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英雄不能心软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英雄不能心软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爱小说()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霎时间,周围的景象瞬息万变,灯火通明,犹如人间炼狱一般。.:щщщ.79Xs.cОΜ。说

        站在门口的朱涯狐疑的盯着刘浪,见刘浪傻愣愣的一动也不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声喊叫着,可刘浪却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刘浪此时听不到朱涯的声音,大惊之下连忙回身一看,却见在自己的周围还有另外四只被铁链绑在木架上的人影。

        另外四个人影同样遍体鳞伤,可眼睛的颜色却截然不同。

        刘浪顿时愣住了,左右一环顾,吃惊的发现,这些人影双眼的颜色竟然跟五色困魂阵的五色旗颜色差不多。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正狐疑间,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声怒吼,转头一看,却见一个身材高大,但两只眼睛呈墨黑色,手上生着利指的男人,忽然间大吼一声,朝着刘浪就扑了过来。

        刘浪鼻子微微一抽,暗叫一声:“什么?僵尸?这里真的有僵尸?”

        刘浪大惊,可看着那只僵尸不过是最低级的普通僵尸,也没迟疑,眼见僵尸扑了过来,猛然间一抽手,挥起手中的铜钱剑,朝着僵尸的咽喉处就刺了过去。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妈的,你们这种违背自然的东西,就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刘浪边念叨着,手腕轻轻一旋,噗的一声,竟然直接将铜钱剑刺进了僵尸的脖子里。

        要知道铜钱剑是用铜钱编制而成,根本称不上锋利,可此时竟然能够洞穿僵尸的身体?

        “吼!”

        僵尸发出一声怒吼,在刘浪的面前一点一点的溃散,犹如一道影子一般,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刘浪心中一震,“不好,这根本不是真实的,是幻影。”

        看着僵尸竟然也可以消失于无形,刘浪顿时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真实的。

        猛然间想起了迷神阵,刘浪心下一沉,暗叫道:“难道又陷入这种诡异的阵法之中了?”

        本来想通过杀掉一只鬼来破坏这个阵法,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又陷入了这个阵法之中。

        刘浪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再次抬起头来,忽然看到那五只被铁链捆绑的鬼,本来痛苦的表情竟然慢慢变得狰狞,而嘴角,却慢慢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妈的,这五只鬼果然有问题。”

        边想着,一道禁鬼符已拿在了手心,刘浪嘴中念念有词,忽然间将禁鬼符往半空中一抛,高声喝道:“急急如律令!”

        禁鬼符瞬间燃烧而起,化成了一道火网,朝着刚才的那只鬼扑了过去。

        可是,就在禁鬼符马上就要将那只叫做鬼百的鬼罩在其中的时候,鬼百忽然间尖叫一声:“刘浪,救我!”

        一听到这个声音,刘浪的心猛然间跟着颤抖了两下,连忙掐起手决,大叫道:“破!”

        禁鬼符瞬间湮灭,化成了一道灰烬飘散而落。

        “阿雅,你、真是的你吗?”

        刘浪震惊的看着那个被锁链绑住的人,竟然不是别人,而是已经死去的何诗雅。

        只见何诗雅此时浑身赤果,一丝不挂,而身上处处是伤痕,一条一条鲜红的血印,犹如一条条红蛇一般缠绕在何诗雅的身上。

        何诗雅诱人的**完全展露在刘浪的面前,可此时脸上却挂着泪痕,一脸无助的痛苦。

        何诗雅身体微微颤抖着,声音中带着哭腔,像是祈求般叫道:“刘浪,救我?快点救我啊?”

        一想起曾经的女神何诗雅,如今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刘浪心中莫名一酸,眼中不觉有些干涩,喃喃道:“不、不要,是、是我害了你,阿雅,我、我来救你了。”

        说着,刘浪强行运起剑指决,朝着那些足有拇指粗的铁链上重重的扎了过去。

        “咣!”

        一声剧烈的震颤之后,刘浪手指奇痛无比,而那条铁链竟然也应声而断。

        “哗啦啦……”

        铁链从何诗雅的身上剥离而下,全部掉落到了地上。

        没有铁链的比较,何诗雅身上的伤痕显得愈加狰狞,每一条都像是一张恐怖阴森的嘴脸一般,似乎就要从何诗雅的身上跳起,嘶咬着刘浪。

        铁链落地的同时,何诗雅啊的叫了一声,身体一软,再也支撑不住,扑倒在刘浪的怀里。

        刘浪双手触摸着何诗雅柔嫩的肌肤,心中像是加速的马达一般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走,阿雅,我带你走,我现在就带你走。”

        刘浪一只手扶住何诗雅,正想用另一只手将上衣脱下来披到何诗雅的身上,却突然听到何诗雅一声冷笑:“走?咯咯,想走到哪里去?”

        何诗雅忽然间将一只手放到了耳根之处,只听刺啦一响。

        何诗雅用力一撕,那本来熟悉的容颜竟然犹如一层薄膜一般剥落了下来,瞬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那个人,正是玉面。

        玉面嘴角勾起一丝让人难以理解的笑意,忽然间将手一张,直直的按在了刘浪的眉心之处。

        “咯咯,痴情的小男生,这个女人害了你一次,你竟然还能上当,你可真是难得的痴情郎呀……”

        玉面不知道是嫉妒,还是憎恨,那本来白皙的皮肤竟然慢慢变得苍老了起来,面部的笑容也渐渐扭曲。那副模样,完全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巫婆。

        刘浪看到何诗雅的样子,本来已经心乱如麻,根本没有反应,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像是整个世界都暗下来一般,身体一软,竟然失去了控制。

        一直站在门口的朱涯看到刘浪傻愣愣的站着,一时激动又一时兴奋,像是在跟谁说话的样子,忽然间又倒了下去,也大惊失色,可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朱涯大声叫道:“刘浪,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朱涯想冲进去,可又怕出现意外,站在门口急得抓耳挠腮,一时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

        正在此时,朱涯的耳边响起了吴半仙的声音。

        “朱师侄,刘浪被阵法迷失了,快点找到五鬼抬棺阵中的其中一鬼,将其或杀或伤,让阵法露出破绽,我用五色困魂阵助你一臂之力。”

        “师叔,怎么破?”

        朱涯急得不行,如果是单纯杀鬼的话,倒是手到擒来,可在阵法中杀鬼,却是为难他了。

        ...

        爱小说努力创造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Ctrl+D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