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救出桃花来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救出桃花来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又接连被步知非骚扰了几次之后,村里人决定对付步知非,便整天派人在步知非住的茅屋处悄悄观察,想看看这个人到底在干嘛。

        可是,令村里人胆寒的是,步知非做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开始观察的几天,村里人见步知非会经常外出,回来时会带着几条非常大的鱼,然后他会喂那些大鱼一些东西。

        后来,步知非又将大鱼杀了,然后凉成鱼干。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杨头还砸吧了两下舌头,一脸苦涩说道:“小伙子,你不知道,我们还偷过疯子凉的鱼干,那味道,太苦了;。”

        说着,老杨头不自觉的又看了步知非一眼。

        步知非此时正眼巴巴的盯着老杨头,听得非常认真,像是小孩在听故事一般。

        刘浪越听越心奇,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老杨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后来也不知为什么,另外两只猫都死了,只剩下这只大花猫。”

        边说着,老杨头指了指正躲在刘浪身后的大花猫。

        刘浪亲眼见到这只大花猫是从一只猫脸老太变回来的,见老杨头说到了关键时刻,不禁催促道:“那你知道他对大花猫做了什么吗?”

        老杨头皱了皱眉头,也不确定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但肯定不是炼丹,只有神仙才会炼丹呢,谁知道这个疯子使的是啥歪门邪道。”

        老杨头告诉刘浪,据村里人的观察,步知非会每天给大花猫喂一块鱼,而大花猫的身体竟然也在一天天的长大。

        甚至到了最后,都长得跟个十来岁的小孩那么大了。

        当时村里人都吓傻了,根本不知道步知非使了什么花招。更是不敢轻易招惹了。

        再到后来,村里人见了步知非,更跟见了鬼似的。能躲就躲。

        说到这里,老杨头又是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小伙子。你本事这么大,一定要将这个疯子带走啊。”

        刘浪没有吭声,不禁思索了起来。

        听老杨头的意思,刘浪也大体猜出了一个大概。

        步知非似乎用那块鱼肉炼制了什么丹药,然后在四只小猫的身上实验。

        可最后只有大花猫活了下来,而慢慢变成了一个老太太的模样。

        只是,硬生生将一只猫变成了老太太,又不知发生了什么异变。变成老太太的大花猫在步知非不在的时候打翻了烧水的柴火,将茅屋给烧掉了。

        后来的事情刘浪亲眼所见。

        虽然老杨头说步知非肯定不会炼丹,但刘浪隐约感觉,步知非可能还真在炼什么神奇的丹药。

        疯子炼丹,这倒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情。

        人的天赋本来就有限,而有些心智不全之人,却在绘画和音乐等特殊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而步知非可能就属于这种情况。

        步知非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变成了疯子,可莫名却对炼丹有了天赋,一门心思想炼制出将猫变成人的丹药。

        步知非声声念念要将猫变成安可希。这件事极有可能跟安可希也有关系。

        但此时刘浪也只能猜测,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步知非听得极为认真,见老杨头不说话了。不禁问道:“喂,老头,那后来呢?”

        老杨头一愣,顿时哭笑不得,指着步知非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话:“疯子;!”

        在老杨头说话的过程中,刘浪也一直暗中观察着步知非,隐约中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步知非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是真的认真在听,似乎老杨头说的根本不是他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般。

        由此猜测,步知非可能只记得一些关键的事情。而对其它的事情过去了就忘了。

        就像步知非能记住自己一样,可能当时在茅山里对他的心里刺激太大了。

        这个步知非身上,肯定有什么秘密。

        如果他真有本事能炼制出如此牛皮的丹药的话,会不会补上吴暖暖的情魄?会不会让老鼠精变成人样?甚至会不会让韩晓琪……

        刘浪越想越激动,越想越感觉步知非是个宝贝,不能放他走。

        这个世界上诡异的事情太多,谁知道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刘浪这么想着,不禁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大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带着这个人走的。”

        老杨头本来还怕刘浪不答应,一听这话,顿时一脸的兴奋,握住刘浪的手就哆嗦了起来:“小伙子,大恩不言谢,我、我老杨头也没有什么好报答您的,要不……”

        老杨头说着,眼神不自觉的落到了兰花的身上。

        此时兰花娇羞的低着头,听到老杨头的话,脸腾的一下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了。

        老杨头眼神闪着精光,边说着已拉住了兰花的手,要往刘浪面前送。

        就连彪子就看出了老杨头的意思,心里嘀咕着:还是老大牛啊,竟然能让人家自愿将女儿交出来,哎,怪不得咱不能当老大呢。

        其余的混混个个眼都绿了,看着刘浪的眼神又羡慕又嫉妒,当然,更多的是崇拜。

        刘浪没想到老杨头会来这一手,一愣神间,连忙装聋作哑,回头对着彪子的屁股就是一脚,大骂道:“彪子,老子让你道歉,你道了没?”

        彪子顿时一脸的委屈,冲着老杨头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哭丧着脸道:“对不起,我错了,不该抢你女儿。”

        一旁的老瓜也看得一愣一愣的,眨巴着眼睛,似乎看到了刘浪的意思,连忙上前,拽着老杨头的手就往村里走,边拉边催促道:“好了,赶紧回去吧,我们老大都向您老道歉了,您老还想咋地啊?”

        老杨头一听不乐意了,一甩胳膊将老瓜甩开,拉着兰花的手就往刘浪的手里送,嘴里还念叨着:“咋了,我跟女婿聊天还不行吗?关你屁事?”

        那模样,俨然真成了刘浪的老丈人。

        刘浪这个郁闷啊,没想到救人还救出桃花来了,连忙满脸堆笑,尴尬的说道:“大叔,您这哪儿跟哪儿啊,我咋就成女婿了呢?”

        边说着,刘浪意识到此地不易久留,冲着彪子一摆手,低吼道:“你派个人沿着村后的山坡一直走,那里有辆吉普车,把他们带来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