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欺男霸女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欺男霸女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步知非身上的道袍只能勉强看出原来的颜色,有很多被火烧扯碎的痕迹,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了。

        步知非惊恐的盯着刘浪,两只手挡住自己的眼,跟一叶障目似的,似乎只要看不到刘浪,刘浪就不存在般。

        刘浪不知步知非咋成了这副德性,仁慈之心不禁大起,将手缓缓一松,和声安慰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步知非听到这话,慢慢将双手移开,战战兢兢的盯着刘浪,哆嗦道:“你、你不杀我?”

        刘浪摇头道:“不杀你,可是……”

        “可是?”

        步知非一怔,连忙摇头摆手,又大声叫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疯疯癫癫,哪里还有半点张狂的武当大弟子的威风凛凛。

        刘浪张了张嘴,还是生生将疑惑压在了心底,心中暗暗叹道:罢了,看来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先这样吧。

        这么想着,刘浪将手松开,摆了摆手道:“步知非,我们并没有多少恩怨,你还是走吧?”

        “走?”

        步知非傻愣愣的盯着刘浪,看着刘浪一脸的真诚,竟然咧嘴哈哈一笑:“走、走,走喽……”

        边喊着,步知非一转身,两只脚跟草上飞一般,竟然略过地面,很快就跑出了百余米。

        “小猫咪,小猫咪,下次,我一定能将你变成大美女,变成可希师妹,我要天天搂着你,亲亲你,哈哈、哈哈……”

        很快,步知非的身影就消失在刘浪的视线中。

        刘浪看着步知非消失的地方,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正看到吴暖暖跟唐小笛大眼瞪小眼的盯着自己,满肚子的疑惑。

        “叔叔,那个怪人好像很怕你哦?”

        唐小笛张着大眼睛,一脸天真的问道。

        刘浪微微一笑,上前捏了唐小笛的小脸一把:“小笛,那个怪人脑子有问题,咱不理他。”

        “你们认识?”

        吴暖暖似乎也看出了些端倪,不禁疑惑的问道。

        刘浪此时也不想再提这件事,摇了摇头,叹道:“吴警官,以前见过,不过都过去了,算了,不提了。”

        说着,刘浪脸上又有些愧疚之色:“吴警官,我、我这去找修车的地方……”

        吴暖暖看着刘浪自己空手回来,哪里还不明白,抬头看了看天色,皱着眉头说道:“刘浪,再不将车修好,我们真有可能在这荒郊野地过夜了呢。”

        “我知道,可是……”

        刘浪本来想说自己见义勇为来着,可一张嘴,想起那是只猫妖,不禁有又闭上了嘴。

        天光已经变得有些昏暗,雨只下了一会儿早就停了,此时地上只湿了一层。

        看了看周围,荒凉到甚至没有庄稼,更别提能找到什么野物果腹了。

        吴暖暖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两声,唐小笛似乎也从新奇中走了出来,听到咕噜声,小脸一憋,可怜巴巴的小声说道:“叔叔,姐姐,我、我饿了……”

        “哦,小笛,车上还有点吃的,我这就去给你拿。”

        吴暖暖连忙放下唐小笛,朝着吉普车走去。

        刘浪脸皮紧了紧,不由得轻叹了两声,心中暗暗咒骂道:什么该死的家伙在暗算自己,竟然陷入了如此境地。

        只是,如果真在这里过夜倒也没什么,可吉普车对面高坡的背后有一个乱骨坑,这晚上阴气一重,谁知道还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再说了,能拖着一天半天倒可以,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刘浪琢磨着,看着还有一两个小时天才会黑下来,便决定再去找找,看附近有什么居民没有。

        这次刘浪心中有了计较,自然不敢大意了,将小黑放在了车里,跟吴暖暖打了个招呼,也朝着步知非他们跑开的方向走去。

        此时完全没有方向的概念,四面八方都要试上一试。

        天色近黑,又怕晚上会出意外,刘浪这次不敢停,脚下发力,快步跑了起来。

        不过这次似乎比之前要幸运一些,刚跑了两公里左右,刘浪远远就听到有喧嚣之声。

        像是有人在吵架一般。

        “咦?有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路,有路就能找到车,有车就会有修车的地方。

        这下好了。

        刘浪心下一喜,连忙加快了速度,翻过一个小土坡之后,往下一看,却见在土坡的下面有一个小村庄。

        村庄并不算大,看起来不过十来户人家。

        房子都还比较破旧,背靠着土坡。

        从刘浪站的位置来看,正好可以将整个村庄收在眼底。

        在村庄的前方有一条宽有十来米的大河。

        河上架着一座桥,桥面上停着一辆轿车,还有一辆货车。

        刘浪这下乐了,连忙急冲冲的跑下土坡,一直跑到了村头。

        村头正有一堆人围在一起,吵吵嚷嚷。

        只听有人破口大骂:“老杨头,你个老东西,老子是市里来的,看上你家闺女那是你家的福气,你竟然还敢阻拦,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哭腔哽咽道:“不是啊,彪子,我就这一个闺女,还要靠着她养老呢,你不能把她带走啊。”

        “爹……我、我怕。”

        另一个女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啪!”

        一声尖锐的巴掌声,那个被称为彪子的男声再次响了起来:“老杨头,给脸不要脸是吧?我是让你闺女去城里享福,赚了钱还不是照样给你养老,识相的快点滚开。”

        听到这里,刘浪哪里还不明白。

        这个叫彪子的似乎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欺男霸女啊。

        还真是反了天了,朗朗乾坤,乾乾日月,法治为上,竟然有人还敢干这种事情。

        刘浪跟吴暖暖的手机早就没电了,更别提打电话求助了。

        本来只想着先找个地方睡一晚上的,结果竟然碰到这种事。

        刘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急走了两步,冲着那群人就喊了一句:“喂,你们干嘛?欺负老人跟女人算什么东西?”

        刘浪这一嗓子出现的极为突兀,围在一起的十来个人立刻就听到了,纷纷扭头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