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一零章 仙脉难为仙
  • 第四百一零章 仙脉难为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生骨术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白巫断骨重生之法,虽然在白巫术中有提到,但刘浪知道,那也仅仅只是记述而已,并没有真正成功的案例。

        好在刘浪手上附有两道仙脉,而要使用这种白巫术,修炼成妖的仙脉却是最根本所在。

        正常人不过能活区区百年,而修炼成妖,尤其是三百年以上的妖精,体内会慢慢产生一种异于常人的妖气。

        大部分妖都喜欢把这妖气称之为仙气。

        妖气是修炼成妖的精华所在,不但能洗髓塑筋,而且还能活人躯体。

        刘浪手指上所附的仙脉,正是黄皮子的一部分妖气凝结而成,但由于只是一部分,而且已与刘浪的手指融为一体,要想将其中的仙脉逼出,这其中的艰辛自然可想而知。

        甚至因为仙脉在体内的出入,很有可能会让人体燥热无比。

        为了以防万一,刘浪只得与吴暖暖赤身以对。

        扶好吴暖暖坐定之后,刘浪看着吴暖暖。

        吴暖暖依旧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毫无生机。

        刘浪心中不禁一紧,也不再迟疑,用尽力气将仙脉运离自己的那两根指头。

        因为有仙脉在的原因,想要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将仙脉逼离自己的手指之后,刘浪先割破自己的手指,然后一咬牙,抓起吴暖暖的左手,刺啦一下将吴暖暖那根断指割破。

        吴暖暖的手指并没有流出多少鲜血,里面的鲜血像是凝固了一般,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滴出了一滴。

        刘浪也不迟疑,脸色慢慢变白,将自己附有仙脉的手指直接对准了吴暖暖的断指。

        “吴警官,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救活你。”

        刘浪神色紧张严肃。原来,他是想将自己的仙脉完全输送给吴暖暖。

        可是,因为仙脉已与刘浪骨肉相联,如此以来,对刘浪的痛苦犹如抽筋剥骨一般,如今强行催动仙脉的刘浪,此时脸上瞬间失了血色。

        刘浪浑身开始不停的战栗着,瑟瑟发抖,身体冰冷无比,犹如陷入了万年冰窖中一般。

        与此同时,吴暖暖的身上竟然开始不断的往外冒着热气,仿佛身上的水分在不停的蒸发一般。

        一冷一热,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直没有反应的吴暖暖,紧闭的眼皮下面,眼珠不经意的微微颤抖了两下。

        刘浪此时仿佛置身于无尽的黑暗之中,整个空间之中,除了自己,就是吴暖暖,再也没了其它的东西。

        刘浪两根附有仙脉的手指死死的扣在吴暖暖的断指上,道道妖气一点点灌入吴暖暖的体内。

        如果用肉眼去看,可以看出道道犹如蚕丝一般的东西,正在一点点从刘浪的手上流出,慢慢流进吴暖暖的体内。

        这种仙脉生骨之法,如果要换到黄皮子本身,可能会好上很多,但刘浪强行移挪,其中的艰辛与痛苦不言而语。

        刘浪的身体越来越冷,甚至也越来越虚弱,两只眼睛也匮乏无比,缓缓的闭上,虚弱感犹如当头盖下一般,压得刘浪几乎喘不过气来。

        就在刘浪感觉自己体内最后一丝仙脉完全输入进吴暖暖体内的时候,却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

        刘浪强咬着牙关,拼死给吴暖暖披上衣服,然后将病床的被子往自己身体一裹,身体一歪,重重的从病床上跌到了地上。

        “扑通!”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三个小时,一直守在门口的牛大壮焦急难耐,好几次有人想闯进来,都被他用枪逼走。

        甚至很多人都以为牛大壮神经了,派出士兵要将牛大壮逮捕。

        牛大壮正跟两个士兵纠缠,忽然听到病房里传来一声重重的摔击声,心下一慌,也顾不得跟两个士兵废话,转身进门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只见整个病房里温度犹如冰火两重天一般,那阵阵的热气正从吴暖暖的身上发出,而阵阵寒气正从刘浪的身上发出。

        吴暖暖披着病号服,半躺在病床上不醒人事,刘浪身上裹着雪白的被子,倒在病床下,同样不醒人事。

        “兄弟!”

        牛大壮大叫一声,朝着身后的两个士兵大叫道:“快,快去找医生,找医生啊!”

        那两个士兵见此情景,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没有再为难牛大壮,立刻去找医生了。

        刘浪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在这三天里,身体犹如遁入了虚空中一般,没有喜怒哀乐,没有痛与疼,仿佛自己就是一块没有意识的石头,看着人来人往,麻木,无觉。

        在第三天的傍晚,刘浪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痛觉,犹如从灵魂最深处传来的一般,而就在那一瞬间,疼痛突然间传遍全身。

        “啊……!”

        刘浪大吼一声,猛然间睁开眼睛,涣散的双眼慢慢再次凝聚了起来。

        “兄弟,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啊?”

        一直守在一旁的牛大壮连忙站了起来,凑到刘浪的面前,惊喜不已。

        “兄弟,你、你可吓死我了。”

        牛大壮激动不已,一把抓住刘浪的手,颤声道:“你、你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了。”

        刘浪茫然的看了牛大壮一眼,慢慢回忆起来了晕厥之前的情形,挣扎着坐了起来,急急的问道:“牛哥,吴警官她?”

        牛大壮摇了摇头,叹气道:“哎,还是那样……”

        刘浪心下一沉,不觉精神有些恍惚,抬起自己的右手,看着那两根原本附有仙脉的手指。

        两根手指之前要稍微粗上一点儿,而且皮肤处也跟其它地方不太一样。可此时,除了有两道割破的伤口外,相对于其他手指,竟然还有点干瘪。

        甚至刘浪轻轻运力,想催动一下剑指决,却是钻心的疼痛。

        “哎,难道没有作用吗?”

        刘浪叹了一口气,失落感骤然升起。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拯救整个世界,甚至拯救那些自己在乎关心的人,可到头来,不但谁也拯救不了,还让自己伤痕累累。

        刘浪心中无比惆怅,活动了两下身体,除了手指还有些疼痛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牛哥,我昏迷几天了?”

        “三天!”

        就在牛大壮说话的同时,另一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声音中甚至还透着慌乱:“大师,你终于醒了,快点回花圈店吧,出事啦!”

        刘浪扭头一看,却见风越跟宛如两只鬼不知何时站在病床旁边,一脸的焦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