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操场断头尸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操场断头尸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房间里面传来的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带着一股诱人的味道。

        “广财,我听说梦里香那里有很多好玩的,啥时候带我去玩玩好吧?”

        另一个男声嘿嘿一笑,就连语气中都带着一丝迷醉:“小倩,那种地方有啥好玩的啊。嘿嘿,要不我带你去国外,我们好好待几天?”

        “不要不要嘛,我就想去梦里香,连做梦都会香呢。”

        女声极其爱昧,极尽撒娇之能势。

        刘浪在外面听得脸滚烫,在心中暗暗骂道:妈的,这个易容的陆小倩果然在这里。她到底有何企图?该死,回头我一定要回来查清楚。

        之前刘浪来过,也知道肥头大耳的电台台长屈广财的德性。

        这个屈广财一直垂涎陆小倩,这次终于弄到手里,哪里还不可劲的享受。

        刘浪此时懒得听他们俩人腻味,心里惦记着学校里发生的事,连忙也转身下了楼,打了辆车直奔学校而去。

        等刘浪来到学校操场的时候,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两辆警车停在操场外围,很多人都在围观。

        刘浪往前挤了挤,前面一个维持秩序的学校保安见刘浪往前挤,抬手就往外推,边推还盛气凌人的冲着刘浪喝道:“挤什么挤!这里没热闹看,刑警在办案呢。”

        刘浪瞅了那个保安一眼,见他脸上长了一个大麻子,正是门口整天拿着一双贼兮兮的眼神扫视着学校女同学的保安。

        “哼,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刘浪老早就看这个保安不顺眼了,今天见他狗仗人势,竟然还敢拦自己,心里不禁有些恼火。

        张了张嘴,刘浪没有反驳,正想将那枚警徽拿出来吓唬吓唬他,却忽然听到操场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刘兄弟,快过来!”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牛大壮也在现场,正朝着自己招手。

        麻脸保安登时目瞪口呆,盯着刘浪,又看了看牛大壮,一脸的惊讶。

        “同学,你、你认识刑警?”

        刘浪鼻子一哼,仰头道:“朋友而已。”

        说着,刘浪往前一挤,麻脸保安连忙讨好般的将挡住刘浪的人推开,谄媚的喊道:“让开让开,别影响刑警办案。”

        刘浪也懒得跟他计较,挤进去之后,直接急跑了两步,来到牛大壮的面前,问道:“牛哥,出什么事了啊?”

        牛大壮冲着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努了努嘴,说道:“你过去看看吧。这次怕有什么遗漏的,周张也直接跟来的,正在现场验尸呢。”

        警戒线外围的记者此时也疯狂的往里挤,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不绝于耳。

        那些保安根本不让靠近。

        本来嘛,这种事情哪里能让记者轻易拍到。

        可是,牛大壮却一反常态,走到一名记者面前,一指她,说道:“你进来吧,其它人都在外面看着。”

        那名记者正是刘浪在广电大厦碰到的那个女人。

        女人长得倒还可以,但看起来也得三四十岁了,脸上涂了一层化妆品,只是刚才这一会儿已挤出了一身的汗,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浸透,正贴在了身上。

        女人一见有机会进去采访,顿时大喜,连声感谢,可刚进去,一看刘浪也在里面,不禁愣了几秒,冲着刘浪点了点头,也顾不得说话,快速朝着事发地点跑了过去。

        事发地离刘浪站的地方不过十步远,刘浪也跟着跑了过去。

        走近一看,周围已围了好几个人,周张正戴着手套,拿着镊子在检查死者的身体。

        开始时刘浪并没有注意,只是看到一个穿着短裤的女性尸体上身被盖了起来。

        可是,那名女记者却突然间啊的尖叫一声,面露惊恐,指着尸体不远处的地方颤声叫道:“头、头、头……”

        顺着女记者手指的方向,刘浪一看,顿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艹,这死者的脑袋怎么直接掉下来了啊?

        刘浪也吓了一跳,可毕竟见识多了,没有女记者那般失态。

        女记者本来是要来采访的,可一看到那个脑袋之后,立刻跑到一边,疯狂的吐了起来,恨不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一样。

        刘浪皱了皱眉头,仔细观察了一番。

        现场应该基本是没动的,只是死者的上身盖了一块白布,但其它的其中却没有被移动的痕迹。

        死者的脑袋就在尸体的三步之外,仰面朝天,面无表情,长头发遮住了半边脸,但脑袋附近却没有一滴鲜血,只是在尸体的身下有一滩血。

        尸体下身短裤,脚下穿着运动鞋,似乎是刚在操场跑步来着。

        周张检查了一半天,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脸上的疑惑越盛,边检查着还边嘀咕道:“咦,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牛大壮走上前,问道:“周大哥,怎么回事?”

        周张抬头看了一眼牛大壮,茫然的说道:“从这具尸体的脖子上来看,尸体根本不是新死的。

        可奇怪的是,尸体的身体却是刚死不久,现在竟然还有残留的温度。”

        “啊?”

        牛大壮一听,顿时张大了嘴巴,就连周围的一些刑警也惊恐不已,一脸的难以置信。

        牛大壮声音都开始打起了哆嗦:“周大哥,你可别吓我,你、你的意思是这具尸体脑袋其实早就掉了,但身体还活着?”

        周张点了点头,并不肯定的说道:“对啊,根据尸体的情况,的确是这样,可是……”

        周张正说着,一转头正看到刘浪也站在一边,不禁嘴角一动,连忙站了起来,拉起刘浪走到了一边,低声问道:“刘浪,你跟我说说,尸体变成这样,有可能吗?”

        事实就在眼前,怎么会没有可能。

        可是,周张似乎还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周张已经见过刘浪的本事,自认为这种情况已超出了正常的范围,自己根本解释不了,可能刘浪会给自己一些答案。

        刘浪并没有检查女尸的身体,本来以为这具女尸可能跟林弥月身中蛊虫的情况相似,但脑袋直接搬离,这却太让人毛骨悚然、匪夷所思了。

        看着周张一脸期待的盯着自己,刘浪连忙说道:“周大哥,先让我看看尸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