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那么近那么远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那么近那么远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影无垢,以魄为傀,炼制七身。复制网址访问

        影无垢是将施术人的七魄从自己的体内游离出来,将其附身在七张皮囊之上,使其变成七个傀儡。

        这七个傀儡不但具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甚至本事各不相同,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来无影去无踪。

        据唐三所述,韩家虽然对影无垢这种巫术极为擅长,但真正将七魄全部炼化出来的,只有一个人。

        唐三说到这里,幽幽的看了刘浪一眼,继续说道:“那七只影无垢分别叫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据说修为最差的是臭肺,而最厉害的,当属雀阴。其余五只影无垢修为倒也差不多。”

        刘浪听到这里,已被深深的震撼住了:“那,在唐宅的那只是……”

        “臭肺。”

        “嘶……”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手心不禁冒出了冷汗,心中暗道:****死的影无垢是臭肺,它都如此厉害了,那其余六只岂不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刘浪看了唐三一眼,问道:“那炼制影无垢的人,得多厉害啊?”

        唐三闻言,摇了摇头:“那倒不是,这正是影无垢术的弊端所在。据我所知,如果想要炼出影无垢,自己就要将七魄散开,而成为一个只有魂没有魄的人,这种人的不但不会有丝毫的修为,甚至跟连普通人都打不过。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可以控制影无垢。”

        “啊?还有这等事?”

        刘浪倒是没想到,不过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道:“唐前辈,那既然能炼制出影无垢,相当于炼出了超强的保镖供自己驱使,无疑于实力翻了好多倍,倒也非常合算呢。”

        唐三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自是当然,何止是好多倍那么简单,甚至几百上千倍都有可能。”

        说到这里,唐三深深看了刘浪一眼,不无感慨道:“小辈,其实就算我唐宅没落,但也终究还有唐小笛,还不算无后。只是,如今影无垢重新现世,恐怕尘世又少不得一番腥风血雨啊。”

        说话间,唐三眼中闪过一丝悲悯之色。

        “哎,怪只怪我修为太浅,不能真正窥视着他们的意图,否则……”

        唐三长长叹了一口气。

        刘浪闻言,不禁暗暗咋舌:这还修为太浅,那我不连根毛都不算了?

        不过听到唐三的感慨,刘浪倒是记起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唐前辈,你说看不清他们的意图,不会跟您说的七鬼之门有关吧?”

        唐三一愣,看了看刘浪,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小辈,我警告你,七鬼之门根本不是你现在能触及到的,还有,你身上有鬼王印的事千万不能暴露,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既然你能看到我,我也可以安心的去了,只是,如果我唐家后人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还劳烦你周详一番。”

        唐三边说着,身影竟然开始慢慢变淡。

        刘浪一看,不禁急了,大叫道:“前辈,唐顽石他们……”

        “小辈,他们身上只是因为九炼淬骨丸的原因,强行残留了一部分的意识,变成了只为完成死时心愿的幽枯,此番心结已开,还望你好生将他们安葬,拜托了……”

        刘浪忽然感觉自己的浑身燥热,像是被什么东西灼烧起来一般,心中大疑,转头一看,却见那张画不知何时已经烧了起来。

        火势不断蔓延,竟然很快将整间房子都烧了起来。

        “前辈……”

        刘浪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大叫着,心中却郁闷无比。

        自己的意识虽然进了画里,可被活活烧死就悲催了。

        哪儿知刘浪刚想往外跑,却突然感觉钻心的头痛,只听唐三的声音越飘越远:“刘小友,世间事我因有所束缚,不便插手,还望小友能好自为之。如果有一天能见到小友,你对唐家的恩情,唐三一定当面致谢!”

        “啊……!”

        那种疼痛感瞬间暴涨,疼得刘浪尖叫一声,顿时抱住了脑袋。

        十几秒后,疼痛感慢慢消失,等刘浪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坐在柳树旁边,而面前的那张画竟然缓缓飘了起来,在半空一点一点被火光吞噬。

        刘浪感觉自己像是阅尽人间无数般,心中略显沧桑,一转头,正看到韩晓琪跟吴暖暖一脸茫然的盯着自己,而唐小笛竟然已蜷着腿坐在地上睡着了。

        那两具骸骨不知何时也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惆怅与惊喜完全混杂在一起,却是复杂无比。

        听唐三的口气,他似乎并没有真正死去,可却因为某种束缚而不能管唐家的事。

        “影无垢……”

        刘浪一想起唐三说的韩家,不禁狐疑的看了韩晓琪的一眼。

        唐三只是说韩家,但并没有具体说是哪个韩家。

        刘浪不是不想问,实在是不敢、不愿问。

        如果唐三说的韩家真是韩晓琪的韩家的话,那自己该如何跟韩晓琪相处?

        心中纠结无比,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鬼王印?”

        刘浪轻轻将手心轻轻一运力,就感觉自己的手心有一股凉飕飕的气息在流动。

        “难道,这东西根本不属于这里吗?为什么唐三不要让我轻易暴露自己身有上这个东西?”

        本来刘浪想要得到答案,可没想到,却被更多的问题困住了。

        难道?这巫冥门根本不是属于阳间的存在?

        刘浪搞不清楚,索性将所有的困扰都放下,看着那副画慢慢化成了灰烬,然后撒在了柳树之上。

        柳树的树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根系竟然慢慢蠕动着,再次一点点扎进了土里。

        刘浪将唐顽石两具骸骨埋在了柳树下,立了一个碑,念了几遍超度咒。

        虽然刘浪不知道这超度咒有没有用,但算是对死者的一种慰藉。

        唐小笛看起来非常的疲惫。

        在刘浪从唐宅离开的时候,唐小笛依旧处于熟睡的状态,甚至叫了几遍都没有叫醒。

        想来唐小笛魂魄刚刚恢复,自然疲惫无比。

        韩晓琪看着刘浪,目光有些躲闪,一直沉默不语,似乎不愿跟刘浪多做交流。

        刘浪也不愿多问,只得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晓琪,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

        韩晓琪轻轻点了点头,嗖的一声钻进了刘浪胸前的吊坠之中,甚至连自己被抓后的事情都没提一句。

        恍如隔世。

        虽然韩晓琪就在自己的胸前,可是,贴得那么近,刘浪却莫名觉得离的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