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跟小孩耍心眼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跟小孩耍心眼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吴暖暖拽着刘浪跑出了梦里香,一直往外跑了十几分钟,回头看了看,见并没有人追来,不由得长长出了一口气。

        “搞定了?”

        吴暖暖突然问道。

        刘浪现在已知道吴暖暖可能有预知的能力,甚至刚才抓住自己手的时候,像是有一团电流轻轻传过一般。

        刘浪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隐隐也感觉出吴暖暖可能知晓了一切,轻轻点了点头道:“搞定了,就等到时候动手了。”

        “哼,刚才那个人,你要小心。”

        吴暖暖又突然说了一句话。

        刘浪一愣,不明白吴暖暖的意思,忙问道:“你是说马小帅?”

        “嗯,我感觉他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你小心就是了。”

        吴暖暖现在说话有些古怪,而且思维总是跳跃,让刘浪颇有点接受不了。

        如果不是老鼠精告诉自己,吴暖暖的魂魄可能受了损伤,刘浪还真会以为吴暖暖是故意的。

        听到吴暖暖这般说,刘浪知道她也不想多说,点头答应,心中却极不是滋味。

        吴暖暖身材傲人,穿着旗袍更是勾勒出诱人的曲线,跟刘浪站在大街上,回头率近乎百分之百。

        几乎所有男人投向刘浪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憎恨。

        刘浪倒是不在意那些目光,心中却是隐隐作痛,怔怔的看着吴暖暖,忍不住问道:“暖暖,你……”

        “刘浪,你可以叫我吴警官,或者叫我吴暖暖。”

        “吴……”

        刘浪声音莫名有些哽咽,张了张嘴,却是将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头说不出来,最后只是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吴暖暖轻轻一笑,面无表情的看了刘浪一眼,声音却柔和了很多。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非我,怎知我之不乐?你不用内疚,你救了我,我心中感激。”

        说完,吴暖暖转身就走,而在转过身的那一刹那,眼角却是滚出两滴泪来,脸上的表情也显得痛苦无比。

        吴暖暖咬紧牙关,一只手捂住胸口,也不管刘浪作何感想,快速没入在了人群之中。

        刘浪愣愣的盯着吴暖暖的背影,心中怅然所失,喃喃自语道:“暖暖,对不起,我一定会想办法,补全你残存的魂魄……”

        微风瑟瑟,秋意正浓,街上人来人往皆是过客。

        刘浪重重叹了口气,紧紧的攥着拳头,眼中闪过无尽的坚毅……

        刘浪现在有了鬼鬼这条内线,自然也不会再轻举妄动。

        刘浪在跟鬼鬼接触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她脖子上被缠了乱神术中的噬魂散,本来想帮她解开,可转念一想,却是压下了这个念头。

        噬魂散是乱神术中的一种秘法,黑巫教中能使出来的人并不多,能解开的人就更少了。

        刘浪虽然精通乱神术,但毕竟只想用来救人,而且如果没有勤加修炼乱神术,也很难信手使来。

        刘浪心中慢慢有了计较,待将尸傀婴处理掉后,再想办法给鬼鬼将噬魂散解开。

        已近中午的时光,刘浪随便吃了点东西,一个人溜达着走回了灵异KV。

        KV大门虚掩着,里面传来了一阵嬉笑之声。

        “咯咯,小老鼠,你哪里跑?想跑出我的手心,没门。”

        老鼠精杀猪般的求饶声跟着响了起来:“小祖宗,你饶了我吧,让我清静清静好不好?”

        “不好不好,我就要你陪我玩。”

        烧火童子徐甲倒是毫不客气,紧接着,便听来了老鼠精吱吱的惨叫声。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快步走了进去。

        一进门,却发现徐甲正抓住老鼠精的尾巴,提在半空中,一只小手掐着腰,撅着小嘴怒道:“哼,你再敢跑,看我不摔死你!”

        赵二胆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也不上前,却是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浪见此情景,不禁皱了皱眉头,远远的大声喊道:“徐甲,你干嘛折腾花生啊?”

        老鼠精一看刘浪来了,顿时大喜过望,吱吱叫了两声,哭诉道:“师父,快来救我,这小屁孩直接把我当玩具了,快来救我啊。”

        徐甲小眼一眯,顺手往上一荡,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接将老鼠精荡到了自己的怀里,一把抱住,一只小手亲昵的抚摸着,一脸溺爱的样子,小声说道:“乖,小花生,我怎么把你当玩具了,你看我对你多好啊,这不是正在给梳毛吗?”

        边说着,徐甲使劲掐了老鼠精一把,疼得老鼠精又是吱吱叫个不停。

        刘浪将徐甲的小动作完全看在了眼里,脸皮急跳了两下,走上前,摸了摸徐甲的小脑袋,严厉的问道:“你知道花生是我徒弟对吧?”

        徐甲像是刚刚看到刘浪一般,抬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刘浪,一脸疑惑的说道:“叔叔,知道啊?怎么,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啊?”

        晕,这小孩演戏的本领绝对比吴暖暖强上百倍千倍。

        刘浪看着徐甲跟没事儿人似的,不禁头大,眼珠一转,嘿嘿笑道:“哦,没事,我就是想到了一种帮助老鼠精恢复修为的方法,想带他去个地方,可以吗?”

        “啊?叔叔,你要将小花生从我身边要走?”

        徐甲将身体一转,死死抱着老鼠精,一脸的不肯。

        刘浪安慰道:“徐甲,乖,等花生修为涨回来之后,我再让他陪你玩,好不好?”

        “不好不好,我现在就要他跟我玩。”徐甲嘟着小嘴,眼见就要哭了。

        刘浪见火候差不多了,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可是,你要陪他玩,他又不像你一样,不修炼都能慢慢恢复,那可咋办啊?”

        徐甲一怔,转头又看着刘浪,问道:“叔叔,只要能让小花生涨回修为,你就能让它陪我玩吗?”

        刘浪托起下巴,沉思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道:“话虽然这么说,但你……”

        “叔叔、叔叔,我现在虽然没有多少修为,但我随便教给小花生点,指定能让他恢复修为。这样,是不是就能让他不离开我了?”

        刘浪一听,心下狂喜,可还是装作为难的说道:“这样行吗?”

        “当然当然,我的方法肯定比你的好多了。”

        “这样啊,那你得向我保证一件事。”

        “啥事?”

        “不能欺负花生。”

        徐甲顿时不吭声了,想了一会儿,又点了点头,道:“好吧。可是,叔叔,你要答应我,不能把小花生从我身边偷偷带走。”

        “当然!”

        刘浪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卑鄙,竟然跟一个小孩耍心眼。

        不对,这家伙是烧火童子。

        一想到这里,刘浪顿时坦然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