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五十八章 鬼画符
  • 第五百五十八章 鬼画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一听,急走了两步,快速跑到驾驶室旁边,往前一看,哪里有半个人影?

        司机是一个中年大叔,皮肤呈现出古铜色,可此时手脚已不停的哆嗦着,连声音都变了。

        “小兄弟,我、我没碰到那个人,怎么、怎么可能撞到啊?”

        司机抬起手来,指着正前方,可一转头,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了:“咦,人呢?”

        司机满脸的狐疑,就连刘浪都有些好奇,轻笑道:“师傅,你眼花了,哪里有什么人啊。”

        “咚咚!”

        刘浪话音刚落下,却听到了车外面敲门的声音。

        司机见自己没有撞到什么人,脸色也缓和了很多,偏头看了看车门,然后打开,边开边嘀咕道:“真是怪事了,以前这个点儿根本没有人的,怎么今天这么多人。”

        上车的是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

        老太太看起来至少八十岁了,上车后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了刘浪的身上,嘴角诡异的笑了笑,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最早的一班车是早晨五点半,现在往外开了三四站,还不到六点。

        西山墓园周围没有什么住户,平时司机大部分都是一路跑下去,前十几站根本不用停车。

        司机脸色稍缓,感激的看了一眼刘浪,尴尬的笑了笑:“小兄弟,不、不好意思,我看花了。”

        刘浪还之以微笑,也回到了坐位上。

        整个车厢除了刘浪几人外,就是司机跟老太婆。

        司机稳了稳心神,再次发动公交车往前走。

        刚走了一段路,老太婆忽然站起身来,拄着拐杖蹒跚的走到刘浪的座位旁边坐下。

        赵二胆跟徐甲都瞪着眼睛,面露疑惑,脑海中同时出现了一个疑问:这个老太太啥意思,又不是没座,怎么非要跟我们挤在一起啊?

        刘浪本来也存着这种疑惑,可刚抬起头来,目光正撞到了老太太的脸上。

        “嗯?鬼、鬼鬼姐姐?”

        刚才还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那张褶皱的脸突然变得如花般细嫩,正是刘浪在梦里香见到的鬼鬼。

        刘浪大吃一惊,不自禁的惊呼一声,颤声道:“你、你怎么?”

        赵二胆跟徐甲同时疑惑的转头看着刘浪,徐甲问道:“叔叔,咋了?”

        刘浪看了一眼赵二胆两人,见两人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刘浪的疑惑不禁更盛了,心道:不会吧?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使劲揉了揉眼睛,刘浪再次抬头一看。

        我艹,这是怎么回事,不但那张脸变成了鬼鬼,怎么连拐杖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身着旗袍、身姿窈窕的鬼鬼啊。

        刘浪目瞪口呆,两只眼睛都有些发直,直勾勾的盯着老太婆。

        赵二胆却是直来直往,看着老太婆非要挤在一起,忍不住问道:“大娘,您到哪里下车啊?这里这么多座位……”

        老太婆嘿嘿一笑,瞟了赵二胆一眼,转头又看着刘浪,忽然间问道:“你想不想对付玉面?”

        刘浪顿时愣住了,正想发问,却忽然间看到老太婆竟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赵二胆见老太婆没有理自己,心中有些恼火,也不再看老太婆,低头生着闷气。

        正在此时,司机忽然间又嘎的一个急刹车。

        驾驶室传来司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啊?见鬼了,见鬼了,人呢?”

        赵二胆抬起头来,一看,老太婆不见了。

        司机直接从驾驶室窜了下来,冲到了刘浪的旁边,像是在寻找什么般,甚至都跪下来找座椅的下面。

        司机边找着边嘀咕道:“刚才那个老太太呢,刚刚还在的,人呢,人呢?”

        刘浪同样惊骇无比,他甚至感觉出司机都快疯了。

        可是,刘浪隐隐感觉到,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觉。

        本来刘浪还想回家先休息一下,然后再作打算,但突然出现了诡异的鬼鬼的幻影,还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玉面?”

        看着司机找得满头是汗,不停的向刘浪几人求证的确有个老太太上车了。

        赵二胆也惊异的张大了嘴巴,可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徐甲抱着老鼠精坐在后面,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刘浪一脸的严肃,动了动,站起身来,扶了司机一把,微笑道:“师父,你、你找什么啊?”

        司机几近崩溃的边缘,一把抓住刘浪,急事问道:“小兄弟,告诉我,快点告诉我,是我眼花了,根本没有什么老太太上来,对吧?”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啊,师傅,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花眼了吧?”

        司机一怔,得到了刘浪的回答,不禁搔了搔脑袋,狐疑道:“真没有?”

        刘浪再次摇头:“师傅,真没有!从一开始就我们几个人坐在车上,哪里上来过什么其它人啊。”

        说着,刘浪转头问赵二胆:“胆哥,对吧?”

        赵二胆有点发懵,听到刘浪问话,愣了愣神,然后木讷的点头道:“对对对,没有,根本没有。”

        司机听罢,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但并不肯定,再次确认道:“没有?”

        “没有!”

        “吁……”

        司机长出了一口气,晃着脑袋往驾驶室走,边走边嘀咕道:“哎,昨天晚上就不应该打麻将,早知道这样今天就不应该来上班的。”

        司机的心倒是放宽了,可刘浪的心却悬了起来。

        司机再次将车子发动了之后,刘浪附身到了赵二胆的耳边,低声说道:“胆哥,一会儿我要去趟梦里香,你先带着徐甲跟老鼠精回去。”

        赵二胆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刘哥,我现在没事了,我要跟你一起。”

        刘浪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胆哥,刚才那个老太太有问题。”

        赵二胆愣住了,压低声音惊叫道:“真、真有老太太?”

        刘浪微笑不语。

        就在刘浪跟赵二胆还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梦里香的一间暗室里面,一个身着旗袍,身姿傲人的女人,正坐在一面镜子面前,快速的画着奇怪的符纂。

        这个女人,正是鬼鬼。

        手停笔息,鬼鬼本来凝重的表情稍微舒缓了一下,暗暗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太久没有使用这鬼画符的巫术了,如今竟然如此耗费体力,哎……”

        鬼鬼长叹了一口气,在她对面的化妆镜里竟然慢慢浮现出一团黑影。

        黑影越聚越实,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个老太太的模样。

        虚影赫然就是出现在公交车上那个老太太。

        鬼鬼看着镜子,朱唇轻启,问道:“告诉他了?”

        镜子里的老太太轻轻点了点头,身影再次慢慢溃散,消失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