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预言家?
  • 第五百二十五章 预言家?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百度搜索新啃文看最新小说更新!!![]陆小倩死了,这点成为了不争的事实,可刘浪却搞不明白,那个丑陋无比的人易容成陆小倩,到底有什么企图?

        刘浪这次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个易容之人,那个人可能连吴暖暖都不知道。

        刘浪看到牛大壮突然出现,不禁心中有些纳闷,扒在阳台上听了一会儿。

        说到吴暖暖的父亲,吴暖暖脸色逐渐暗淡了一些,轻轻摇了摇头,道:“大壮,不说这些了,你既然来了,我们就讨论讨论最近那些女性被杀的案件吧。”

        “啊?暖暖姐,你身体刚好,没必要这么着急来管这件案子吧?”

        牛大壮一愣神,似乎有些吃惊。

        吴暖暖摇了摇头道:“大壮,我的身体没事,这件案子太过奇怪,恐怕晚破一天,就会有更多的人死。”

        吴暖暖说这话时,牛大壮的眼皮却急速跳动了两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刻意将目光移到了一边,看到墙上挂着的照片。

        “暖暖姐,小倩姐姐她?”

        牛大壮显然也认识陆小倩。

        吴暖暖一听牛大壮提起陆小倩,脸上的表情一紧,似乎根本不愿提起。

        “大壮,你不要转移话题。”吴暖暖冷声道。

        刘浪在外面听着,心中却不自觉的思索了起来。

        陆小倩坚持到最后一刻,只想跟吴暖暖告别,可尸体却不翼而飞,而吴暖暖也没追问,似乎已经知晓了一切。

        如果那个女司机说的是真的,那将陆小倩尸体化掉之人,极有可能就是易容之人。

        想到这里,刘浪不禁也有了一些头绪,正想跳下去离开时,却突然又听到吴暖暖说道:“大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刘浪本来也没多想,更不知道吴暖暖为何会突然问起这句话,两只脚一用力,再次蹲在了阳台上偷听。

        牛大壮听到这话,脸色变了数遍,目光一直躲闪不已,声音却打起了哆嗦:“暖、暖暖姐,你、你说什么啊?怎么会突然这么说啊?”

        “大壮,你不用管我怎么说,从你来刑警队的第一天就是我带着你。我知道你心性不坏,你可不要为了某些虚无的东西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吴暖暖说得很严肃,边说着目光也死死的盯着牛大壮。

        牛大壮脑门上滚出汗来,连声说道:“暖暖姐,你、你说什么啊?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呵呵,我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没、没事我先走了啊。”

        说着,牛大壮转身要走。

        吴暖暖倒也没拦,而是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壮,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暖暖姐,等有空我再来看你哈。”

        牛大壮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刚跑出门口,脚下一歪,还差点儿把自己绊倒了。

        刘浪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中不禁惊奇不已。

        这吴暖暖怎么感觉跟能掐会算一般,似乎一眼就能看到一些东西,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啊?

        刚才牛大壮的表现太过明显,就连刘浪都能看出来,这个牛大壮似乎真有什么东西隐瞒着大家,看那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牛大壮走后,刘浪本来想从阳台跳下去的,但转念一想,又翻了回来,来到吴暖暖的身边,笑嘻嘻的问道:“吴警官,你怎么知道牛大壮有事情瞒着你啊?”

        吴暖暖有些发愣,瞟了刘浪一眼,挤出俩字:“感觉。”

        现在的吴暖暖对刘浪来说,像是布了一层迷雾一般,看不清,更看不透。

        刘浪又跟吴暖暖聊了一会儿,吴暖暖却什么也不肯说了。

        刘浪强压下心中的疑惑,只得告辞,临走的时候,刘浪还不忘提醒一下吴暖暖:“吴警官,我上次打车的时候听到一个传闻,说是楼下有人被劈死了,尸体被另一个人用东西化掉了,所以……”

        “刘浪,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声音冰冷,好似驱逐令一般。

        刘浪叹了口气,摇头道:“吴警官,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下楼之后,刘浪走到小区门口,正看到看门的老头在跟何尚下象棋。

        两人一老一少,似乎下得非常兴奋。

        只见何尚已挽起了袖子,嗓门极高:“大爷,快点,我要吃炮了啊。”

        老头满脸通红,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一只手抱着大黄猫,另一只手拿着一枚棋子,举棋不定。

        “小何,别催,别催啊。”

        刘浪一看这副情景,顿时乐了,没想到何尚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一套。

        “咳咳。”

        走近之后,刘浪故意清了清嗓子,哪儿知俩人连头都没抬,根本无视刘浪的存在。

        刘浪这个郁闷啊,不禁脸色变了变,压低声音哼道:“何尚!”

        “下棋呢。”

        何尚抬起手摆了两下,突然间又停在了半空,然后慢慢转过头,一看到是刘浪,思绪似乎被瞬间拉了回来。

        “姐、姐夫……”

        刘浪阴着脸,也不说话。

        何尚连忙站起身来,对着老头说道:“大爷,不下了不下了,我认输。”

        说着,何尚毕恭毕敬的站在了刘浪的面前,嬉皮笑脸的说道:“姐夫,你、你那边的事忙好了?”

        “哼,还好意思说,你倒是跟我说说,你为何跑到医院门口卖符?”

        说着,刘浪背着手就往外走。

        何尚连忙拿起包,跟在刘浪身后。

        看门的老头根本还没从棋局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枚棋子犹豫不决,嘴里还嘀咕着:“小何,我平生难逢对手,没想到跟你小子竟然打到了一起,看我今天不杀你个……”

        老头抬起头来一看,对面空无一人。

        老头一脸的疑惑:“咦?人呢?怎么又不见了?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又是幻觉?”

        老头低头看了看棋盘,自言自语道:“奇怪了,前几天看到一个大活人在我面前消失,今天又以为有人跟我下棋。哎,看来真是老了,咋老是出现幻觉呢。”

        老头边摇头边叹着气,一只手摸着大黄猫,皱巴巴的脸上显出一丝落寞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