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巫医有界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巫医有界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爹……!”

        唐顽石大叫一声,两眼滚圆,瞪得好似两只铜铃,脸上更是悲痛不已。

        唐顽石忽然将手一扬,把一枚药丸状的东西塞进嘴里。

        霎时间,唐顽石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双眼慢慢变得赤红,一下子挣开了黑衣人的束缚,朝着黑衣人的胸口重重的击了一拳。

        黑衣人纹丝不动,可却惊异道:“你、你竟然有九炼淬骨丸?”

        说话间,唐顽石上前一把抓住老者的胳膊,用力一扯,大声嘶吼道:“爹,委屈你了。”

        说着,唐顽石将已死老者的胳膊往自己的断臂上用力一按,只听咔嚓一声响,胳膊竟然诡异的接上了。

        唐顽石的胳膊血渍还未干,头发也像是爆炸起来一般,纷纷竖了起来。

        唐顽石完全变了一个模样,跟一只发狂的野兽一般,飞身往外窜去,直接翻出墙外,不见了踪影。

        “桀桀,桀桀,竟然有九炼淬骨丸,看来,我还是太大意了。”

        黑衣人并没有追去,身影慢慢虚化,不一会儿竟然消失不见了。

        刘浪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无比,心中却不禁狐疑了起来:“九炼淬骨丸,这是什么东西?”

        整个唐宅再次恢复了宁静,只有床上躺着的断了胳膊的老者。

        刘浪大惑不解,心中暗道:难道,这就是我所要的结果?

        “小辈……”

        正在此时,一道空洞的声音在刘浪耳边响了起来。

        刘浪一怔,连忙回头,急问道:“谁?”

        “小辈,我就在你的眼前啊?”

        “眼前?”

        刘浪将头一扭,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不知何时,眼前竟然站着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老者。

        眼前之人,正是画中之人。

        “你、你是?”刘浪惊恐不已。

        画像之人微微一笑道:“小辈,我只是一缕残魂而已,你不用害怕。”

        刘浪一听,立刻将脖子一梗:“谁、谁害怕了?”

        “哈哈,哈哈,小辈,既然你能看到我,证明你是我们唐家的有缘人,这样吧,你随我来,我有好长一段故事要讲给你听呢?”

        说着,中山装老者背起手来,缓步往外踱去。

        刘浪略一迟疑,跟着他走到了正中的房间。

        中山装老者坐到了太师椅上,指了指另外一个,示意刘浪也坐下。

        刘浪见中山装老者并无恶意,将嘴一撇,一屁股也坐了下去。

        “哈哈,小辈,你叫什么名字?”

        中山装老者大笑一声问道。

        “刘浪。”

        “哦?性随意,讲义气,倒是个好小子。只是,体内有一股邪力被压制,倒是让人堪忧啊。”

        中山装老者深深看了刘浪一眼,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说得刘浪一愣一愣的。

        “前辈,你是在说我?”

        “哈哈,你可以叫我唐三,也可以叫我唐老太爷,不过,这些都是虚妄罢了,我只是想将我知道的告诉你而已。”

        “唐三?”

        刘浪皱了皱眉头,看着自称唐三的中山装老者,不禁感觉此人太过神秘莫测。

        “唐前辈,你、你不会就是他们说的因巫冥门兴盛唐家的太爷爷吧?”

        唐三闻言,哈哈一笑,兀自点头道:“不错,自古巫者为顺,医者为逆,自从我加入巫冥门后,我便知道,原来巫术也可以用来行医救人,所以,就凭这手本事,我让唐家兴盛了起来。”

        “那、那个黑衣人?”

        “呵呵,小辈,你不用急,听我慢慢说给你听。”

        巫冥门,是最为神秘的一个门派,甚至连门内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门派究竟在哪里,而门主为何人。

        但是,巫冥门虽然同会一宗,但也分为两派,一派为巫,一派为医。

        自从唐三加入了巫冥门后,便一直以医为主,却没想到,竟然无意中得罪了巫派之人。

        都说医者仁心,唐三不愿与人相斗,便带着唐家逃到了玩偶镇,本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可是,待了没几年,唐三发现,玩偶镇这个地方竟然是一处通往七鬼之门的所在。

        “七鬼之门?”

        刘浪一听到这个名词,立刻又忍不住插话道。

        唐三并轻轻一笑,看了刘浪一眼:“小辈,这七鬼之门不是你现在所能知道的,我告诉了你,反而是害了你。”

        刘浪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可脑海中却不断的思索了起来:这七鬼之门不会跟阴间有关系吧?

        刘浪莫名想起了那个老板娘,不,应该说是早已归入阴曹的韩美丽。

        “小辈,你不用多想了,有些事情,待你需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如今想多了,反而徒增烦恼。”

        唐三似乎看透了刘浪的想法一般,微微笑道。

        刘浪闻言,略一吃药,本来的警惕却慢慢消去,恭恭敬敬的朝着唐三行了行礼:“唐前辈,晚辈唐突了,还请前辈见谅。”

        唐三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我发现这里是七鬼之门的所在之后,我就知道,老天要收我们唐家,所以,我就想尽快培养出一位后辈。可没想到,唐家竟然再也没出一位出色的巫医。”

        唐三说到这里时,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直到我死的那一刻,我们唐家愈加没落,我死不瞑目,又唯恐唐家无后,便用逆魂咒生生的将自己的残魄划出一部分,封在这副画里。”

        说着,唐三将手一招,竟然直接将本来挂在墙上的那副画拿在了手里。

        刘浪的目光也停留在画上,可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画中之人不翼而飞,竟然不见了踪影。

        刘浪怔怔的转头看了唐三一眼。

        唐三不无所动,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一直看着唐家走向没落,至到唐落珠的出现,才让我升腾起了一线希望,可我没想到,偏偏将他们招来的人,也是唐落珠。”

        唐三轻叹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也许,这就是命吧。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派来对付我唐家的,竟然会是韩家的人。”

        刘浪闻言,顿时大惊。

        韩家之人,什么韩家之人?

        刘浪又惊又奇的盯着唐三。

        唐三幽幽叹息道:“韩氏一脉与我唐家渊源匪浅,却以巫术为主,甚至视医术为邪术。他们韩家,最为厉害的当属被称为影无垢的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