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里外不是人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里外不是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饶九妹返回自己的房间之后,接着拿出了符咒,此时已口诵咒语,正准备对韩晓琪施法。

        韩晓琪虽然已活了千年,但毕竟是只女鬼,而且是一只受了韩氏诅咒的女鬼,哪受得了饶九妹的道术?

        刘浪眼见饶九妹就要将手中的符纸扔了出来,口中大喝一声“不要!”身体已弹射而去,迎头正扑上了饶九妹。

        饶九妹一愣,根本没想到刘浪竟然如此大胆,动作如此之快,刚念完咒语,那‘急急如律令’还没有喊出来,已被刘浪扑倒在地。

        韩晓琪脸色一变,嗖的一声瞬间钻进了刘浪的吊坠之中。

        “你、你要干嘛?”

        饶九妹尖叫一声,两手往外一撑,结果正好把自己的睡衣展开了。

        刘浪结结实实将饶九妹压在了身下。饶九妹睡衣没换,刚才被韩晓琪掀开,此时连扣子都没扣。

        霎时间,饶九妹再次春光乍现。

        刘浪本来只是想救韩晓琪,根本没想那么多,听到饶九妹的喊叫声,立刻脑袋清醒了几分,连忙伸手去夺饶九妹手中的符纸。

        哪儿成想,饶九妹此时恼羞成怒,反手抽了刘浪一巴掌,啪的一声巨响,正好将符纸贴到了刘浪的脸上。

        “急急如律令!”

        饶九妹大喝一声,双膝一屈,正蹬在刘浪的腹部,一用力直接将刘浪踹了出去。

        刘浪根本不知道饶九妹给自己使了什么符咒,被蹬出去的瞬间,猛然间感觉身上奇痒无比。

        恰好就在这时候,刚刚去卧室放下东西的排骨也走了出来,正好看到刘浪爬在饶九妹的身上,刚想赞叹刘浪竟然如此性急,在车厢过道里就跟美女滚到一起了。

        可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刘浪的身体径直飞了起来。

        下一刻,刘浪抓耳挠腮,哈哈笑个不停,跟个猴子一般,不停的上蹿下跳,脱着上衣,脱着裤子,不到一分钟已将浑身上下只脱得剩下裤头了。

        排骨顿时愣住了,不禁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刘浪,不停的摇着头叹道“哎,这、这浪人刘竟然还好这一口,啥时候有暴露癖好了啊?”

        正想着,饶九妹已站了起来,将自己的睡衣结结实实打了两个死结,脸涨得通红,死死的盯着刘浪,怒骂道“该死的臭流~氓,在医院的时候我没好好收拾你,今天看我不好好玩死你,哼!”

        说着,饶九妹忽然间将左手放在自己的面前,大拇指跟小指扣在一起,结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口中念念有词。

        刘浪本来跟猴子般跳来跳去,忽然间站定不动,跟木头一般,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刘浪,给我赏自己两耳光!”

        饶九妹嘴角轻轻一轻,冷笑着说道。

        刘浪木讷的伸起出来,正要往自己脸上抽。

        排骨刚才还摇头晃脑,以为刘浪在闹着玩呢,此时突然见饶九妹矫健的翻身而起,然后又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朝着刘浪脸上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我靠,被女人玩了?”

        排骨跟刘浪待的时间长了,虽然不懂得符咒之术,但毕竟也知道一点儿,看着刘浪脸上贴着一张黄纸,隐隐感觉跟那东西有关系,连忙急跑两步,冲上前去,一把将符纸揭了下来。

        就在符纸揭下来的同时,刘浪的脸刷的一下变得煞白,木讷涣散的眼神慢慢回神,盯着排骨看了几秒钟,低头一看,顿时大囧。

        “我艹,好你个大眼睛小~护士,竟然敢用木偶符捉弄我,好啊,有本事你等着!”

        边骂着,刘浪抓起自己的衣服,朝着刚才排骨出来的房间就冲了进去。

        哪知之前领着刘浪他们的那个美女乘务员正在里面收拾房间,突然间刘浪光着身子冲了进来,立刻跟呆若木鸡,愣在了当场。

        这下可臭大发了,还真以为自己耍流氓呢。

        刘浪一只手抓着衣服,另一只手连忙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一头扎了进去,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奶奶的,今天这人可丢大发了。妈的,我还是大师呢,这下可好,直接将身份降低到了小瘪三了。”

        高级软卧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刘浪站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看着自己健硕的身材,不禁又有些自恋了起来。

        “嘿嘿,不过,像我这又壮又帅的模样,不会被认为耍流~氓吧?”

        刘浪举起了胳膊,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肱二头肌。

        可是,正照得起劲的时候,身边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刘浪,看你那德性,被人耍了还有脸得意的笑。”

        刘浪一愣,转头一看,却见韩晓琪不知何时钻了出来,正站在自己的身边。

        刘浪转头一看镜子,镜子里并没有韩晓琪的影子,却只看到自己那发达的肌肉。

        “啊……不不不,晓琪,我、我……”

        刘浪今天算是太倒霉了,顿时应付不过来,连忙慌慌张张的将衣服穿上,这才稍微踏实了一点儿。

        我晕,刘浪算是发现了一个真理,千万不能跟两个以上的女孩同时待着,否则,吃亏的肯定会是自己。

        刘浪努力稳了稳心神,然后特意若无其事的正了正衣襟,一脸微笑的看着韩晓琪。

        “晓琪,呵呵……”

        刘浪突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发了一会儿愣,却见韩晓琪脸色也变了数变,朝着刘浪衣领里看了看。

        那眼神,就跟刘浪喜欢往美女衣领里瞄似的贪婪。

        刘浪下意识将两手往胸前一环,紧张的问道“晓琪,你、你看什么?”

        “咯咯?我看什么?我看你到底有多自恋啊!”

        韩晓琪宛尔一笑,忽然间正色道“哼,你以为我稀罕看你的肌肉啊。我就是气不过,哼,今晚我非得想办法去捉弄捉弄那个女道士。”

        一想起饶九妹,刘浪顿时一脸的黑线,带着祈求般的看着韩晓琪“晓琪,咱、咱这是干嘛呀?得饶人处且饶人,咱、咱不玩了好吧?”

        “怎么?心疼了?”

        “心疼?扯淡!老子怎么会对如此折腾我的小女道士心疼!”

        刘浪腰板一挺,跟煮熟的鸭子一般,嘴硬道。

        可是,说完这话,刘浪心里却直发虚。

        倒不是自己真的怕饶九妹,只是站在女鬼跟女道士之间,刘浪忽然间发现,自己其实是最受罪的那一个,里外不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