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断臂骸骨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断臂骸骨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哭声断断续续,可却撕心裂肺,听起来像是正在经受折磨。

        在哭声的间隙,还有一个女声又惊又怒的疾声吼道:“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有本事跟老娘面对面的较量,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

        听到这个声音,刘浪本来悬着的心立刻落下了一半。

        声音正是吴暖暖。

        可是,此时吴暖暖似乎正陷入了险境之中。

        皱了皱眉头,刘浪缓缓将自己的无邪鞭抽了出来,一脸警惕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刘浪刚刚离开,本来埋葬唐顽石骸骨的土堆忽然松动了一下,一堆土往外一拱,一只手骨钻了出来……

        唐宅看起来还是个大家人户,房子至少有二三十间,分为三个院子。

        刘浪刚进门的地方是前院,正对着前院有一排房屋。

        房屋两侧有两条路通往左右,应该是通往其它院子的。

        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在左边。

        刘浪听到声音之后,眉目紧缩,刚想绕过第一排房屋去找吴暖暖他们。

        可正在此时,正对刘浪那排屋本来关着的门忽然嘎吱响了一声,竟然慢悠悠的打开了。

        刘浪一怔,连忙收住脚步,侧眼去看。

        唐宅的朝向很好,座北面南,而此时阳光也非常强烈,正好照进了正屋内。

        刘浪朝着屋内看了一眼,里面的装修也是比较古老,好像民国时期的一样,看起来像是祠堂一般。

        “天圆地方,律令八荒,急急如律令!”

        刘浪身体没动,却是轻轻念动了两句咒语,将手一指,将手中的一道黄符朝着屋门扔了过去。

        那张黄符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动着一般,嗖的一下飞了起来,慢悠悠的飘了那间房门的门口,啪的一声贴到门头上。

        没有任何反应。

        刘浪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看来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还是去找吴暖暖跟唐小笛要紧。

        这么想着,刘浪也没再进去,而是急走两步,直接朝着后院窜了过去。

        可是,就在刘浪刚刚窜过去之后,一个身影迅速的跑到了刚才开门的门口,往上一跃,一把将刚才那张符纸揭了下来。

        身影竟然是一具骸骨,身上还沾着一些泥土,显然是刚刚从泥土里爬出来的唐顽石的骸骨。

        骸骨虽然只剩下骨架,但行动却极为灵活,拿着符纸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一口嚼了下去。

        抬起头来,看着门口,骸骨然后低低的呜咽了两声,纵身一跃,跳进了屋内。

        正对屋内是一个正厅,对门的地方是两张太师椅,太师椅中间是一张檀木制作的方桌,方桌背后墙上挂着一张近两米的巨大画像。

        画像中人穿着中山装,留有长须,一脸严肃的坐在太师椅上,左手拄着一根拐杖,双目炯炯有神。

        唐顽石的骸骨看到画像,竟然嘎巴嘎巴动了动下颚,发出撞击的声响。

        然后,骸骨又将两只手叠在一起,拱了两下手,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竟然咚咚咚磕了三个头。

        头骨撞击木地板的声音显得极为诡异。

        磕完头后,骸骨起身,又怔怔的看了一会儿画像,朝着房间的左边跑了过去。

        这排房屋厅堂两侧都是相连的,左右各有三间房屋。

        房屋里面陈列都比较简单,大部分都是木质的桌椅,一直到最里面一间,才有一张床,看起来像是一间卧室。

        骸骨一直走到最里的这间,脚步才缓缓放了下来,抬头朝着床上看去。

        床依旧是木质的大床,已显出腐烂的迹象,床单早已破败不堪,上面正躺着一个人形的东西。

        骸骨看到那个东西之后,呜呜低叫了两声,一个箭步冲上前,直接趴在了床边,怔怔的发着愣。

        床上赫然又是一具人骨,只是少了一只胳膊,腰间有些弯,趴在床上,显得诡异无比。

        唐顽石的骸骨盯着床上的那具独臂骸骨,一直盯了十几秒钟,忽然又呜呜低叫两声,右手直接拿住了自己的左胳膊,用力往下一掰,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竟然生生将自己的胳膊给掰了下来。

        唐顽石呜呜低叫着,端详了两眼被自己掰下来的胳膊,往床上那具骸骨的断臂上一送。

        咔!

        又是清脆的一声响,唐顽石竟然直接将自己的胳膊接到了床上那具骸骨的身上。

        唐顽石接上胳膊之后,立刻倒退了三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脑袋重重的磕到了地上,附身不起。

        “嘎巴、嘎巴……”

        空旷的声音再次突兀的响了起来,床上那具骸骨往上一挺,直接坐起身来。

        刘浪如果看到此番情景,恐怕惊得下巴都会掉了。

        刘浪此时已走到了后院,看着除了杂草之外,竟然还有阁廊假山,小桥流水,颇有一种进了公园的感觉。

        正对假山的地方有一排房屋,哭声跟呵斥声正是从那排房屋里传来的。

        哭声撕心裂肺,而吴暖暖的呵斥声依旧还是那两句:“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有本事跟老娘面对面的较量,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

        让人奇怪的是,就连语气都差不多。

        刘浪急跑了两步,冲到门口,并没有直接跑进去,而是趴的在门口听了一会儿。

        “嗯?怎么这么奇怪?哭声跟呵斥声都不断的重复着,像是从复读机里面发出来的一般。”

        刘浪可不傻,心中暗暗琢磨着: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找到他们俩了,肯定是个陷阱。

        想到这里,刘浪自然不敢贸然冲进去,而是在屋外转了两圈。

        从外面看起来,整排房屋并没有任何异常,除了略显萧条之外,倒也感觉不出任何的不妥。

        可越是这样,刘浪越是感觉不对劲。

        如此怪异的一个宅院,如果变得正常了,不是有人刻意为之,恐怕就是有人想隐瞒什么。

        该死!我竟然一点儿也察觉不出对方到底在哪儿。

        刘浪暗骂了一句,知道自己再等下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一会儿工夫已近中午,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中。

        刘浪犹豫了一会儿,猛然间脑海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不好,我必须尽快在天黑之前找到他们,否则,恐怕会有危险。

        一想起昨天晚上在洒吧里的情景,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寒战。

        难道有人在刻意拖延时间,想等到天黑?

        妈的,拼了!

        刘浪一咬牙,两脚用力朝着房门狠狠的喘了下去。

        哐!

        一声巨响,房门被刘浪一脚踹开。

        刘浪抬头一看,脸色顿时又惊又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