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我是左言啊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我是左言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冷羽天赋异禀,曾在南洋修学三年,加入了南洋巫教,得南洋巫教教主真传,习得正宗的南洋巫术。

        冷羽短短三年时间修习的巫术比别人三十年修习的还要纯熟,因此也被巫教教主大加赞扬,并决定委任为下一任南洋教主。

        这次冷羽回国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吞并黑白巫教,将自己的南洋巫术传播进来。

        可是,冷羽却没想到,自己初战失败,死了自己的胞弟,还差点送掉了性命。

        冷羽的经历极为传奇,说其为天才毫不过分,甚至在回国没多长时间就已结交了很多社会名流、上层人士,很快爬到了东山职业学院校长的位置上。

        如果没有碰到刘浪,恐怕冷羽的计划会进展的非常顺利。

        冷羽使用南洋巫术中的千里遁地术逃得一命,不知不觉却已绕到了茅山的密林之中。

        茅山自从上次被刘浪闹过之后,整个茅山道士也闭关了好长时间,最近才慢慢恢复了一点儿元气。

        茅山后山的深山老林之中,空无一人,除了不时有野兽嘶叫两声之外,就是呼呼的风声。

        整个茅山的后山绵延百里,暗洞地穴更是数不胜数,就连茅山弟子平时都很少踏足,更别说一些游客了。

        冷羽气虚微弱,受伤极重,眼见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冷吉,哥哥对不起你,竟然让你身首异处,死于非命。可是,哥哥不能死,如果死了,大业不成,连你的仇也报不了了。你、你会原谅哥哥的是吧?”

        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的尸傀婴,冷羽无比怜悯的说道。

        说着,冷羽已盘膝坐在了枯枝败叶上,口中念念有词。

        尸傀婴浑身血红,全身好似血人一般,见冷羽沉声念咒,竟然也乖巧的坐了下去。

        “呜呜……”

        尸傀婴低叫了两声,眼中滚出了两滴血泪,将两只小手放在脑袋上,用力一掰。

        嘎巴。

        尸傀婴直接把自己的脑袋掰了下来。

        尸傀婴的身体一歪,倒在了枯叶之上,然后慢慢化成了一滩血水,渗进了枯叶之中,散发出了浓重的腥臭气味。

        气味快速蔓延,很快就吸引了山林之中的豺狼虎豹等野兽。

        那些野兽虎视眈眈的围在冷羽的周围,呜呜低吼着,却是没有一只敢靠前。

        冷羽面色苍白,不为所动,将手一勾,那颗尸傀婴的脑袋骨碌骨碌往前滚了两圈,直接滚到了冷羽的面前。

        冷羽闭目低语,两行热泪却不知不觉的滚了出来。

        “冷吉,你已身死,可哥哥不能死。我必须要活下来,等我报了仇,我一定拿他的魂魄祭奠你的在天之灵。”

        尸傀婴本来闭着的眼睛嗖的一下睁开,露出一丝惊恐。

        可是,下一刻,冷羽猛然间伸出手来,一把抓在了尸傀婴的脑袋上,口中急速念动着咒语。

        一道青烟缓缓从尸傀婴的天灵之中飘出,然后一点一点渗进了冷羽的手掌心。

        如果此时懂得巫术之人看到,肯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冷羽所使的正是失传已久的降头术的一种,降魂术。

        南洋巫术中的降头术堪比黑巫术中的乱神术,几乎是巫术之中顶尖的存在。

        在虚洞之时,冷吉被无邪鞭斩杀,身首异处,但魂魄不散,全部积聚于脑袋里。

        冷吉的脑袋被尸傀婴所食之后,冷羽本来想重新祭炼一番,让冷吉以尸傀婴的状态继续存在着。

        可是,他自己受伤太重,只得吸取了尸傀婴的能量,让自己存活下去。

        正因如此,就必然要导致冷吉魂飞魄散,永消散于世间。

        眼见尸傀婴的脑袋一点点萎缩,干瘪,像是气球一般,慢慢只变成了一具皮囊。

        冷羽眼中含着热泪,心痛不已。

        “冷吉,以后哥哥的命就是你的命,哥哥替你活着。”

        “吼!”

        几个小时之后,冷羽猛然间睁开眼睛,将手中只剩皮囊的尸傀婴的脑袋往外一扔。

        那些野兽像是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嗷嗷叫着,竟然纷纷四散逃去。

        冷羽木然的环顾了一下周围,缓缓站了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两下,哇的吐出一口黑血,眼中的阴毒之色愈加浓重。

        “哼,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我定然让你们血债血偿!”

        “咳咳!”

        冷羽剧烈的咳嗽了两下,扶住旁边的一棵大树,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站稳,环顾四周。

        树叶茂密,光不可透。

        冷羽只能辨别出天色正在慢慢变暗,应该是下午五六点钟的光景。

        “这是哪里?”

        冷羽蹒跚的往前走了两步,每一步都像是耗尽了毕生的精力一般,牵动着刚刚恢复的神经。

        虽然冷羽能侥幸活了下来,但毕竟受伤太重,恐怕少不了要修养一段时间。

        看着周围荒无人烟,冷羽走了一会儿,脸上一直浮现着劫后余生的表情。

        “哈哈,如此地方,如此隐秘,看来天不亡我,不亡我啊。”

        冷羽哈哈大笑着,已决心在此处继续修习南洋巫术。

        可是,正当冷羽想找个隐蔽的地方潜心恢复之时,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正站着一人影。

        那个人影穿着一身白衣,发须全白,可腰板挺直,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模样。

        冷羽看到那人,心中微微一动,连忙跪倒在地上,朝着那个磕头大叫道:“这位前辈,我被奸人所害,正好逃到此处,还望前辈收留于我。”

        冷羽看到那个人,第一感觉就是对方绝非凡俗之辈,极有可能也是修炼之人。

        那个人影轻轻往下一飘,眨眼间就到了冷羽的面前。

        那人虽然发须全白,但皮肤尚好,手中一把折扇,轻轻一摇,缓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冷羽,被人害的,逃到了这里,还望前辈搭救。”

        “搭救?呵呵,你怎么知道我会搭救你?”

        冷羽抬起头来,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诈,转眼间又是一脸的虔诚。

        “前辈,我能感觉得出,您是修习巫术之人,正是我辈中人,肯定不会放任我死在这里的。”

        白衣人一听,顿时一愣,不由得仔细上下打量了冷羽两眼,满眼的疑惑:“你是南洋巫教之人?”

        冷羽先是一愣,眼珠一转,立刻拜服道:“正是,前辈,请问您是?”

        白衣人没有理会冷羽,却是颤声问道:“那你们教主可是禹布?”

        冷羽一愣,看到白衣人眼中闪过一丝期待,顿时点头应道:“正是尊师,请问前辈?”

        “哈哈,哈哈,师侄,禹布正是我的师兄,我是黑巫教的左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