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七十六章 阴司之人
  • 第四百七十六章 阴司之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韩美丽虽然是被马家老祖勒死的,也属于横死之人。 新比奇中文网

        横死之人,阴间几乎不会收的,但是,却不知为何,韩美丽竟然这么快就被阴差拘了去。

        为什么?

        难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吗?

        刘浪想不通透,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却见眼镜已经将韩美丽的尸体扶了起来,跪在了遗像的面前。

        眼镜双眼垂泪,脸上说不出的悲痛,声音阴森恐怖,犹如从地底下传出来的一般。

        “浪人刘,爷爷已经不在了,我希望你能给我跟美丽当征婚人。”

        刘浪怔住了,他根本没想到眼镜对韩美丽的感情竟然这般深。

        “眼镜,美丽她……”

        刘浪想说话,可是,眼镜却一摆手,道:“浪人刘,不用多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浪人刘,如果你不当我们的征婚人,那我们只能对着爷爷的遗像磕头了。”

        说着,眼镜一只手扶着跪在地上的韩美丽的尸体,一只手撑在地上,就欲下拜。

        刘浪连忙上前拉住眼镜,急道:“眼镜,你、你想不想再见你爷爷最后一面啊?”

        眼镜一愣,猛得抬起头来,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这般说。

        刘浪缓缓将锁鬼符拿了出来,口中念念有词,将眼镜爷爷的魂魄放了出来。

        眼镜只是看着刘浪拿着锁鬼符,并不能看见老人的魂魄,不由得更加的迷惑:“浪人刘,我爷爷都死了快一个月了,你、你说什么胡话呢?”

        刘浪没有吭声,而是滴出了两滴牛眼泪,涂到了眼镜的眼皮上,然后指着遗像前的供桌。

        眼镜面露狐疑,转头朝着刘浪手指的方向一看,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啊?爷、爷爷?真的是你?”

        老人的目光有些柔和,但似乎对眼镜的印象已经不深了,呆呆的看了眼镜一会儿,深陷的眼窝竟然慢慢流出两滴泪来。

        老人干瘪的嘴唇轻轻一动,声音沉闷,仿佛喃喃自语一般:“小墨?你、你是我家小墨?”

        “是,爷爷,是我,是我!”

        眼镜大喜过望,激动的站起来,上前扑向老人的魂魄。

        可是,老人是魂魄之体,本来就是虚的。

        眼镜这一下扑了个空,猛然间有些恍惚,似乎突然间意识到了自己的爷爷已经死了一般,眼泪再也止不住如滂沱大雨一般,倾泻而下。

        “爷爷?爷爷,你、你真的不要小墨了吗?”

        眼镜缓缓的转过身,回到韩美丽的身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只手按住韩美丽的尸体,另一只手按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爷爷,小墨不孝,没能让您抱上重孙子,小墨今天在这里跟您的孙媳妇拜堂了……”

        老人嘴角挂一起一丝欣慰的笑意,目光慢慢移到了韩美丽的尸体上。

        可是,老人一看到韩美丽的尸体,猛然间哆嗦了两下,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吓得急急的后退了两步,颤声叫道:“啊?她、她是?”

        老人的反应大出意料。

        别说是眼镜了,就连一直站在一旁不吭声的刘浪,都有些奇怪,这老头怎么突然这么激动啊?

        “爷爷,爷爷,您、您怎么了啊?她是您的孙媳妇?您、您见过她啊?”

        “不不不,小墨,她、她不是我的媳妇,我不敢、不敢。”

        说着,老人的魂魄不停的摆着手,脸上亦是惊恐不已。

        越是这样,刘浪不禁也大奇,上前一步急问道:“爷爷,您、您怎么了啊?”

        老人惊恐的看了一眼刘浪,眼中略一迟疑,然后转头看着韩美丽的尸体,怔了半响,才颤声说道:“她、她是阴司之人,根本不是我的孙媳妇。”

        老人这句话一出,刘浪登时张大了嘴巴,急问道:“啊?她是阴司什么人?”

        老人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我不知道,我感觉到她身上残留着阴司的气息,让、让我恐慌,我、我不敢有这种孙媳妇。”

        震惊。

        眼镜跟刘浪同时陷入了震惊之中。

        难道韩美丽是阴间什么人转世而来的吗?

        怪不得韩美丽刚死,魂魄就被带走了,难道真的这样?

        刘浪越想感觉这种可能性越大,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一转头,却见满脸是血的老鼠精正怔怔的盯着韩美丽发呆。

        “老花生,你没事了?”

        老鼠精显然已不疼了,可两只手却退化成了两只老鼠爪。

        此时老鼠精的模样极为古怪,除了脑海跟身体是人形的之外,四肢竟然全部退化成了老鼠爪。

        看着老鼠精的模样,不用想刘浪也知道,肯定是刚才受伤太重,老鼠精损了修为。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这老鼠精对我是真心不错。”

        老鼠精茫然的转过头来,看着刘浪,血乎乎的嘴张了张,声音中竟然也带着激动:“师父,听老头这么一说,我似乎也闻到了一股阴司的味道,她、她如果真是阴司的人的话,身体应该不会腐烂,所以,这次可能是阴间有什么事把她招了回去。”

        刘浪一听,不禁又惊又喜:“你、你怎么知道的?”

        老鼠精不太确定的说道:“虽然我没去过阴间,但活了这么多年,听我爷爷的爷爷说起过。”

        “啊?你还有爷爷的爷爷?”

        刘浪顿时愣住了,如果老鼠精还有爷爷的爷爷,那绝对算得上是老妖精了。

        老鼠精没有理会刘浪,似乎也忘了自己的疼痛,而是满脸的惊奇,小脚往地上一撑,站起身来,缓缓走向韩美丽。

        “我爷爷的爷爷曾经告诉我,如果阴司不是通过轮回,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转世的话,那这个人魂魄被阴司收回去之后,身体不但不会腐烂,而且还能趋避鬼邪,恐怕……”

        刘浪一听,连忙抓住老鼠精,急问道:“恐怕什么?”

        “恐怕,如果有人知道这里有这么一具**,又是少不了一番争夺。”

        “我艹,谁敢!”

        刘浪跟眼镜又惊又奇,同时瞪着眼睛,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