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乱神术丢了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乱神术丢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来到何诗雅家的门口,刘浪按了好长时间的门铃,里面才传出何诗雅慵懒的声音,“谁啊?”

        “阿雅,是我啊。【舞若小说网首发】”

        刘浪朝着千叶一使眼色,让千叶躲到一边。

        “啊?刘浪,这么快就想我了啊?”

        何诗雅立刻带起了一阵勾魂索魄的声音,吧嗒吧嗒的脚步声跑向大门口,一开门,兴冲冲的扑进了刘浪的怀里。

        刘浪一把将何诗雅抱起,若无其事的朝着门外走去。

        何诗雅一愣,挣扎了两下,似乎有些意外,声音中带着一丝焦急:“刘浪,你要抱我去哪儿啊?快去我的房间嘛,嘿嘿,那里……”

        刘浪直接将何诗雅的话打断,色~迷迷的盯了何诗雅一眼,坏笑道:“呵呵,每次都在床上多没劲啊,我想来次车震呢。”

        一句话,何诗雅的脸色顿时大变,似乎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

        “不、不,刘浪,我还没有准备好呢,不能在外面,必须要去我的房间。”

        刚说完这句话,刘浪立刻脸色一沉,暗叫一声:房间果然有问题。

        见何诗雅表现的如此异常,刘浪此时已基本明白了,将脸一变,冷声问道:“阿雅,怎么?为什么非要去床上,难道在外面不更刺激吗?”

        何诗雅一愣,似乎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表现的有些异常,连忙讨好般的笑笑,正要朝着刘浪的脸上亲一口,一直守在门口花坛后面的千叶忽然窜了出来,高喝一声:“玉面,你看我是谁!”

        被刘浪抱住的何诗雅听到这个声音,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两下,一转头,却见千叶正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

        何诗雅脸色一变,大惊道:“啊?你、你竟然没死?”

        “哼,我为什么要死?是不是如果我死在茅山,你会很开心啊?”千叶冷冷的说道。

        “不,不是的,当时……”

        何诗雅正想解释,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在刘浪的怀里,猛然间大惊失色,啊的尖叫一声,一下子从刘浪的怀中跳了下去,朝着门口飞奔而去。

        “好你个玉面,竟然敢用迷神术欺骗我,哼,我看你今天还往哪里跑?”

        到了此时,傻子都已经看明白了,这个何诗雅正是黑巫教的玉面所化。

        刘浪发力追去,千叶一愣神,也跟着追了上去。

        可是,就在刘浪冲进了何诗雅的房间的时候,却根本没有见到玉面的影子,而墙上那个真人大小的相框却被扔到了地上,正安静的躺着。

        刘浪大急,连忙跑到相框旁边,拉起翻看了两眼,心下一沉,暗叫一声:完了。

        相框后面的乱神术不翼而飞,肯定是被玉面给拿走了。

        此时千叶也跟着追了进来,看着失神落魄的刘浪,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颤声问道:“教主,她、她跑了?”

        刘浪面如死灰,缓缓抬起头来,看了千叶一眼,突然问道:“叶哥,据你的了解,如果玉面拿到了乱神术,她会自己留着,还是交给乌不骨?”

        千叶一愣,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叹了一口气道:“玉面野心颇大,如果她有机会得到乱神术,她肯定会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定然会自己偷偷修炼的。”

        整个房间忽然变得阴冷一些,似乎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溃散,而四面八方也传来了呜呜的低哭之声。

        刘浪一听,那声音太像何诗雅了。

        连忙从怀里掏出装有牛眼泪的小瓶子,刘浪往眼上一涂,抬头一看,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大惊失色。

        “阿、阿雅,你怎么了?”

        只见在房间的八个角落里,除了一个角落什么也没有外,另外的角落竟然有七个何诗雅淡淡的影子。

        那几个影子非常的淡,身体像是被钉入了墙体中一般,有的面露憎恨,有得暗垂泪滴,有的狰狞无比,有哭有笑,各个表现的都不一样。

        刘浪看到何诗雅的七个影子,瞬间也明白了,这七个影子分别是何诗雅的七魄,代表着七种不同的情绪。

        刚才玉面逃跑的同时,迷神阵肯定也随之溃散了,此番显出了被陷入阵角处的何诗雅的七魄。

        看到何诗雅的七魄,刘浪莫名心中一揪,一股钻心的疼痛席卷而止。

        “阿雅,你……”想要说的话堵在胸口,却是根本发不出来。

        何诗雅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刘浪的声音,七种不同的情绪分别不停的展现出来,但都是痛苦不已。

        千叶此时也走到刘浪的身边,环顾了一下四周,脸上同样悲戚不已。

        “教主,我明白了,玉面逃走的时候,是通过这个迷神阵走的,可她根本不懂得迷神阵,整个黑巫教懂得迷神阵的也只有乌护法一个人。”

        “什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千叶沉吟了片刻,眼中却像是冒火一般,怒气冲冲的说道:“迷神阵的另一段肯定是乌护法在控制,而玉面既然通过迷神阵逃走,那必然会直接逃到阵法的另一面。那一面,必然就是乌护法的藏身之所。”

        千叶咽了一口唾沫,似乎在组织自己的语言,面露担忧之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担心,玉面会有危险。”

        “危险?哼,她能什么危险?”刘浪冷哼一声。

        千叶摇了摇头,叹息道:“凭我对她的了解,她定然不会轻易将乱神术交给乌护法的,但是,凭着乌护法的修为,想要杀掉玉面却是易如反掌……”

        刘浪算是听明白了,千叶担心玉面因为藏匿乱神术而死于乌不骨的手里。

        可刘浪却巴不得这个该死的玉面死上一千次呢,嘿嘿,早知道乱神术可以让他们自相残杀,那还藏啥呀!

        可是,转念一想,乌不骨当时被茅山掌门砍断了一只胳膊,这才十来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恢复过来,究竟鹿死谁手,还真有点说不清楚。

        但刘浪并没有对千叶说乌不骨受伤的事情,一来千叶每次叫乌不骨为乌护法,显然是还有旧情,这让刘浪很不舒服。

        二来,千叶明显跟玉面也有奸~情,妈的,如果真让千叶去杀玉面的话,这家伙究竟能不能下得了手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刘浪莫名出了一口气,无论谁死,反正对自己都是有利的。

        抬头看着那七只何诗雅的淡淡的影子,刘浪感觉眼睛一涩,还是从怀里掏出一张锁鬼符,轻轻念动着咒语,将七魄收纳到了一起。

        可是,当将何诗雅的七魄收入锁鬼符之后,刘浪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何诗雅究竟是死是活?她的肉身和体内的三魂到底在哪里呢?

        一转头,刘浪看到了被扔到地上的两张符纸,正是滋养两只小鬼的养鬼符。

        看来玉面逃得匆忙,心中又只惦记着那本乱神术,直接将这两张养鬼符给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