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牛气的游尸血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牛气的游尸血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话音刚落,本来气势汹汹的齐连山忽然间定住不动,可身体却在不停的打着哆嗦。

        刘浪心下一喜,可忽然间感觉自己拍住定身符的位置有点不太对劲,抬头一看,顿时得一比。

        我晕,刚才情急之下,竟然将定身符拍到了齐连山的裆部,而没想到的是,齐连山穿着短裤,正好把定身符夹在了中间。

        刘浪顿时感觉一阵恶心,连忙将手抽了回来,正准备动用铜钱剑,可忽然间看到齐连山的目光渐渐暗淡了下去,体内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

        “不好,这家伙要死了?”

        刘浪知道这种僵尸似乎一旦被降伏,体内的骨头就会以极快的速度崩碎,到时候恐怕想活都活不成了。

        情急之下,刘浪忽然记起自己曾经吃过游尸血,连忙将铜钱剑往腰间一别,一咬牙将食指咬破。

        游尸血既然是高级别的僵尸,那对这种低级别的僵尸自然有一定的降服作用,此时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万一错过了机会,祁连山必死无疑。

        咬破手指之后,刘浪快速举起右手,两指运决,将那两根封着仙脉的指头朝着齐连山的胳膊上使劲划了一下,疾声喝道:“剑指决!”

        仙脉配上剑指决,如今刘浪使用的越来越熟练,刺啦一下就将齐连山的胳膊上划出一条口子。

        刘浪连忙举起被咬破的指头,将鲜血对着祁连山胳膊处的伤口处滴去。

        下一刻,齐连山脸上的痛苦像是万虫钻心一般,极度扭曲了起来。

        刘浪看在眼里,嘴角也跟着抖动了两下。

        只见齐连山嘴巴张得巨大,可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眼睛已经开始布满了血丝,犹如一条条血红的虫钻来钻去一般。

        齐连山的表情恐怖人,犹如地狱的恶魔一般。

        刘浪心下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躲到五步之外,直直的盯着祁连山看。

        齐连山身体抖动的愈加厉害,犹如筛糠一般,过了好大一会儿,喉咙里猛然间像是火山迸发一般,吼的叫了一声,身体直接往后倒去,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刘浪吓了一跳,虽然跟这个齐连山有过仇怨,但毕竟见其身手不凡,死了太过可惜。

        刘浪从来没用自己鲜血救过僵尸,直愣愣的看着,一时拿不定主意,竟然也不敢靠前。

        齐连山本来就在少林寺待过,身体发生异变之后更是恐怖惊人,此时刘浪身上并没有带多少法器,如果真打起来,还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

        齐连山躺在地上,犹如死人一般,一动也不动。

        过了足足五分钟之后,刘浪终于意识到,这家伙可能没事了。

        靠前看了看,刘浪蹲下试了试齐连山的胳膊,用力一捏,并没有任何破碎的迹象。

        “起作用了?”

        刘浪心中一动,见齐连山的骨头并没有如之前般碎裂,心下一喜,连忙跑出工作室,大声喊道:“冯队,快点将他送医院。”

        冯一周几人在外面等得心焦不已,此时听到刘浪的喊声,立刻吩咐道:“快,直接送医院,找个封闭的房间。”

        冯一周怕再出意外,不敢跟普通的病人放在一起。

        此时在二楼门口也站了很多人,燕六搀扶着沈菊花也站在门口,看着发生的一切。

        沈菊花像是哭累了一般,此时声音了很多,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刘浪。

        刚才听沈菊花的哭声,所有人都以为沈菊花非常的悲痛,可此时抬起头来,眼睛不但没有丝毫的红肿,甚至连半滴眼泪都没有。

        刘浪看在眼里,冷冷的暗笑了一声:“呵呵,这个老同学还真是一个好演员。”

        燕六阴着脸看着发生的一切,似乎这一切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有警察抬着担架,担架上绑着军带,手忙脚乱的将齐连山抬了出去,五花大绑的绑死在担架上。

        冯一周本来阴沉的脸缓和了一点儿,看着担架被抬了出去,终于出了一口气,走到刘浪面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感激的道:“刘浪,这次我冯一周算是欠你一个大人情了啊。”

        刘浪此时心里没底,微微一笑道:“冯队,看你的,我只是尽力帮忙而已。”

        话虽这么,但刘浪知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身后有冯一周这个刑警大队的大队长罩着,指定可以顺风顺水了。

        冯一周点了点头,没有再话,而是走到沈菊花跟燕六面前,一脸严肃的问道:“今晚就你们在这里?”

        沈菊花看了一眼冯一周,一憋嘴,再次掩面抽泣了起来。

        燕六连忙点头道:“是是是,警察同志,当时就我们三人在这里,我跟菊花在另一个房间里面商量事情,突然听到干爹大叫了一声,结果过去一看……”

        刘浪听到这里,不禁仔细看了两眼燕六。

        只见这家伙长得贼眉鼠眼,起话来眼睛不停的眨巴着,嘴唇很薄,完全是一副闷骚的长相。

        冯一周听罢,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冲着吴暖暖摆了摆手,道:“暖暖,你将他们带回去做个笔录,一定要详细的问清楚。”

        然后转头又对牛大壮:“牛,医院那边你去看好,记得叫上周张,帮忙看去医院看一下。”

        吴暖暖跟牛大壮答应着,分别行动去了。

        临下楼之前,沈菊花看了刘浪一眼,猛然间又抽泣了起来,大声哭道:“干爹呀,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不然我可怎么活啊?”

        整个过程中刘浪跟沈菊花没有上一句话。

        沈菊花倒是想,但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见没有自己什么事了,刘浪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浑身酸疼疲惫。

        这一天可累得够呛,刘浪跟冯一周打了个招呼,问道:“冯队,还有什么事吗?”

        冯一周此时看着刘浪是越看越顺眼,竟然有种想要收为干儿子的冲动。

        虽然冯一周比刘浪也就大个十几岁,但眼神中那种慈爱却是无以伦比的。

        “刘浪,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了,这样吧,等有什么结果我随时通知你。回头我向上头申请一下,看能否给你一个编外职务,可以拿刑警的工资。”

        “啊?冯队,这、这样不好吧?”

        嘴上虽然这么,可刘浪的心里却乐开了花儿了。妈的,无论走到哪里,看谁不顺眼,直接亮出刑警的牌子,不用动手都能把对方给蒙怕了。

        ...(isbn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