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真是暗示吗?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真是暗示吗?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正在享受着美味带来的爽感,忽然听到吴暖暖这句话,刚刚端起一杯水含了半口,噗的一下又吐了出去。【全文字阅读】

        “吴、吴警官,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吴暖暖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眼前的杯子里溅落着刘浪喷出来的水,将放在杯边的手又收了回来。

        “我只是感觉到好奇,在唐宅的时候,那个矮子说我是卜书传人。”

        刘浪闻言,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哦,其实没什么,那个矮子胡绉的,你怎么可能是卜书传人啊。”

        这么说着,刘浪心里不禁也泛起了嘀咕。

        那只影无垢虽然说吴暖暖是卜书传人,但并没有真凭实据,而且,如果吴暖暖真是卜书传人的话,难道加上自己跟韩晓琪真能搞出个阴阳书出来?

        如今刘浪连阴阳书是啥都不知道,甚至是福是祸都还没弄明白,如果真妄加断言吴暖暖是卜书传人的话,难免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吴半仙的例子就在眼前,迄今为止,连吴半仙是怎么疯的都不知道。

        所以,刘浪想将吴暖暖的身份尽量先掩盖下来。

        吴暖暖做刑警之么多年,又加上有一定的预知能力,哪里看不出刘浪在掩饰。

        可是,吴暖暖却像是明白了什么般,低下头不再追问,而是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刘浪,无论我是不是那个所谓的卜书传人,但是,我隐隐感觉东南方有什么人在召唤我。”

        “召唤你?啥意思?”

        吴暖暖也是一脸的茫然,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有这种感觉。”

        “哦,可能是错觉吧。”

        两人都将目光躲开,竟然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太阳已慢慢偏了出来,刘浪站起身,将王五叫道面前。

        “王大哥,这顿饭吃得很爽,我也该走了。”

        说着,刘浪就要付钱。

        可王五一见刘浪掏出钱来,连忙推了回来,笑道:“刘兄弟,钱我就不要了,在这里也花不出去。”

        “啊?那……”

        “呵呵,能不能送我几张符纸?”

        “符纸?”

        “嗯,我看你的背包里……”

        王五满脸堆笑,指着刘浪放在一旁的背包。

        刘浪转头一看,却见背包的拉链开着,露出了几张符纸。

        刘浪顿时恍然,连忙道:“哦,王大哥,你想要什么符?我画了很多。”

        王五见刘浪答应了,立刻一脸的喜色,连连摆手道:“不用什么高级的符咒,如果有护身符的话,给我几张护身符就可以了。”

        刘浪倒也没有迟疑。

        对刘浪来说,护身符是最基本的符咒,没有任何攻击力,倒是可以护佑稳固魂魄。

        在来玩偶镇之前,刘浪就怕会遇到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特意准备了好几十张符,但护身符却只准备了七八张。

        见王五要,刘浪将那七八张护身符全部拿了出来,放到王五的手里说道:“王大哥,我这里就这些,你要是想要,全部拿去好了。”

        王五一看,连忙颤巍巍的接在手里,激动的说道:“谢谢,谢谢,刘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

        刘浪微微一笑,问道:“王大哥,你这菜炒得这么好,又不收我钱,我才要谢谢你呢,不过……”

        刘浪还是有些好奇,看着王五激动的样子,不禁问道:“王大哥,你要护身符干嘛?”

        王五一听,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道:“刘兄弟,这种事怎么能说得出口呢。这东西对活人能稳固魂魄,对鬼魅也同样能稳固魂魄,而且……”

        说着,王五竟然慢慢低下了头,一副害羞的模样。

        刘浪见此,不禁愣住了,心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就是能够对鬼物有一定的滋养作用嘛。

        护身符的效果刘浪自然知道,但现在随着修为的提高,刘浪的魂魄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很少用护身符了。

        所以,刘浪看到王五对护身符如此稀罕,还表现的这般反常,却是大为不解。

        “王大哥,如果你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刘浪说着,转身要走。

        哪儿知王五猛然间抬起头来,脸涨得通红,咧嘴一笑,道:“刘兄弟,你问的其它事我没法告诉你,其实这护身符倒没啥好隐瞒的,我、我看上了一个姑娘。”

        “姑娘?”

        刘浪愣住了,看上姑娘跟护身符有半毛钱关系。

        王五看着刘浪的表情,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解释道:“哦,刘兄弟,你可能误会了,我看上的那个姑娘不是活人。”

        “啊?你、你是说鬼?”

        不但是刘浪,就连一旁若无其事的吴暖暖听闻此言,也猛得抬起头来。

        关键是王五说这话,却跟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王五点了点头,倒是一脸憧憬的说道:“嗯,刘兄弟,护身符这东西也许在道士的手里根本不算什么,可在那边却非常珍贵,一旦受了伤,比灵丹妙药都管用呢。”

        说着,王五一脸神秘的说道:“刘兄弟,等我将她搞定了,你可要来喝喜酒哦。”

        刘浪彻底无言以对了,愣愣的盯着王五,跟看一个怪物一般,心中暗道:你跟一个鬼结婚,我喝哪门子喜酒啊,真是的。

        嘴上没说,刘浪只当是王五胡说八道,想用这种方法赶自己走。

        冲着王五点了点头,刘浪连忙将唐小笛背了起来,跟王五匆匆打了声招呼,跟吴暖暖一起离开了。

        见刘浪走出了老远之后,王五却依旧满脸兴奋的喊道:“刘兄弟,谢谢你啊。”

        “哎,跟鬼结婚,这王五看起来不像精神有问题,怎么会说出这么话来呢?”

        刘浪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吴暖暖没有吭声,一直到了玩偶镇入口的门楼处,忽然问道:“刘浪,你认为他在胡说八道?”

        刘浪一愣,立刻止住脚步,直直的盯着吴暖暖。

        刚才根本没有多想,此时被吴暖暖一问,刘浪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般,也没答话,背着唐小笛急跑了两步,一直跑到岔路口处才停住脚步。

        “嘶……难道,王五是在跟我暗示什么?”

        出了玩偶镇,一直到拐角处,那块t字型的路牌只有玩偶镇一个方向,而之前看到的写着‘阳关路’的那一面,竟然消失不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