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情之请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情之请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回头一看,见正是自己帮忙埋藏骸骨的那只女鬼。

        女鬼穿着一身白衣,依旧还是之前的素衣打扮,正直勾勾的盯着刘浪,嘴角轻轻一动,眼中满是热切。

        刘浪本来脚已抬了出去,一看到女鬼,连忙收回脚,低声问道:“你、你怎么还在这里?”

        听到这话,女鬼神色顿时黯淡了很多,长长叹了口气道:“哎,这只飞僵行为极其古怪,根本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他将我的骸骨放在桥头之后,我的魂魄也无法重新轮回,而且必须听服于他。”

        刘浪刚开始对这只女鬼还有些怀疑,此时见女鬼并不像说谎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看你骸骨的样子,应该是死了很长时间了,那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女鬼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双眼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下,说道:“先生,我看那只飞僵匆慌逃了回来,潜入了地下室,应该正是被您所伤吧?”

        刘浪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你知道那只飞僵去了哪里?”

        女鬼点了点头,轻声呢喃道:“嗯,先生,我当然知道。不过,在去找它之前,我想给先生讲讲我的故事。”

        刘浪喜欢听故事,而且喜欢听美女讲故事,此时老鼠精还没有回来,自己贸然前往也极为不利,反正也是等。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刘浪点头,一抱拳道:“好,如果你信得过我刘浪,你知道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女鬼名叫翠花,虽然名字很俗,但读过书、上过学,可毕业一心想要帮助贫穷落后的地区,便参加了志愿者,来到这里比较偏僻的乡村支教。

        可没想到,翠花却死在这里,成了一只客死他乡的孤鬼。

        正因如此,翠花死后,也一直有个希望,能再回家看一看,了却此生的心愿。

        可是,在变成鬼之后,翠花却发现,自己的魂魄受到了禁锢,不但要听从马家老祖的命令,甚至根本离不开这个村子。

        按说飞僵只是一具厉害的尸体,哪里会懂得禁锢甚至操控灵魂之术啊。

        刘浪听到这里,不禁大惊不已,忙问道:“禁锢魂魄?这、这怎么可能?”

        翠花幽幽的看着刘浪,轻声叹道:“先生,开始时我根本不知道它是只僵尸,可后来一次无意之中,得知它是僵尸,而且似乎还跟什么黑巫教的人做过交易。”

        “啊?交、交易?”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心猛然间震了一下,怔怔的盯着翠花,一脸的难以置信。

        刘浪心里非常明白,就算马家老祖是一只飞僵,可怎么可能会懂得魂魄操控?

        而且马家老祖似乎也隐隐提到过黑巫术,此时一听,顿时又惊又奇。

        听完翠花的讲述之后,刘浪不禁倒吸了一凉气,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般,揪心。

        刘浪一直想不明白当初雁氏集团是如何弄到的飞僵血,甚至雁西还让自己变成了半人半僵,此时不禁豁然开朗。

        原来,这背后都是玉面在捣鬼。

        据翠花描述,她曾经无意中见过马家老祖在修习黑巫术,而且,曾经还有一个身着旗袍的女人三更半夜悄悄从外面潜入进来,教习马家老祖黑巫术。

        刚开始翠花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甚至在干什么,可一次无意中,翠花得知,原来马家老祖正是用黑巫术禁锢了那些被自己咬死的人的魂魄。

        翠花将女人的长相稍微一描述,刘浪也更加肯定,那个教马家老祖黑巫术的,指定就是玉面。

        黑巫教就那么几个人,跟雁氏集团扯上关系的,除了玉面就是乌不骨。

        这种事情显而易见。

        玉面肯定用黑巫术跟马家老祖做交换,换取了飞僵血,让雁氏集团研究。

        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阴谋。

        娘的,当初让玉面逃走了,就是一个祸害。不过……

        刘浪转念一想:对啊,说不定还能从这只飞僵口中套出点什么呢。

        抬起头来,看着欲言又止的翠花,刘浪不禁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翠花抿了抿嘴,似乎有些纠结,又像是怕刘浪不会答应。

        “先生,从您将我的骸骨埋起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您是大能之人,我、我有个不情之请。”

        “有什么事就说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刘浪皱了皱眉头,心中也有了打算。

        这只女鬼并不坏,如果自己能帮得上忙,帮一把倒也无所谓。

        翠花一脸的热切,正想说话,忽然间听到假山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刘浪转头一看,却见老鼠精脑袋上正顶着一撮草,半截身子没入土中,两只贼溜溜的小眼睛看了看刘浪,又看了看翠花。

        “老花生,情况摸清楚了?”

        一看到老鼠精,刘浪立刻来了精神。

        老鼠精将脑袋上的一撮草弹掉,疑惑的看了翠花一眼,小嘴一咧,问道:“师父,这只女鬼挺漂亮的,不知是否可以……”

        一看到老鼠精那双小眼睛,刘浪立刻就明白了。

        这老鼠精虽然自己不好色,可却挺讲义气,看着女鬼,似乎立刻就想到了抓给那五只阴伏鬼。

        刘浪两眼一瞪,没好气的说道:“老花生,她是翠花,也是受害者,别打她的主意。”

        “哦哦哦……”

        老鼠精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挖了一眼,那眼神中像是在说:我有韩晓琪那只女鬼师娘了,你可别再想着给我找二师娘了啊?

        刘浪哪里会理会老鼠精这双感情丰富的眼神啊,见老鼠精表情变幻,迫不及待的问道:“行啦,先别管翠花了,快点告诉我,你找到那只飞僵了吗?”

        老鼠精一听,立刻收起了嬉笑的表情,连连点头道:“嗯,师父,我找到了,是在地下室。可是,那里似乎外面被布了什么阵法,我不懂,怕打草惊蛇,不敢贸然进去。”

        “嗯?阵法?你确定?”

        刘浪狐疑,转头看了翠花一眼。

        翠花知道马家老祖的藏身之所,此时见刘浪看着自己,赶紧说道:“先生,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阵法,可是,的确让人很奇怪。”

        “奇怪?怎么个奇怪法?”

        “呃……”翠花想了想,并不确定的说道:“那个地方,给我的感觉,非常阴暗潮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