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狗叫声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狗叫声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吴暖暖开着吉普车横冲直撞,效果却只是暂时的,甚至不到十分钟,很多饿死鬼都爬到了车顶之上,开始往车里钻。

        刘浪只得挥舞着无邪鞭不停的斩杀着。

        整整近一个小时,两人已是汗流浃背,连体力都快跟不上了。

        “嘭!”

        正在两人体力透支近乎耗尽之时,吉普车终于达到了运行的最高负荷,选择正式罢工。

        一阵巨响之声,吉普车像是一只战败的公鸡一般,朝着左边急速的歪了过去。

        吴暖暖眼见不好,连忙紧急刹车,好不容易控制好方向盘,将车停下之后,才发现自己已被饿死鬼围得内三层、外三层,风雨不透、水泄不通了。

        吴暖暖这下傻眼了,脸色苍白,直愣愣着盯着外面,手也不自觉的按到了腰间的枪上。

        面对这些非人的存在,用枪有个鸟用啊。

        刘浪看着吴暖暖的动作,不禁皱了皱眉头,快速从背包里拿出一沓符纸,塞到吴暖暖的手里。

        “吴警官,用这东西。”

        吴暖暖一愣,看着手里的符纸,结巴道:“我、我不会念咒。”

        “你扔,我念!”

        刘浪边说着,已冲了出去,手中无邪鞭上下翻飞。

        吴暖暖迟疑了片刻,眼见饿死鬼再次攻了上来,眉头一皱,银牙轻咬,将手中的符纸往外一抛,大声喊道:“刘浪,我扔了。”

        刘浪也没回头,嘴角一动,大声念道:“急急如律令

        !”

        “砰砰砰……!”

        数声尖锐的爆破声响了起来,将前面攻过来的十余只饿死鬼炸得没了踪影。

        “吴警官,继续扔!”

        刘浪手下没停。根本没时间回头去管吴暖暖。

        吴暖暖闻言,顿时一怔道:“我扔了啊?”

        刘浪一听,回头一看。脸立刻就绿了。

        “你一下全部扔了?”

        “不、不然呢?”

        晕,刘浪本来手中拿着无邪鞭。根本空不出手来扔符纸,是想让吴暖暖一张张往外放,可没想到,吴暖暖根本不知道,竟然一下子全甩了出去。

        这里足足有二十多张爆破符,全部涌在一起炸开了,范围却是少得可怜。

        这下可好了,一下子被用光了。只能硬拼了。

        刘浪郁闷无比,可此时又不是埋怨的时候,只得高声喊道:“吴警官,快点上车顶,我先在车子周围布点符,能撑一会儿算一会儿。”

        刘浪边说着,挥舞着无邪鞭也慢慢往车顶上退去。

        吴暖暖知道自己做错了,小嘴一撅,老老实实的爬到了车上。

        刘浪边往后退,一只手拿着无邪鞭抽打着扑上来的饿死鬼。另一只手不停的从背包里往外翻桃木钉,然后快速的掷进吉普车周围的泥土里。

        接连扔了三十七根桃木钉,刘浪才将吉普车的周围布满。然后飞身一跃,直接跳到了吉普车顶上。

        “律令九天,吾请太上天君,赦万千恶魂,苟引所岂,天圆地方,急急罗网,急急如律令!”

        刘浪边念着,随手又摸出了七八张符纸。朝着四面八方扔了下去。

        那些符纸一离开刘浪的手,竟然像是受了什么牵引一般。竟然纷纷落在了桃木钉的前面。

        呼……!

        像是刮了一阵风一般,那些符纸瞬间燃烧而起。将吉普车以及车顶上的刘浪二人牢牢圈在其中。

        那些饿死鬼一见到这些符火,顿时呜呜叫着,跟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纷纷往后退去。

        可是,那些饿殍却不为所动,竟然直接冲到了饿死鬼的前面,朝着车顶上扑了过来。

        刘浪见饿死鬼不敢上前,胸口的气还没舒完,一见到饿殍又扑了上来,顿时眼露惊恐。

        “该死,这是要搞哪一出?”

        刘浪两脚立刻扎实,手中紧握无邪鞭,心下一横,大骂道:“今天老子跟你们拼了。”

        吴暖暖此时也急了,立刻将枪拿在了手里,啪一扣扳机

        。

        一颗子弹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正击中了一个饿殍的身上。

        没想到,那只饿殍身体一晃,竟然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这下轮到吴暖暖乐了。

        “管用?管用,管用!”

        吴暖暖暖跟三岁的孩子一般,手舞足蹈的叫道:“刘浪,枪管用!枪竟然管用呢。”

        刘浪也没想到枪居然有用。

        可转念一想,刘浪很快也明白了。

        这些饿殍本就是骨头,跟饿死鬼不同,被枪击倒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刘浪显然没有吴暖那般乐观。

        一只枪,顶多六颗子弹,这里六百只饿殍都不止,你用机关枪都打不完。

        结果,眨眼间,吴暖暖兴奋的神情也很快被现实击碎了。

        吴暖暖枪法虽准,但一匣子弹打完之后,终于明白,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打吧,除了拳头,没有其它办法了。

        既然桃木钉将饿死鬼挡在了外面,那扑上来的饿殍只能用拳头应付了。

        吴暖暖身手不凡,可此时已是燥热难忍,拳头虽硬,便终究架不住饿殍太多。

        不一会儿工夫,吴暖暖身上的香汗已跟洗了个澡一般将她灌了个通透。

        刘浪身负道术,能够调息气息,虽然比吴暖暖要强上很多,但面对那依旧源源不断涌来的饿殍,刘浪也有点绝望了。

        饿殍遍野。

        刘浪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一旦待会儿不怕死的饿殍将桃木钉冲散之后,那些饿死鬼再扑上来,必死无疑。

        “汪……汪汪!”

        正当刘浪陷入绝望中时,空旷的荒野中突然响起了一声狗吠。

        那些饿殍一听到狗吠,顿时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竟然呜呜怪叫着,像潮水一般退了去。

        刘浪见此,顿时大喜,心头一动,更是来了精神,将手一指,大声念道:“急急如律令!”

        符纸所化的火势立刻向外扑了出去。

        饿死鬼见饿殍都退了去,似乎也有些惧怕了,竟然呜呜怪叫着,惊恐万状,身影慢慢潜入了地底,却是消失不见了。

        饿死鬼跟饿殍一退,天气瞬间阴沉了下来,一阵微风乍起,带起了阵阵凉爽的气息。

        “吧嗒。”

        一滴雨水不期而至,正落在车顶上,像是银铃一般悦耳,敲得刘浪二人心神荡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