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三十六章 美味佳肴
  • 第六百三十六章 美味佳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离开唐宅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    .  )

        从唐宅出来的时候,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可个个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来来回回的走着,偶尔有几处商铺,人也少得可怜。

        吴暖暖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不禁有些疑惑:“刘浪,这里感觉好古怪啊?”

        刘浪背着唐小笛,点了点头道:“吴警官,我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我感觉应该跟七鬼之门有关?”

        “七鬼之门?那是什么东西?”

        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知道。”

        刘浪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够厉害的,身负黑白巫术,又有《道》书,可跟影无垢一比,简直只是渣渣,关键是那只影无垢还是最菜的一只。

        “哎,路漫漫其修远兮……”

        刘浪苦笑了一下,带着吴暖暖来到酒吧。

        王五一看到刘浪回来,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怔了几秒,连忙迎上前来。

        “刘兄弟,你、你回来了?”

        刘浪点了点头,问道:“王大哥,有什么吃的吗?我有点饿了。”

        “有有有,快请进。”

        王五连忙将刘浪几人让进屋里,冲着后面喊了一嗓子:“快点,多做几个好菜。”

        刘浪跟吴暖暖坐下,将唐小笛暂时放在了一张靠墙的小床上。

        那张床是一张单人床,看样子是为了给醉酒的客人用的。

        坐定之后,刘浪朝着王五招了招手:“王大哥,过来聊会儿天吧?”

        王五略一迟疑,还是走到刘浪桌前,张了张嘴,面露为难之色:“刘兄弟,有些事情您就不要逼问我了,一来我不能说,二来,我也不知道。”

        刘浪挤出一丝微笑:“没有,王大哥,我没有逼你的意思,只是来这家酒吧两次了,也没见到酒吧的名字,不知道?”

        王五见此,长长出了一口气,咧嘴笑道:“哎,只要刘兄弟不逼问我,那我就放心了。”

        转头看了看门口,王五又道:“刘兄弟,不瞒您说,整个玩偶镇也就我这一家酒吧,赚的钱也只是填饱肚子而已,呵呵,起啥名字啊。”

        “哦,那感觉总归有个名字还好点嘛。”

        “哎,镇子上的人都是活一天算一天……”

        王五一摆手,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闭上嘴,冲着刘浪笑道:“哦,对了,刘兄弟,我去看看菜弄好了没,你先喝着水哈。”

        王五神色紧张,也不待刘浪答应,站起身来,急匆匆的朝着后门跑去。

        见此情景,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跟吴暖暖对视了一眼。

        吴暖暖似乎也察觉出了什么,低声问道:“刘浪,这个老板说话好奇怪啊?”

        刘浪点头道:“嗯,我之前想问他一些东西,可他就是不肯说,虽然被我逼着才说了一点儿,可是,我感觉他还知道很多东西。”

        “是啊,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而且,整个镇子给人的感觉都很古怪。”

        吴暖暖也是一脸的疑惑。

        刘浪见此,却也无奈道:“哎,如今事情已了,我也不想再纠结这些问题了,只想尽快回到燕京市,我突然感觉自己好累啊。”

        “累?”

        吴暖暖突然一蹙眉头,那模样,竟然带着几分可爱。

        吴暖暖因为在唐宅的时候动作过大,此时虽然将衣服整理好了,但依旧还是残缺不全,大块大块的雪白肌肤露在外面,倒像是跟乞丐装似的。

        可说来也是奇怪,虽然吴暖暖身上的皮肤被又刮又擦的,竟然没有一处受伤,而且细嫩的让人羡慕。

        刘浪说话间也总是忍不住多瞄两眼,而每看一眼,心中的烦忧也会少了几分。

        “嘿嘿,我突然发现,有时候欣赏美女根本不是下半身的冲动,而是可以冲抵掉烦恼呢。”

        刘浪兀自想着,菜也端了上来。

        吴暖暖自然也注意到了刘浪的目光,只是冷不丁的瞅他一眼,然后装作看不见般,一见菜上来,立刻拿起筷子道:“好饿。”

        说着,吴暖暖也没客气,夹起就吃。

        四个小菜,热气腾腾,倒是色香俱全,只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吴暖暖只夹了其中一个菜一口,顿时愣住了,两只眼睛跟放着光一般,奇异的闪烁着。

        刘浪看着吴暖暖的样子,脸刷的一下白了,还以为吴暖暖中啥毒了,正想去抓王五,却听吴暖暖大加赞扬道:“啊……这菜的味道,太他娘的好吃了。”

        “啥?你、你这表情是因为好吃?”

        刘浪郁闷无比,心中却被吴暖暖的性格所感染,也顺手夹起尝了一口。

        两眼放光,表情极度的夸张。

        “我艹,天下竟然还有如此美味的菜肴?”

        刘浪也是脏字连篇,骂出来的感觉倍儿爽。

        一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王五,刘浪连忙吹捧道:“王大哥,你们家这菜,简直太吊了,这手艺,如果去燕京市,任何一家酒店都会争着抢着要呢。”

        王五闻言,本来紧张的表情也舒缓了一点儿,咧嘴笑道:“刘兄弟,看您说的,只是随便炒炒而已嘛。”

        “哈哈,这如果是随便炒的话,那真要认真做起来,那还不得把吃饭的人给美死啊。”

        刘浪不无感慨,啧啧叹道:“以前的时候只听人说过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今天吃了这菜,我只有一句话,他娘的牡丹花下死,吃饭也倍儿爽!”

        吴暖暖一听,白了刘浪一眼,讥讽道:“哼,没有两把刷子,还学人家拽词儿。”

        刘浪被吴暖暖一句抢白,立刻闭上嘴,筷子快速的动了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四盘菜被刘浪二人席卷一空,连点渣渣都没有剩下。

        酒饱饭足,刘浪打了一个饱嗝,自言自语道:“嘿嘿,这玩偶镇还真是奇怪的地方,不但有唐家那种巫医大家,竟然如此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还能有如此美味的菜肴。”

        王五闻言,连忙尴尬的笑了笑,回身就去忙活了。

        吴暖暖倒是斯文一些,却也是一脸的满足,听到刘浪这话,看着远去的王五的背影,忽然问道:“刘浪,什么是卜书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