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七魄分散,三魂不聚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七魄分散,三魂不聚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燃^文^书库][www].[].[com]    云雾山庄,按摩间里,只剩下刘浪、朱涯和吴半仙三人。【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刘浪这是第一次见识所谓的卜算之术,看了一会儿,不觉华夏各种异术之神奇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刘浪自从知道吴半仙手中有半本卜书之后,虽然心中将这个无所事事的骗子的位置稍微摆正了一点儿,可从来不知道卜算之术竟然可以如此复杂玄妙。

        只见吴半仙从随身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罗盘。

        罗盘比巴掌还要小上一些,里面只有一根指针,盘表刻着乾坤八卦的字样,周围分布阴阳三爻。

        拿出罗盘之后,吴半仙又随手翻出了一个记事本,拿出一只笔,抬起头来,看了两眼刘浪,又看了看朱涯,一脸严肃的问道:“你们再把那个别墅的事情说一说,我看看能否算出点什么来。”

        刘浪跟朱涯相互一对视,将头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刘浪又补充了一句:“吴半仙,那两只小鬼说都是阴历七月十五出生,而且相差正好七年。”

        吴半仙听完刘浪这句话,猛然间颤抖了一下,眼角一跳,一声没吭,忽然间低下头来,将罗盘放在左手,右手不停的在纸上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

        刘浪跟朱涯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吴半仙那些奇怪的动作。

        整整画了十几分钟,只见本来静止的罗盘猛然间摇晃两下,指向其中一个方向。

        罗盘针所指的方向,中间一道虚线,两边两道实线。

        刘浪看了一眼,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本来疾笔如飞的吴半仙忽然间停下笔来,怔怔的看着罗盘,拿笔的手不停的掐来掐去,像是在计算着什么东西。

        又过了一会儿,吴半仙忽然间脸色一变,猛然间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刘浪。

        刘浪被吴半仙的死鱼眼一盯,顿时吓了一跳,也跟着脸色一变,忙问道:“吴半仙,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刘浪,你这两天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刘浪突然被吴半仙这么一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一脸的迷惑。

        “啥意思啊?别搞得这么神经,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吴半仙指决又轻轻掐动了两下,脸色愈加的凝重,叹了一口气,缓声说道:“内中虚,外环实,离为火,天火上行,本为正常,可火势欲冲,直抵天庭,有大灾难。”

        刘浪听到吴半仙这几句神神叨叨的话,虽然听不明白,可还是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急问道:“吴半仙,有什么话你直说,有什么大灾难?”

        吴半仙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刘浪,而是说道:“看到的不一定为真,听到的不一定是虚,虚实之间足难分辨,但如果深陷其中,恐怕难以自拔。”

        刘浪本来性子很好,听着吴半仙跟猜谜一般,就是不肯说,终于有点恼怒了,冷哼一声道:“姓吴的,我知道你忽悠人的本事一套一套的,别在这里给我拽文字,有屁快点放,不然老子立马转身就走。”

        说着,刘浪冲着吴半仙挥了挥拳头,做威胁状。

        朱涯毕竟跟吴半仙相处的时间久,看着刘浪的样子,连忙拉了一把刘浪,沉声道:“刘浪,师叔的卜算之术就连师父都称赞不已,你不要急,看师叔怎么说。”

        吴半仙看了朱涯一眼,点了点头,半眯起了眼睛,带着有些挑衅的语气突然问道:“刘浪,那种感觉,爽不爽啊?”

        刘浪顿时一愣,面露疑惑,“啥感觉?什么爽不爽的?”

        刘浪似乎也隐隐感觉出了吴半仙说的事情,正是自己跟何诗雅的事情。

        可是,刘浪却搞不明白,这只能算是自己的私事,这一个装神弄鬼的神棍突然问起这个干嘛?

        看着刘浪装傻,吴半仙并没有直接捅破,而是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什、什么不真实的感觉?吴半仙,有话你就直说,别在这里跟我打哑谜。”

        话虽这么说,但刘浪的语气却缓和了下来,而且脑袋也慢慢低垂了下去,似乎还有点娇羞的模样。

        吴半仙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道:“刘浪,我不知道对方使了什么法术,竟然让你陷入了迷障之中而不自知,但是这种迷障让你欲罢不能,你最好尽快警惕,早做预防。”

        刘浪糊涂了,但看着吴半仙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

        “吴半仙,到底怎么了?你快点说。”

        刘浪也有点急了。

        吴半仙晃了晃脑袋,猛然间说道:“刘浪,何诗雅是你什么人?”

        “啊?她、她是……”

        刘浪瞬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吴半仙,心中却是莫名敬佩了起来,暗暗琢磨道:看来,这吴半仙还真有点本事呢,那卜算之术也不是瞎吹的啊,竟然知道我跟何诗雅真的有事?

        可是,此时被吴半仙这么一问,刘浪却不知该如何回答,结巴了两句,却忽然又听到吴半仙叹了口气,道:“哎,自古红颜多薄命啊,那个何诗雅,七魄已分,三魂不聚,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刘浪一听,脸腾的一下就白了,本来还以为吴半仙算出了自己的风流韵事,可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不禁有些恼怒。

        今天早晨刚刚跟何诗雅分开,这可恶的老头竟然敢咒何诗雅,这不是找麻烦嘛。

        刘浪上前一把抓住吴半仙的衣领,大怒道:“姓吴的,刚才看你人模狗样,我还真以为你卜算之术牛的一比呢,原来是拿我开涮啊,好吧,看我今天不收拾收拾你。”

        说着,刘浪轮起右手就要给吴半仙一巴掌。

        朱涯见此,顿时大急,上前一把抓住刘浪,也急道:“刘浪,你冷静点,听师叔把话说完。”

        刘浪本来也没想真打,就是想吓唬吓唬吴半仙,此时被朱涯一劝,立刻借破下驴,冷哼一声道,一屁股坐了下去,气鼓鼓的说道:“好啊,我倒是要看看,把自己都快吹上天的吴半仙,到底想要说出点什么弯弯绕来?”

        吴半仙面不改色,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似乎知道刘浪不会真打自己,反而脑袋一晃,嘿嘿笑道:“风流债果然迷人眼,刘浪,我说的是实话,据卦象中推演,早在我们还在茅山的时候,那个何诗雅就已经七魄分散,三魂不聚,而其中缘由,我却不得而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