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铜钱的威力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铜钱的威力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看着小孩恐怖的模样,刘浪心中大骇,正想运起剑指决应对,可刚刚一用力,那钻心的疼痛就传了出来。

        “哎哟。”

        刘浪轻叫了一声。

        为救吴暖暖自废仙脉,如今除了道术和符咒之外,竟然没有任何可以派得上用场的驱鬼之法。

        刘浪虽然也修习乱神术与白巫牌,但乱神术以炼蛊为主,而刘浪修习的目的是为研究黑巫术。

        白巫牌驱鬼之术又少之甚少,甚至在使用时要准备很多的东西。

        此时面对鬼曼童跟极有可能已经身中尸傀术的彩云,刘浪忽然感觉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刘浪盯着彩云跟小孩,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心中却惊恐不已。

        突然,正当刘浪扫视将彩云之时,忽然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彩云的肚子竟然微微隆了起来,犹如怀孕了一般。

        一看到这副情景,刘浪心中立刻打了一个冷战,猛然间记起了当时对付荷花时的情景。

        荷花身中尸傀术,而更为恐怖的却是尸傀婴,这种东西属于南洋巫术,在死人体内孕育而生,一出来就比之前碰到了尸胎婴煞要厉害上很多。

        “糟了,妈的,看来梦里香果然不是好地方,既然荷花被炼制成了尸傀,那这彩云肯定也中了尸傀术,肯定是用来炼制尸傀婴的。”

        刘浪心中此时已基本可以肯定,梦里香肯定有人懂得使用这种阴邪无比的南洋巫术。

        刘浪惊恐无比,一只鬼曼童,一只尸傀,就算自己依旧还有仙脉,恐怕也对付不了。

        可是,正当刘浪打起了退堂鼓的时候,忽然间无意瞟到了小孩正紧紧牵着彩云的手。

        “彩云?”

        刘**了一声。

        可彩云像是根本不认识刘浪一般,嘿嘿阴笑一声,低头弯腰朝着旁边的鬼曼童说道“宝宝,这个人身上有好多的血,你可以喝得饱饱的哦。”

        小孩立刻瞪大了眼睛,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贪婪的盯着刘浪,咧嘴一笑“嗯,妈妈,我要喝更多的血,好好保护你。”

        说着,小孩猛然间身影一闪,立刻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脊背生风,一阵阴风呼啸而止。

        刘浪大禁,连忙抽出早就准备好的铜钱剑,胡乱的朝着背后甩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动,而紧接着,便听到了哗啦一声响。

        刘浪转头一看,不禁脸色大变。糟了,铜钱剑竟然砸到了井壁上,完全散开了。

        与此同时,刘浪只见背后的鬼曼童已张着血盆大嘴,朝着刘浪的脖子就咬了过来。

        铜钱剑完全散开,而铜钱犹如千女散花儿一般,瞬间飞散。其中一枚铜钱被冲力击起,速度飞快,正好冲着鬼曼童的身后射去。

        眼见鬼曼童已近了眼前,刘浪心里一慌,也顾不得许多,顺手从怀中掏出一张禁鬼符,正想拍出去,那枚铜钱忽然间噗的一声,正击中鬼曼童的后背。

        “哇……!”

        鬼曼童惨叫一声,立刻一脸的惊恐,身影一闪,飞速的躲到彩云的后面,犹如一个害怕的小孩一般,战战兢兢的哆嗦了起来。

        “妈妈、妈妈,疼……”

        刘浪一看,不禁一愣,心中却是大喜。

        我靠,我怎么就没想明白啊,铜钱剑虽然威力很强,但全依赖于那些铜钱,如果能将这些铜钱用好,其威力根本不比铜钱剑弱啊。

        趁着鬼曼童躲闪之及,刘浪连忙弯腰,将铜钱捡了起来,整整十七枚。

        鬼曼童躲躲闪闪,似乎极为忌惮,藏在彩云的身后,却是不敢再上前。

        彩云本来一脸的狞笑,此时看着刘浪,两只眼睛慢慢变得赤红,张开嘴,露出尖利无比的爪牙。

        “你、竟然敢伤害我的孩子?”

        刘浪一愣,眼皮一跳,连忙手中捏了一枚铜钱,气势不减,虎视眈眈的盯着彩云。

        “吼!”

        彩云嘴中猛然间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朝着刘浪就扑了过来。

        彩云速度极快,而井底本来空间就不大,几乎是眨眼间就扑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浪大惊,身体绕着井底一旋,躲开彩云之后,飞速将一枚铜钱朝着彩云的身后拍去。

        “啊……!”

        一声惨叫,彩云似乎也极为忌惮这种铜钱,身体一闪,回身拉起鬼曼童就要逃跑。

        刘浪见此情景,不禁大喜,猛然间记起了道术中关于铜钱的一些描述。

        铜钱本经万人之手,钱身聚集了各种各样人的阳气,而后来因为岁月的变迁,被掩埋在了地下,又经阴气洗礼。

        阴阳二气相冲,导致铜钱有着其它东西赋予的特殊性能,无论是在抓鬼还是驱妖方面,都有着其独特的优势。

        铜钱剑因为是将铜钱按照一定的阵法排列而起,虽然对于驱鬼效果倍增,但相对来说却少了其灵活性,而且其应用并没有单个铜钱那般可以以点攻击。

        想定此节,刘浪心中一动,又飞速拿出两枚铜钱,合身挡住彩云跟鬼曼童的退路,大声喝道“你们哪里跑?快点告诉我,胆哥是不是被你们抓走了?”

        “吼!”

        彩云又是一声大吼,眼露惊恐,忽然间一把抓起鬼曼童,朝着刘浪就甩了过来。

        刘浪大惊,没想到会突然发生如此异变,脑袋一偏,快速躲开被扔过来的鬼曼童。

        “哇……妈妈……”

        鬼曼童尖叫一声,突然间像是被家长抛弃了的孩子一般,哭得撕心裂肺。

        刘浪一愣神间,伸手朝着鬼曼童的身上就又扔了两枚铜钱。

        那两枚铜钱呼呼生风,噗噗两声正中鬼曼童的双肩。

        “哇哇……”

        鬼曼童尖叫一声,竟然直接坐在地上大哭不止“妈妈,妈妈,你不要我了啊。”

        与此同时,那两枚铜钱竟然像是有腐蚀力一般,从鬼曼童的肩膀上往下沉,一点一点侵蚀着鬼曼童的身体。

        “臭小子,你有胆!”

        就这一眨眼的工夫,彩云竟然一猫腰,一下钻进了那个暗洞之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鬼曼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苦不已。

        那情形,哪里还是一个狰狞吃人喝血的鬼曼童,俨然就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