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古怪的客人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古怪的客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牌位中的女鬼韩晓琪听到刘浪满口答应,轻轻叹了一口气,婉转悠扬,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刘浪竟然答应的如此痛快。【】

        刘浪本来也没想答应的如此痛快,可为了让韩晓琪宽心,却是一口应下。

        “刘浪,谢谢你!”

        “哎,没事,又来,怎么跟我这般客气了啊?现在对我来说抓鬼是件很容易的事,没事没事!”

        刘浪一脸无所谓的摆着手,像是那四十九只鬼已经被自己收入囊中了一般。

        “可……”

        韩晓琪还想说什么,花圈店忽然有人叫了一声:“喂,有人吗?”

        声音听起来有些稚嫩,应该是个小孩。

        刘浪连忙说道:“晓琪,你就放宽心啊,一切有我浪人刘在,嘿嘿,没有半点问题。”

        说完,也不待韩晓琪答话,刘浪直接朝着前屋花圈店里跑去。

        牌位微微一动,传出了韩晓琪幽幽的声音:“哎,刘浪,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值得吗?”

        值不值得刘浪倒真是从来没有想过。不过,他在最开始就答应了韩晓琪要破除韩氏诅咒。这一个承诺,刘浪一直放在心里。

        虽然现在吴半仙诡异的消失,当时现场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但既然当初吴半仙说另外半本《卜》书可能也在燕京市。

        无论如何,这件事总会有了眉目,大不了让刑警大队帮忙找找嘛。而且当时冯一周还提过一个神秘组织,似乎非常牛的样子。

        刘浪自从帮助刑警大队干掉了雁氏集团之后,心中像是突然涌进了一团豪气。

        管它前路多艰险,事在人为!

        刘浪小跑着来到了花圈店,抬头一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站在门口,神色有点紧张的朝着花圈店里张望。

        小男孩穿着一件紫襟小褂,头戴一顶黑色的鸭舌帽,皮肤白嫩,一见刘浪出来,双脚不自觉的又后退了两步,似乎还有些害羞。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心道:这花圈店还从来没有小孩来买过东西呢,嘿嘿,今天还真是奇怪。

        来者既是客,刘浪倒也没有多想,微笑着朝着小男孩招手道:“小朋友,你要买什么啊?”

        小男孩见刘浪神色和善,紧张的小脸也跟着舒缓了一点儿,两只小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四处打量着货架。

        花圈店里不但卖花圈纸人,还有一些纸扎的小东西,而且还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扎电视机、自行车、甚至汽车、别墅。

        可这段时间刘浪一直没有在花圈店,而千叶又不会扎新东西。现在摆在货架跟屋里的都是之前花人贵留下的,还有一些是韩美丽扎的。

        小男孩的眼睛在整个屋里来回扫了两圈,似乎没有找到想到的东西,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小声问道:“叔叔,你这里有小汽车吗?”

        “小汽车?”

        刘浪一愣,顿时疑惑不已,想了想,还是从花圈堆里翻出一辆只有巴掌大小的纸汽车。

        纸汽车是以前刘浪闲着没事的时候扎的,一直扔在地上都没有人买。

        今天竟然突然有个小男孩买小汽车,刘浪虽然有些好奇,但还是拿着纸汽车问道:“小朋友,你是说这个东西吗?”

        小男孩本来有些失望的眼神立刻放起光来,连连点头道:“嗯,叔叔,就是这个,我要买我要买。”

        说着,小男孩小跑着走向刘浪,然后一把将刘浪手中的小汽车夺了过来,小手一扬,把攥成球的钱放到刘浪的手里,笑嘻嘻的说道:“叔叔,谢谢你,妈妈说马上要过节了,让我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都想要汽车想了很久了呢。”

        说完,小男孩欢天喜地、蹦蹦跳跳的就跑出了花圈店。

        刘浪面带微笑,可心中却有些疑惑:这小男孩咋喜欢纸汽车啊?嘿嘿,他妈妈也真是,直接给买个塑料的不就行了?

        反正也没多少钱,刘浪倒也没放在心上,低头看了看小男孩塞到手里的钱,这一看,顿时又愣住了。

        “我艹,怎么又是冥币?”

        刘浪脑袋嗡的一下,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

        “妈的,刚才有个中年老娘们耍我也就算了,怎么现在竟然还有小男孩敢耍我?”

        刘浪这下郁闷了,虽然没有多少钱,但被人接连耍了两次,任谁心里都不舒服。

        看着凌乱的花圈店,刘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屁股坐到懒人椅子上,心中暗想:哼,现在竟然有人敢用冥币买东西。下次谁再来,可得看清楚了,谁要是敢再用冥币,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刘浪暗自嘀咕着,想稍微收拾一下花圈店。

        正在此时,一个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径直走了进来。

        刘浪刚从懒人椅上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弯腰,一眼瞟到了年轻人,连忙笑呵呵的迎上前去,“请问你需要点什么啊?”

        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大热天的竟然穿着一件民国时期的藏青色长袍。

        刘浪一看到年轻人,先是一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想:不容易啊,现代这个社会竟然还有人穿这种衣服,嘿嘿,是不是戏曲学院的啊?

        年轻人朝着刘浪微微点了点头,嘴角轻轻一勾,竟然给人一种非常耐看的儒雅之气。

        刘浪心中一动,本来嬉笑的表情也瞬间收敛了很多,不自觉的朝着年轻人弓了弓身,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哟,不容易啊,这个人身上的书生气质好浓啊,竟然感染了我。

        刘浪心中一动,又问了一句:“请问您需要什么东西?”

        年轻人没有回答,而是在整个花圈店打量了一番,看了两圈之后似乎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眉头不禁轻轻皱了起来。

        “请问,您这里没有长袍吗?”

        “长、长袍?”

        刘浪顿时愣住了,两只眼睛不自觉的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年轻人,疑惑的问道:“你、你是说你身上穿的这种?”

        “是啊,我只带了一件,没有换洗的,正好路过这里,所以想买一件。”

        年轻人说话时没有任何做作的感觉,似乎这一切都很正常一般。

        刘浪却不禁更加奇怪了,连忙说道:“不、不是,我这里是花圈店,只卖给死人东西,而且,你那种长袍,也早就近百年没有人穿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