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撕扯与战斗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撕扯与战斗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徐甲的动作太快,刘浪根本还没来得及阻止,徐甲的小身影已纵身一下跃了下去,一下站在了巨大王鬼曼童雕像的头顶上。

        “喜子,喜子,哈哈,喜子,你怎么来了啊?”

        徐甲站在雕像的头顶上显得非常兴奋,不停的跳来跳去。

        刘浪早已出了一身的冷汗,被风一吹,瑟瑟抖了两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跟着钻了下去。

        “徐甲,你、你干嘛?”

        刘浪也跟着跳到了雕像的头顶上,一把抓住徐甲的小手,急急了喊了一句。

        正在朝拜的冷氏兄弟口中念念有词,忽然见发生如此异变,两人同时睁开眼睛,抬头一看,脸色顿时变了数变。

        冷氏兄弟并没有起身,而是抬起手来,口诵之音愈来愈高。

        “尸傀之术,渡我真灵,赐我力量,加持一方!”

        “哇!”

        一声啼哭炸空而起,只见一只尸傀婴竟然两只小脚往上一蹬,好似离弦的箭一般瞬间窜起老高,眨眼间飞起了十多米,一下子出现在了王鬼曼童雕像的头顶上。

        “哇哇!”

        尸傀婴一张嘴,露出了血盆小口,朝着刘浪就咬了过来。

        刘浪脸色一紧,暗叫一声不好,直接往前一闪身,刷的一下甩出无邪鞭,啪的一声朝着尸傀婴抽了过去。

        “哇!”

        尸傀婴不闪不避,小脑袋一歪,一口咬在无邪鞭上,两只眼睛也透着红光,一副狰狞的恐怖模样。

        刘浪一怔,没想到这小东西竟然不怕无邪鞭,顿时愣住,用力往后一扯。

        刺啦!

        又是一声响,刘浪往回拽无邪鞭的同时,瞬间将尸傀婴带了起来。

        尸傀婴好像长了翅膀一般,跟着无邪鞭猛然间朝着刘浪的脑袋扑了过来。

        刘浪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多想,嗖嗖嗖接连甩出三枚铜钱,朝着尸傀婴就砸了过去。

        “尸傀之术,渡我真灵,赐我力量,加持一方!”

        冷氏兄弟越念越快。

        站在地上的另外三只尸傀婴像是受了某种牵引一般,竟然纷纷动了起来,两只缠住了王鬼曼童雕像的手臂上,剩余的一只直接扒到了王鬼曼童雕像的前胸,嘎吱一口咬了下去。

        “轰隆!”

        巨大的雕像顿时微微一震,整个虚洞跟着急晃了几下。

        “喜子!”

        徐甲大叫一声,本来兴奋的表情像是突然间变得凝重了很多,将老鼠精往后一送,递给了刚刚跳下来的赵二胆手里,稚嫩的大声喊道:“二胆哥哥,帮我照顾好小花生。”

        说着,徐甲竟然往下一扑,直接从雕像上滑了下去,冲着王鬼曼童胸前的那只尸傀婴就冲了过去。

        刘浪如今已经修为大增,本以为无邪鞭对尸傀婴会有所制约,没想到这无邪鞭在尸傀婴面前却跟一只普通的鞭子差不多,顿时大惊。

        眼见三枚铜钱朝着尸傀婴飞了过去,没想到那只尸傀婴依旧不闪不避,噗噗两声响,其中两枚正扎进了尸傀婴的双肩上。

        第三枚铜钱嗖的一下飞向尸傀婴的脑袋,那小东西一张嘴,咕咚一口将铜钱吞了下去。

        铜钱只是减缓了尸傀婴靠近的速度,却根本没有阻挡住尸傀婴。

        说时迟那时快,尸傀婴已冲到了眼前。

        赵二胆看在眼里,脸色大变,忽然间双脚朝着王鬼曼童的头顶上重重踱了一下。

        “快醒来,还玩什么!”

        赵二胆大喊一声,却是焦急无比。

        刘浪哪里知道赵二胆突然说这话是啥意思,眼见尸傀婴已冲到了面前,根本不敢再等,飞速的往旁边一闪,再次甩出无邪鞭,大喝一声:“麒麟横空,何足挂齿!”

        无邪鞭竟然微微颤抖了两下,啪的一声正抽到了尸傀婴的后背上。

        “啪啪!”

        那两枚铜钱直接从尸傀婴的双肩飞出,将尸傀婴的身体洞穿了两个血窟窿。

        “哇!”

        尸傀婴张牙舞爪的扑了两下,身体跟失了控制一般,大叫两声,嗖的一下坠向地面,扑通跌到了地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下一刻,那个大坑中的尸傀婴竟然像是被沸水滚过一般,挣扎了两下,咕咕叫着,慢慢化成了一滩血水。

        “我艹,这火麒麟的威力果然没有全使出来。”

        刘浪暗擦了一把冷汗,不觉身体有些虚脱,摇晃两下,一把抓住王鬼曼童雕像的其中一根冲天鞭。

        自从上次刘浪无意识下用无邪鞭收服了徐甲之后,刘浪感觉自己对无邪鞭也有了一丝感应,甚至感觉自己使出的无邪鞭的威力不过十之一二。

        可这无邪鞭太过霸道,刘浪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敢强行催动。

        刚才情急之下,刘浪的脑袋中像是猛然间被什么撞了一下般,急声喝出了一段咒语,没想到,竟然真的将尸傀婴给干掉了。

        可是,尽管如此,刘浪也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掉了大半的气力一般,差点跌倒在地。

        刘浪大口大口喘着气,一只手握着无邪鞭,另一只手扶着王鬼曼童雕像的冲天辫,刚刚稳下心神,忽然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啊?这、这只王鬼曼童怎么跟徐甲不一样?”

        刘浪清楚的记得,当时徐甲被炼制成的那只王鬼曼童雕像,只在脑袋中间有一只冲天辫,可这只王鬼曼童的雕像却在左右各扎了一根。

        两根小辫子?

        刘浪大惑不解,低头一看,却见徐甲竟然跟疯了一样,正抱着雕像胸前的那只尸傀婴撕咬。

        那只尸傀婴同样通体血红,已跟徐甲滚作一团,尖利的爪牙疯狂的撕扯着徐甲。

        徐甲也不痛也叫,每被扯下一块皮肉,却眨眼间又长了回去。

        可是,徐甲每咬住尸傀婴一口,那只尸傀婴却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般,哇哇惨叫一声,然后身形快速萎缩,变得消瘦了很多。

        徐甲边咬边扯着小嗓子叫道:“竟然敢碰喜子,我让你咬,看谁的牙厉害!”

        刘浪看在眼里,不禁暗暗咋舌,惊叹不已:如果尸傀婴属狗的,徐甲绝对是得了狂犬病的疯狗啊。

        刘浪惊叹的同时,已对徐甲的身份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

        虽然这小子失了修为,但显然非**凡胎所能比的。

        可是,正当刘浪有这种想法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赵二胆‘啊’的惨叫一声。

        刘浪回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