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七十一章 遭遇了什么
  • 第四百七十一章 遭遇了什么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开始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朝着那张黑白遗像看去。

        没错,照片上的人的确是自己抓在锁鬼符里面的那个老头。

        “难道自己把眼镜的爷爷给抓了?”

        刘浪心里纳闷,可此时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也不能随便放出来。

        刘浪又朝着屋子里打量了一番,并没有看到眼镜的人影。

        奇怪?难道眼镜跟韩美丽都不在吗?

        刘浪没有进去,而是转头对院中的老鼠精说道:“老花生,你进那间屋看看,看有没有其它人。”

        刘浪指了指靠东墙的那间屋子。

        老鼠精点了点头,捏手捏脚的朝着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嘎吱。”

        同样没有锁门,老鼠精轻轻一推,就走了进去。

        见老鼠精进去,刘浪也再次转过身,走进了布置灵堂的房间里。

        一跨进房间里,刘浪顿时感觉有一股淡淡的腐臭气息扑面而来。

        刘浪连忙捂住了鼻子,紧紧皱起了眉头,一脸的狐疑。

        整个房间并不大,也就四五十平米的样子,灵堂在中央,几乎占据了一半的空间。

        灵堂的左右两边,靠左边的墙边有一张双人大床,靠右边的墙边有一口黑色的大棺材。

        刘浪此时神色紧张,看了看棺材,朝着床那边走了过去。

        刚走了两步,刘浪猛然间发现,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什么人。

        那个人被用一块白布蒙着,从头到脚,被盖的严严实实。

        腐臭的气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朝着床边急跑了两步,眨眼间冲到了床前,接着用手抓起白布的一角,嗖的将白布掀开。

        “师父,快,快过来!”

        正在此时,老鼠精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

        刘浪快速瞟了床上那人一眼,见只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死尸,连忙转过身,朝着老鼠精进去的那间屋跑去。

        刚一跑进去,刘浪还没站定脚跟,忽然间看到一个人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刘浪刚想挥手去打,猛然间听到那个人影大喊一声:“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那声音,虽然有些沙哑,但满是惊恐的愤怒,让刘浪听起来带着几分熟悉。

        刘浪还没还手,人影忽然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不动了。

        刘浪抬眼去看,却见老鼠精两只手死死的扣住了那个人影。

        那个人影,赫然就是眼镜。

        只见此时的眼镜双眼通红,头发膨胀,身上裹着一些杂草,披着厚厚的衣服,跟乞丐一般无二。

        刘浪一看到眼镜这副模样,顿时又惊又喜,连忙让老鼠精放开,一把将眼镜抱在了怀里,痛哭不止。

        “眼镜,你、你这是咋的了啊?”

        眼镜双目有些痴呆,似乎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手里正拿着一把砍刀,身体不停的战栗着,被刘浪抱在怀里,本来惊恐、涣散的目光慢慢收了回来,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你是浪人刘?”

        眼镜喃喃的说着。

        刘浪顿时大喜,连连点头,熊抱着眼镜,不停的念叨着:“是我,是我,兄弟,是我啊。”

        眼镜慢慢恢复了正常,意识到真正是刘浪之后,当啷一声将砍刀扔到了地上,抱着刘浪大哭了起来。

        “浪、浪人刘,你、你可来了啊。”

        那感觉,仿佛一声噩梦,终于就要醒了一般。

        两人抱着哭了一会儿,刘浪正想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镜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般,挣开刘浪,慌慌张张的跑出这间房子。

        这间房子原本是厨房,在靠近中央的地方有一个灶台。

        正因如此,原本不大的房间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刚才眼镜就是从灶台的旁边跑了出来,还以为刘浪是那个外乡人呢。

        眼镜甩开刘浪,急急忙忙的跑回了摆放灵堂的正屋,急冲冲的来到右手边靠墙摆放的棺材处。

        刘浪好奇,跟老鼠精使了一个眼色,也连忙跟了上去。

        眼镜跑到棺材旁,跟疯了一样,两只手按在棺材盖上,使劲的往一旁推。

        可是,眼镜本来就有些瘦弱,而如今蓬头垢面的样子,明显也消瘦了不少,力气更是少了很多。

        眼镜用力推了两下厚重的棺材盖,竟然根本没有推动半分。

        刘浪见了,也不迟疑,连问都没问,上前帮助眼镜按住棺材盖,一用力,哗啦一下将棺材盖给推开了。

        棺材盖咣当一下掉到了地上,砸得地面剧烈晃动了两下。

        刘浪刚想问眼镜这是在干嘛,目光不自觉的朝着棺材里看了一眼。

        可是,只是这一眼,刘浪立刻惊得张大了嘴巴,也顾不得跟眼镜废话,伸手弯腰,朝着棺材里探了下去。

        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人。

        那是个女人,此时气虚微弱,犹如游丝。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韩美丽。

        刘浪一看到韩美丽,哪里还顾得上其它,伸手将韩美丽拉了起来。

        可是,韩美丽一动也不动,脸色煞白,身体透着丝丝微凉。

        眼镜连忙帮着刘浪将韩美丽从棺材中弄了出来,两人合力,将韩美丽平放在地上。

        一试韩美丽的鼻息,几乎感觉不到了。

        此时韩美丽身穿素白衣,头戴白帽,一副披麻戴孝的模样。

        刘浪看着韩美丽奄奄一息的样子,顿时瞪大了双眼,一把将眼镜抓了过来,大吼道:“眼镜,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丽她、她到底怎么了啊?”

        眼镜哭丧着脸,看着韩美丽的样子,脸都白了。

        “浪、浪人刘,你别急,快、快看看美丽到底有没有事啊。”

        说着,眼镜也顾不得自己脏兮兮的模样,用力死掐韩美丽的人中。

        掐了一会儿,韩美丽没有反应,眼镜的手也开始剧烈抖动了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我只想把她藏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眼镜急得手足无措,两只眼睛开始不住的发着愣。

        刘浪此时也没工夫追问这么多,一把拽起眼镜,将他拉到了一边,随手拿起一张护身符,一下贴到了韩美丽的额头,急声念道:“急急如律令!”

        念咒之时,刘浪感觉自己的手也跟着发起了抖,声音也有些干涩。

        话音刚落,护身符上的符文慢慢变淡,一点点渗进了韩美丽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