何尚放弃了尚化眉,而尚化眉竟然将一切都归咎在自己的头上。

        却说刘浪下了楼之后,急跑了两步追上何尚,还没劝说,却被何尚一句话噎了回来。

        何尚说:“姐夫,自从你将父亲治好的那一刻,我就认定了你是我的姐夫,虽然姐姐如今不在了,但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人。我不可能跟伤害亲人的人在一起的!”

        何尚说得义正言辞,大义凛然,刘浪竟然没有丝毫辩驳之言。

        张了张嘴,刘浪只好笑了笑,叹道:“罢了,随你吧。”

        回到彪子车上的时候,吴暖暖早已经走了,车里只剩下彪子跟满脸新奇的兰花。

        兰花初来城市,似乎大为新鲜,看什么都感觉到新奇,甚至对楼房都感觉神奇无比。

        兰花跟彪子很快释了前嫌,竟然正聊得很欢。

        只是奇怪的是,小黑却蜷缩在车座的最后面,两只小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兰花,似乎极为惊恐。

        小黑一见刘浪回来,立刻汪汪叫着,急急的扑向刘浪的怀里。

        刘浪此时就跟奶爸一般,呵呵笑着将小黑抱了起来,往自己的脸上蹭了蹭,柔声说道:“好啦好啦,小黑,我们回家了。”

        坐上车后,刘浪见何尚还站在外面发呆,不禁喊道:“发什么愣啊,上车。”

        何尚还是没有动,却是说道:“姐夫,我自己回去吧。”

        刘浪倒也没有勉强,说道:“随便你,不过我要警告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跟我说一声。”

        说着,刘浪对彪子说道:“开车。”

        油门一踩,轿车绝尘而去。

        何尚愣愣的看着车子离去的背影,又抬头看了看尚化眉家幽暗的灯光。

        “化眉,姐夫虽然不是亲人,但胜似亲人,对不起……”

        说完,何尚眼中含着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正在此时,尚化眉家的窗边,一个窈窕的身影正看着何尚的背影,眼中的恨意愈加明显。

        “我孤独了这么多年,凭什么就不能过点儿正常人的生活,凭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