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异变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异变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纵火的身影正是老鼠精。 新匕匕奇中文网新地址:

        刘浪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此时被无邪鞭疯狂的吸着鲜血,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也像是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地。

        刘浪意识已经模糊,两只眼睛朦朦胧胧中看着地下室里的情景。

        大火烧的飞快,血池里的血仿佛松油一般,燃烧的极其迅速,那些血池中尚未爬出的七彩蛊蛇大都已被烧成了灰烬。

        本来围绕在刘浪身边的蛊蛇,似乎也极为忌惮大火,快速的冲向刘浪,想试图将刘浪啃噬掉。

        可是,那些七彩蛊蛇每咬在刘浪的身上,无一例外全部抽搐而死,浑身上下皮囊纷纷脱落,只剩下了犹如棒槌一般的蛇骨。

        马家老祖愤怒至极,速度快如闪电,直扑向躲在角落里的老鼠精。

        老鼠精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马家老祖这只飞僵的对方,放完火后,朝着刘浪喊了一声,刺溜一下钻进了地底下。

        马家老祖速度虽快,但对于这种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钻地的老鼠,竟然没有半点办法。

        马家老祖刚扑到墙角,老鼠精不见了。马家老祖顿时勃然大怒,嗷嗷叫着,回头一看,却见血池中的火势已熊熊燃烧而起。

        “该死,竟然知道我这饲血之法最忌火烧,气煞我也!”

        马家老祖大吼一声,左右徘徊了两圈,见没有老鼠精的影子,早就气得七窍生烟,回身再次冲着刘浪扑了过去。

        令人奇怪的是,血池虽然火势汹涌,但并不似普通的液体一般,会生出滚滚狼烟。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这些火焰竟然没有半点温度,几乎没有任何灼烧感。

        就这一会儿工夫,马家老祖再次回到棺材前,看到眼前的情景时,顿时又气得双眼通红,须发青紫。

        那些七彩蛊蛇此时无一例外全部死翘翘了,根本没有一条存活的。

        再看刘浪,那条无邪鞭犹如镶嵌进了刘浪的肩头,好似一条牛尾巴一般,不停的左右摆动着。

        刘浪整个人看起来苍白如纸,脸上跟身上完全失去了血色,跟一块石头一般,僵硬无比,一动也不动。

        马家老祖本来狰狞的面孔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哼哼,终于啊,你死了,终于死了。只要你死了,我就能重新做人,就算死了这些七彩蛊蛇,也是合算的,嘎嘎,嘎嘎……”

        马家老祖狞笑着,喷火的双眼猛然间一凝,伸出一双尖利的手爪,疾速朝着刘浪扑了过去。

        噗……

        一声闷响,马家老祖将指甲直接扎进了刘浪的肩头,用力往上一提,悬空将刘浪的提了起来。

        马家老祖的指甲足足扎进去三四厘米,如果按照平时来说,鲜血肯定会喷涌而出。

        可是,让人惊奇的是,刘浪肩头流出的鲜血刚刚滴出一滴,很快就凝固了起来,几乎是眨眼间就将刘浪的伤口与马家老祖的指甲契合在一起。

        马家老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缓缓张开嘴,露出了满口的尖牙。

        “嘎嘎,我已经闻到了你的血腥的气味,好闻,简直太好闻了……”

        马家老祖低下头,朝着刘浪的脖子咬了下去。

        这一口下去,恐怕连脖子都会咬断,再多几条命也不够交待的。

        正在此时,刘浪猛然间睁开眼睛,目露凶光,忽然间咆哮一声:“啊……好疼!”

        刘浪大吼一声,脑袋朝着旁边一侧,快速的躲开了马家老祖的尖牙,张口朝着马家老祖的脖子上咬了下去。

        嘎吱。

        马家老祖的脖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刘浪的牙齿直接扎进了马家老祖的脖子。

        马家老祖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直愣愣的双眼,似乎还有些发懵。

        这是什么情况,刚开明明不是我要咬你吗?怎么突然间反过来你咬我了啊?

        可是,仅仅几秒钟之后,马家老祖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这个小子面前,连个鸟儿都不算。

        马家老祖挣扎了两下,可身体像是被点了穴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这下马家老祖终于怕了,厉声吼道:“你、你是什么东西,快、快点放开我!”

        刘浪没有吭声,好似一只噬血的狂兽一般,疯狂的吮吸着马家老祖体内的血液。

        而马家老祖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干瘪下去。

        更让人惊悚的是,刘浪肩头的鲜血,像是倒流一般,正在顺着马家老祖的尖指一点一点往上渗出。

        鲜血像是具有极强的腐蚀力一般,碰到马家老祖的尖指,尖指就会慢慢被腐蚀,只剩下锃光发亮的白骨。

        等鲜血爬到了马家老祖的前臂时,那些本来就有些暗灰色的皮肤,立刻起了气泡,咕嘟咕嘟往外冒,很快就被完全腐化掉,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

        马家老祖此时的惊恐已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身体犹如僵石一般,惊恐无比的大叫着:“放开,快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只要你放开我,我就教你饲血之法,教你黑巫术,将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

        马家老祖的身体就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般,很快就干瘪成了一只瘦猴子。

        刘浪根本不为所动,像是发了狠一般,抬起一只手,一把抓住无邪鞭的手柄处,刺啦一下拽了出来。

        无邪鞭发出嗡嗡一声蜂鸣,像是横空出世的蛟龙一般,从刘浪肩头飞出的同时,朝着马家老祖的胳膊就劈了下去。

        “咔嚓!”

        一声清脆的震响,无邪鞭正砍到了马家老祖那只扎进刘浪肩头的胳膊上。

        那只胳膊在无邪鞭面前,仿佛易碎一块的玻璃,霎时间断成了两截,而留在刘浪肩头的那半截,只剩下了森森的白骨。

        刘浪两眼一瞪,抬起一脚,冲着马家老祖的腹部狠狠的踹了下去。

        “砰!”

        一声闷响,马家老祖只哀嚎了两声,身体径直倒飞,扑通一下被摔进了血池之中。

        “啊?可恶的小子,你杀了我,马家那些族人……”

        马家老祖话还没说完,那燃烧的血池忽然间化成了一道巨大的火团,直接将马家老祖卷入了其中,同时将他最后的声音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