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自作主张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自作主张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柳树盘根错杂,垂柳枝叶好似一条条登天的绳索一般,一直从树顶垂到地面上。

        走在柳树下,刘浪不禁有种怪异的感觉。

        奇怪,怎么一来到这棵柳树下,竟然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啊?

        站在柳树下,刘浪抬头看了看天空,惊奇的发现,本来还有些阴沉的天空竟然明朗了起来。

        “咦?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是阴天啊?”

        刘浪边想着,又往外走了两步,直接跨出了垂柳的范围。

        天空再次变得阴沉了起来。

        如此三次,一到柳树下天气就会放晴,而且刘浪也有一种耳清目明的感觉。

        难道这棵柳树真有玄机不成?

        想到这里,刘浪连忙急走两步,上前轻轻拍了拍柳树的树干。

        “咚……”

        声音空洞,似乎还有回音。

        刘浪顿时瞪大了眼睛,又接连拍了好几次,顿时确定,柳树里面竟然是中空的。

        可是,刘浪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类似出入口的地方。

        难道会在上面?

        刘浪想着,伸手抓住柳枝就往上攀。

        可是,一挂住柳枝,那些柳枝却像是橡皮筋一般,竟然一下子被拉长了很多,而刘浪的身体依旧没有起来。

        “咦?怎么会这样?”

        刘浪大疑,越来越感觉柳树可能存在着玄机。

        如此拉了几次,刘浪发现,如果想借助柳枝攀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索性放弃了这种方法,刘浪抽出无邪鞭,朝着枝桠上一甩。

        可是,刘浪没想到,枝桠太高,这一甩之下没有够到枝桠,反而抽到了那截绳子上。

        “噗!”

        一声闷响,本来就已经腐烂的绳子一下被刘浪抽成了碎屑。

        刘浪连忙伸手拍打,想将碎屑拍开,可是,正在此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碎屑根本没有跟想象中一般朝下飘落,反而是横面飘向了树干处。

        刘浪拍了两下,见没有碎屑落下来,顿时大疑,偏头一看,双眼立刻瞪得滚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那些碎屑缓缓飘向树干之后,竟然慢慢在树干上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图案隐隐像一个字,巫。

        “咦?奇怪?这个图案怎么跟白巫牌这么像啊?”

        刘浪大吃一惊,连忙掏出贴身放置的白巫牌,朝着图案一对照。

        “嘶……”

        刘浪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像,而是完全一模一样,甚至就连大小都像是直接将白巫牌烙在上面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白巫牌?”

        刘浪的心脏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了两下,竟然莫名激动了起来。

        碎屑形成的图案慢慢往下凹陷,空出来的地方正好可以将白巫牌放进去。

        刘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白巫牌放了进去。

        “没有反应?”

        这种情节刘浪可是在很多电视上看过,肯定会打开什么暗门之类的东西。

        可是,怎么放到自己身上就不管用了呢?

        刘浪狐疑,将白巫牌拿了回来,低头端详了起来。

        白巫牌上的牡丹依旧没有完全绽开,安安静静的躺在刘浪的手里,看起来只像是一块普通的牌子。

        奇怪?难道自己猜错了?

        刘浪这么想着,不觉有些懊恼,刚想将白巫牌收起来。

        忽然,整棵柳树像是被大树吹起一般,竟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本来低垂的柳枝纷纷朝着刘浪席卷过来。

        刘浪根本没有反应,眨眼间被柳枝包裹的严严实实,根本动弹不得。

        “该死!”

        刘浪暗骂一句,用尽全力往外挣。

        可那些柳枝看起来不起眼,竟然一点儿都扯不断,而且越缠越多,不一会儿就将刘浪完全缠在了柳枝之中,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与此同时,在柳树十步远的地方,一个黑影慢慢浮现了出来,怔怔的看着柳树,身体竟然瑟瑟发起抖来。

        “怎么可能?这、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不仅仅是道书传人那么简单?”

        黑衣人战栗着,两眼的幽光再次悄悄泛起。

        只听黑衣人喃喃自语道:“本尊,事有变化,道、卜、命三人已经集齐,恐怕等不及你再来了。”

        说着,黑衣人慢慢将手张开,一道虚幻的身影也缓缓飘了出来。

        身影窈窕,一席蓝色长裙,皮肤白皙,面色惊恐,双眼无神,赫然是失踪已久的韩晓琪。

        黑衣人看了韩晓琪一眼,然后再次将手一扬,另一个身影也慢慢显了出来,正是吴暖暖。

        此时吴暖暖虽然有些惊恐,但并没有跟韩晓琪那般双眼无神,一看到黑衣人不禁破口大骂道:“狗东西,快把我放开,否则,我绝不饶你。”

        “桀桀,好个绝不饶我。”

        黑衣人不为所动,阴森森的笑着,再次将手一挥,高声喝道:“今天道、卜、命已经集齐,我就要替本尊扭转乾坤,闭塞七鬼之门,嘎嘎,嘎嘎!”

        黑衣人将身上的黑衣往外一抛,露出了一张干瘪恐怖的人脸。

        脸皮好似老树皮,眼窝凹陷,双眼中的幽光慢慢暗淡,变成漆黑一片。

        黑衣人的身影,竟然只有一米多点,那模样,竟然是个侏儒。

        吴暖暖又惊又恐的看着黑衣人的真面目,也忘记了怒骂,怔怔的看着。

        此时,一辆豪华宝马车上,一脸猥琐的燕小六正坐在后排座位上,左拥右抱的揽着两个大美女,一口一个亲个不停,就差直接扒裤子了。

        驾驶室里的司机一脸的木然,似乎根本看不见燕小六一般。

        突然,燕小六双目闪过一道幽光,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般,嗖的一下坐直了身子。

        那两个美女被燕小六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娇声娇气的埋怨道:“小六,你干嘛呀?一惊一乍的?”

        燕小六眼中的幽光一闪即没,嘴角勾起一丝阴险,恨恨的自语道:“该死,那只影无垢又自做主张了。”

        没有回答两个美女,燕小六朝着司机冷声呵斥道:“快点开!”

        司机也没有吭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将油门一踩,本来平稳行驶的轿车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喂,开这么快,找死啊!”

        公路上,一个刚刚走到马路边上的女人被吓了一跳,朝着绝尘而去的宝马轿车破口大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