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来者不善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来者不善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这就是爱!

        一句话,像是突然间将刘浪的心结打开了一般。 新匕匕奇新地址:m

        刘浪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以前的一切,都让他随风散去吧,将来,掌握在我们手中。

        刘浪不禁有些激动,狠不得上前抱住吴暖暖,畅快的抒发一下心情,然后庆祝她能够再次醒来。

        可是,还没等到刘浪有所动作,吴暖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犹如当头泼下的一盆冰,再次回归了冰点。

        “可是,现在的我,却再也不会有任何感情了。”

        说着,吴暖暖慢慢弯下了腰,从地上拣起一块玻璃,当着刘浪的面,用力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两下。

        刘浪大惊,心情跟过山车一般,上下起伏着,眼见吴暖暖想要自残,不禁大急,刚想上前劝阻,可身体却突然间定住了。

        刘浪看到了吴暖暖用玻璃划胳膊的力度,就算是牛皮,恐怕也得划破一道大口子。

        可是,让刘浪惊奇的是,吴暖暖的手臂上不但没有出现伤口,反而连变红都没有,更别说会有鲜血流出来了。

        刘浪猛然间想起了在冯一周办公室时,滚烫的热水都没有给吴暖暖的手上留下半丝痕迹。

        刘浪彻底愣住了,声音也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吴、吴警官,你、你的皮肤……”

        “呵呵,刘浪,这正是我想告诉你的。我的皮肤根本不会受到伤害,而我的身体,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厉害了。”

        “我知道,当时在冯队的办公室里,你们肯定都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你们或许会以为那只是天方夜谭。可是,刘浪,我告诉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吗?”

        刘浪哪里还会不信,肯定是那断骨重生之法出现了意外,让吴暖暖发生了异变。

        刘浪没有想到,自己损失了仙脉,不但让吴暖暖活了,还让她长出了小拇指,甚至让她有了以前没有的能力。

        女超人?

        刘浪心情有些复杂,莫名想起了女超人,可是,刘浪隐隐觉得,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吴暖暖边说着,抹了一把眼泪,轻轻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刘浪,其实你不知道,在我醒来之后,我不再敢想你。一想起你,就会钻心的疼,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我知道,我要彻底忘了你。”

        吴暖暖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似乎从认识刘浪开始,总共加起来的话都没有这么多。

        吴暖暖似乎想要将所有的话一口气说完一般,眼中的泪水好似滂沱大雨一般,滚滚而下。

        刘浪突然间明白了,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吴暖暖这副冰冷的模样,其实完全是身不由已。

        刘浪忽然间想起了杨过身上中的情花之毒,甚至想起了大化西游里至尊宝头上的紧箍。

        菩萨说过:至尊宝,自从戴上紧箍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个凡人,而同时你也要抛掉世间的一切情感,一心保护你的师父西天取经。

        如果你动了感情的话,紧箍会让你痛不欲生。

        痛不欲生!

        刘浪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割了一刀般,奇痛难忍。

        可刘浪此时已根本顾不上疼痛,上前抓住吴暖暖的肩膀,高声喝道:“暖暖,你、你难道真的能忘记我吗?”

        且不说刘浪对吴暖暖是否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就算是兄弟哥们的义气,想要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多么悲伤?

        刘浪大声喊叫着,像是要把心中的不满完全发泄出来一般。

        吴暖暖双颊挂泪,脸上却冰寒如雪。

        “刘浪,有得就有失,我已经看开了,这样来说,也许才是我最好的结局。”

        “结局?哈哈,结局?暖暖,什么是结局?就算你真的被困了紧箍,就算你真的中了情花毒,我就不相信,我刘浪堂堂男子汉,只会坐以待毙!”

        说着,刘浪的双眼中透着坚毅,沉沉的低吼道:“暖暖,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弄明白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回到自己,不再只是一个空负强悍**的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呵呵……”

        吴暖暖嘴角轻轻一动,冷笑了一声。

        刘浪心头一震,忽然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正想解释,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吧嗒、吧嗒……”

        刘浪一愣,只见吴暖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刘浪会意,强压下心中激烈的情感,朝着阳台急窜了两步,再次翻身扒在了阳台之上。

        这种时候如果有人来,还是小心点为妙。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吴暖暖收拾了一下思绪,清了清嗓子,问道:“谁啊?”

        “暖暖姐,是我啊,牛大壮。”

        “啊?大壮啊?我马上来。”

        吴暖暖打开门一看,果然是牛大壮。

        只见牛大壮身穿警服,手里捧着一把新鲜的百合,面带微笑,一见吴暖打开门,先是一怔,立刻又将手中的百合送到吴暖暖的面前,微笑道:“暖暖姐,见你康复了我还不太相信。暖暖姐,你知道吗?我感觉自己都像是在做梦一样,太兴奋了。”

        吴暖暖没有接花,而是笑了笑,闪身让开门,说道:“大壮,进来坐吧。”

        牛大壮刚一进门,就看到了门口那堆破碎的玻璃。

        “暖暖姐,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哦,一不小心打碎的。”

        吴暖暖已擦干了脸上的泪,可依旧面无表情。

        牛大壮似乎来意不善,也没再多追问,见吴暖暖坐到了沙发上,也自顾自的靠了过去。

        牛大壮环顾了一下房间,然后再次将目光移了回来,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哎,暖暖姐,这里装修的倒不错,可还是有点小啊。暖暖姐,有没有想过换一套大房子啊?”

        “大壮,这是我的父亲留给我的,是钱根本买不来的。”吴暖暖轻描淡写的说道。

        牛大壮一听,顿时愣住了,“啥,暖暖姐,你、你父亲?”

        一直扒在窗外的刘浪也同样震惊,不明白吴暖暖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所有认识吴暖暖的人都知道,吴暖暖打小就是孤儿,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父亲,而且还给她留下了一套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