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尚化眉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尚化眉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本来想尽快回家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可看着女记者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禁心头一软,语气也缓和了很多,问道:“采访跟开除有啥关系啊?”

        女记者咽了一口唾沫,热切的盯着刘浪,竟然拉住刘浪就往外走。

        刘浪也不好推辞,跟着女记者出了校园,来到了校外一处大排挡。

        女记者非要请刘浪吃顿饭,刘浪本想拒绝,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了起来。

        回头一想,晚饭好像真的没吃。

        刘浪也没客气,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有什么事你尽快问,该回答的我自然会回答,不该回答的,我也不会多说。”

        女记者顿时大喜,连连点头,顺便点了几个菜,便拿出了一个小本本,边问边记。

        开始时女记者只是问一些跟案件有关的事情,可问一句,脸上的忧伤便会多一点儿,然后似是不经意的叹口气,又继续问。

        刘浪皱着眉头,感觉这个女人太沉闷,不由得也问了一句:“你有什么烦心事吗?怎么老是唉声叹气的。”

        被刘浪这一问,女记者眼圈又是一红,竟然哭了。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

        女记者名叫尚化眉,今天三十九岁,是一个单亲母亲,养着一个十二岁的女儿。

        尚化眉性格偏内向,本就不适合做记者的工作,可因为要养女儿,却只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尚化眉似是许久没找到倾诉对象了般,还没等刘浪多问,她已把自己的苦水完全吐了出来。

        刘浪听完之后,也只得轻轻叹息,暗叹尚化眉是个苦命的人。

        尚化眉告诉刘浪,自己跟老公就是在电台认识的。

        当时尚化眉的老公是电台的副台长,而尚化眉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尚化眉的老公可谓是年轻有为,刚过三十岁就当上了副台长,前途一片光明。

        尚化眉学得是新闻传媒,毕业后正好去电台应聘,结果跟她的老公一见钟情。

        这种事情不言而明,尚化眉虽然内向,但有老公撑着,在电台里倒也活得滋润。

        可没想到天降横祸,就在一年之前,尚化眉的老公突然暴毙而死,让尚化眉的生活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开始时屈广财还是尚化眉老公的下属,可在尚化眉老公死了之后,正赶上台长离休,屈广财竟然连跳两级,扶摇直上,直接坐到了台长的位置上。

        屈广财从当上台长的第一天就对尚化眉动手动脚。

        尚化眉性格虽然内向,但却也刚烈,尽管没有严词拒绝,倒也没给屈广财任何下手的机会。

        毕竟尚化眉年纪不小了,而屈广财很快就将目标转移到了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身上。

        没有老公的支撑,尚化眉也被屈广财推到了第一线。

        屈广财为人势利,当上台长半年之后也愈发嚣张,直言告诉尚化眉,如果再不弄出点有用的新闻,直接开除。

        可是现在搞个有用的新闻哪里有那么容易?

        就这样,在被屈广财再三警告之下,尚化眉只能硬着头皮找新闻。

        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断头案,尚化眉实在没有办法,见刘浪似乎知道些什么,便找了过来。

        刘浪听完之后,心中不禁暗骂屈广财不是东西。

        可转念一想,自己就算帮得了尚化眉这一次,也不能帮助她第二次。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刘浪的侠义心肠顿时又泛滥了起来。

        一只手夹着菜,另一只手一拍桌子,刘浪眼珠一转,凝眉道:“尚姐,这个新闻我帮你搞,后续有任何消息我都通知你,但我要事先声明,很多东西是不能曝光的,所以,我说的也会有所保留。”

        尚化眉一听,顿时感动涕零,连连点头道:“谢谢,太谢谢你了。”

        刘浪扬了扬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尚姐,这都是小事,不过,我还想请你帮一个忙。”

        尚化眉一听,不禁一愣,似乎根本没料到刘浪也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

        “刘先生,您……”

        “直接叫我刘浪好了。”

        这声声刘先生把刘**得很别扭。

        刘浪直接打断了尚化眉的话,继续说道:“尚姐,是这样的,我弄了一个KTV,但还没有做广告,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尚化眉一听,立时脸就白了,声音也小了很多,胆怯道:“刘、刘先生,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我现在的情况……”

        刘浪嘿嘿一笑,道:“我知道,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搭根线,到时候,我会制造点新闻出来,让你们电台的陆小倩来就行了。”

        “啊?小、小陆?”

        尚化眉显然也知道陆小倩,而听这称呼,似乎以前还很熟悉。

        尚化眉有些不解,疑惑的看着刘浪。

        刘浪点了点头道:“对,就是陆小倩。”

        边说着,刘浪忽然间放下筷子,将脑袋往前探了探,低声问道:“尚姐,你既然认识陆小倩,难道没感觉她哪里不对劲吗?”

        “不对劲?”

        尚化眉似乎有些吃惊,但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显然是不愿意说。

        刘浪看到她的样子,心中也已经了然。

        尚化眉现在在电台就是如履薄冰,做任何事情都得小心翼翼,哪里敢轻易说别人的是非。

        刘浪倒也不强求,看着尚化眉为难的样子,不禁轻轻一笑,道:“尚姐,没事的,如果感觉到为难就算了,回头我直接去找屈大胖子也行。”

        刘浪现在愈发讨厌屈广财,更是不愿称呼其姓名,直接给搞了一个绰号。

        尚化眉听到刘浪这般叫,嘴角一勾,却是偷偷的一笑,然后赶紧又捂住了嘴,像是生怕别人看见一般。

        刘浪摇了摇头,不无叹息:哎,看来这个尚化眉现在整天活得提心吊胆的啊。

        刘浪自小受武侠小说中那些大侠的影响,渐生侠义之心,拔刀相助、见义勇为,却是坦荡磊落。

        酒饱饭足之后,刘浪跟尚化眉互留了电话,然后抢着将饭钱付了。

        尚化眉一脸的感激,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除了遭别人的白眼,哪里被别人如此关心过啊?

        临别之时,刘浪突然好奇心起,多问了一句:“对了,尚姐,你老公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啊?他……是怎么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