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进入宅院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进入宅院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追问之下,不但连眼镜的爷爷,就连老鼠精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像这种阴司投胎之人,恐怕在阴司的职位还不低,因为某种原因被迫轮回,也丧失了自己的记忆。

        而正因如此,其在阳间的**也不是普通的**所能比拟的。

        刘浪怔怔的听着,心中不禁震撼无比。

        刘浪本以为对鬼物有一些了解了,可现在才发现,这个世界上诡异的事情太多了,还真应了那句话了,活到老学到老。

        眼镜跟自己爷爷的魂魄又做了一番告别之后,刘浪用超度咒将眼镜的爷爷超度了,然后跟眼镜一起,将眼镜爷爷的尸体安葬了。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跟眼镜将韩美丽的尸体扶到了床上。

        再次仔细看时,刘浪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韩美丽的尸体竟然像是在冰箱里放过一般,身体冰冷异常,而她整个人也犹如睡美人一般,双眼紧闭,可除了身体冰冷以外,竟然跟活人没有任何的不同。

        眼镜失去了爷爷之后,听到老鼠精的话,不禁心情也好了很多,怔怔的看着韩美丽的尸体,喃喃的自语道:“美丽,不论如何,我一定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你的。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的伤感也减轻了几分。

        趁眼镜不注意之时,刘浪跟老鼠精悄悄退了出去,沉着脸低声问道:“老花生,你说的是真的?”

        老鼠精一愣,似乎不明白刘浪的意思:“师父,什么真的假的啊?”

        “我说关于韩美丽的身份。”

        老鼠精立刻小鸡般啄米道:“当然,我爷爷的爷爷根本不会骗我的。”

        说着,老鼠精小眼一眯,鬼鬼祟祟的说道:“师父,我敢打保证,阴司肯定出事了,否则,不会轻易将这种重新投胎的人招回去的。”

        刘浪白了老鼠精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好吧,阴司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但那只飞僵今天却必须要收拾了。”

        边说着,刘浪眼中露出了狠毒之色。

        老鼠精看到刘浪的样子,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自告奋勇的举着小爪说道:“师父,那东西肯定会逃回大宅子的,我带你去。”

        “那、你没事了?”

        老鼠精无所谓的晃着小脑袋,咧嘴一笑,似乎极为乐观:“嘿嘿,师父,我受伤重了顶多损点修为,又死不了,而且,我相信,跟着师父,我的修为很快就会涨回来的。”

        老鼠精两只小爪往地上一扒,四爪着地,刺溜伸出了一条尾巴。

        刘浪本来还想劝慰两句,结果忽然间发现,人家老鼠精根本没放在心上。

        心中一动,刘浪看到老鼠精第一次露出了自己的尾巴,不禁大为好奇。

        只见老鼠精的尾巴跟一条麻绳一般,足有一米多长,几乎跟老鼠精的个头都差不多了。

        刘浪并不明白老鼠精突然摇起自己的尾巴干嘛,迷惑道:“老花生,你要干嘛?”

        老鼠精回头朝着刘浪嘿嘿一笑,道:“师父,那处宅子我熟悉,我带着你从地下过去。”

        “啊?从、从地底下?”

        刘浪顿时惊愕不已,刚刚张大了嘴巴,却见老鼠精忽然将尾巴朝着自己的手心一甩。

        刘浪一把抓住老鼠精的尾巴。老鼠精两只前爪往地上一扒,立刻显出一个半米见方的洞口。

        “师父,我们老鼠虽然打斗不行,但钻地的本事还没有几种妖精能够比得上呢。”

        老鼠精边说着,身体嘀溜一下钻进了泥土之中。

        刘浪跟着老鼠精,一下子没入了泥土之中。

        令刘浪没想到的是,这泥土下面大都非常潮湿,可并没有丝毫的窒息感,虽然光线很昏暗,几乎到了不能视物的地步,但拽着老鼠精的尾巴,速度却也很快。

        老鼠精在前面带路,刘浪拽着尾巴跟在后面。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老鼠精忽然停下脚步,压低声音说道:“师父,这里就是那家宅院了。”

        “上面?”

        “嗯,昨晚我探查过,这里房间不少,如果要找到那只飞僵不容易,我先出去闻闻。”

        说着,老鼠精身体往上一倾,顿时一道亮光闪了进来。

        “小心点。”

        刘浪低声叫了一句。

        顺着老鼠精钻的洞爬了出来,刘浪弯着腰,朝着周围打量了一下,不禁暗暗咋舌。

        这个宅子是典型的古代宅院。小桥流水假山阁楼应有尽有,虽然占地面积不足十亩,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老鼠精带着刘浪钻出来的地方,正好在一座小假山的后面。

        在靠近假山的地方环绕着一泉清水,在清水上还有一座小桥。

        小桥延伸之处是一道长长的厅廊,而厅廊的一侧是一间挨着一间的房屋。

        看着这座宅子的建筑,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个马家老祖以前是干什么的啊?竟然能造出这种东西?

        刘浪绝对不相信这个村子的人能有本事造出这种宅院,唯一的可能就是马家老祖凭借自己意识中的记忆建造的。

        可既然能建造出这种别具一格的宅院,其身份可能也不只是个老农民那般简单。

        当初跟着马有德去石窟村时,刘浪根本没有仔细问马家老祖的身份,此时一看,不禁起了好奇。

        刘浪趴在假山后面,屏住呼吸,仔细观瞧着四周。

        院子里没有半个人影,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小虫子的鸣叫都听不见。

        刘浪此时并不确定那只马家老祖的飞僵是否逃回了这座宅院,甚至不知道排骨是否还活着。

        心中忐忑不已,可又敢轻举妄动。

        刘浪看了一会儿,见老鼠精还没有回来,不禁有些心急。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我得自己找找。

        这么想着,刘浪有点后悔没有带着风越宛如那四只鬼了。如果带着他们,完全可以让他们给自己当眼线,想找人也容易很多。

        刘浪往外探了探身,正想越出假山,忽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阵阴风,紧接着,一个声音幽怨的叹息了一声,“哎……”

        刘浪回头一看,顿时又惊又喜:“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