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何尚不在家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何尚不在家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吴暖暖依旧是一身英姿飒爽的警服,但手上却多了一副黑色的皮手套,与警服看起来极为不搭。 >

        无意中瞟到了吴暖暖的手,刘浪心中莫名一酸,暗想:看来,无论吴暖暖是个再强悍的女人,还依旧有爱美之心,断指之痛依旧让其无法释怀啊。

        刘浪心中暗暗琢磨着,回头找找乱神术中能否有断指再生的法术,实在不行,白巫术中可能也会有。

        自从接触的巫术越多,刘浪此时反而越兴奋。

        以前的时候刘浪完全把巫术当成了邪术,可直接深入其中之后才发现,巫术这东西的正邪还是要看用的人是谁了。

        而且,这东西如果用好了,不但用不着杀人,甚至还可以救人。

        吴暖暖看着地上那滩黑水,一脸的疑惑,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周张,什么意思哪里有什么女尸”

        周张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来,叹了口气道:“暖暖姐,你要是早来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跟吴暖暖稍微一解释,吴暖暖脸上满是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刘浪三人。

        几人将检验科稍微收拾了一下,牛大壮非要请大家一起吃个饭。

        可刘浪老惦记着去何诗雅家,便推脱有事,匆匆的离开了。

        在去何诗雅家的路上,刘浪跟朱涯打了一个电话。

        “猪牙,你知道别墅那里有两只小鬼吗”

        朱涯跟吴半仙在燕京市本来就有住的地方,而且朱涯如今已被马有才聘请当了高级顾问,吃饭自然不成问题。

        但在从茅山回来的时候,朱涯的脸上一直愁眉不展,想来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刘浪有心劝说,但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得叹了一口气,看有什么机会能够帮朱涯打开心结。

        其实这一次刘浪心中对朱涯和吴半仙的感激是不言而语的,他们为了自己舍弃了茅山,相当于舍弃了养育自己的土地。这份恩情绝对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所以,刘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他们重回茅山,而且要以一种荣归故里的姿态,被茅山八抬大轿迎回去。

        刘浪此时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人活着,要有梦。而这些梦,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电话那头的朱涯沉默了片刻。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刘浪将死人事件稍微一说,然后道:“猪牙,如果让那两个小鬼一直待下去,恐怕还会死更多的人,而且”刘浪欲言又止。

        朱涯明白刘浪的意思,那两个小鬼在阳间待时间长了,不但无法再重新投胎,而且可能会变成孤魂野鬼,到头来碰到别的道士。恐怕只有被打散的份儿。

        朱涯又沉默了一会儿,低沉着声音说道:“这两个小鬼很可怜,而且,他们害的人也都死有余辜,我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可是,我却下了不手。”

        “猪牙。你啥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啊”

        刘浪不解的说道。

        “不是,刘浪,在茅山的时候你不是也说过嘛,有时候正邪真的是很难分的,以前的时候,我以为道士的责任就是抓鬼。只要是鬼,都得死,可是”

        糟了,这家伙看来在燕京市待的时间长了,竟然心性也慢慢改变了。

        刘浪知道,再说下去也没多大意思,干脆直接将朱涯的话打断。急道:“行啦猪牙,今天晚上我们在别墅那里会合,有什么事情见面再说好了。”

        犹豫了一会儿,朱涯还是答应了下来,“行”

        挂了电话,刘浪立刻收拾了一下心情,哼着小曲儿,朝着何诗雅家赶。

        这一次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刘浪跟何诗雅有了进一步的亲密接触,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刘浪竟然真的有一种想要照顾何诗雅的感觉。

        哎,情动一刹那,世事变幻太快,谁能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啊

        站在何诗雅的家门口,刘浪刻意对着手机屏幕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个劲的咧嘴想以最好的姿态见何诗雅。

        可正摆弄了一半儿,门突然间嘀了一声,竟然直接打开了。

        刘浪一愣,手停在半空中,抬头往屋里一看,却见何诗雅正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睡衣,微笑的看着自己。

        半天不见,本来憔悴的何诗雅已经完全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白嫩的皮肤,微红的双颊,脸上还画了淡淡的妆,甚至就连黑黑的熊猫眼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何诗雅再次回到了那种夺人的眼球的女神形象。

        宽松的睡衣根本挡不住下面包裹的婀娜身姿,甚至何诗雅轻轻一动,睡衣里藏着的那对汹涌还颤抖了两下,看得刘浪心神一荡。

        我的天呀,里面啥也没穿。

        憋了太久,刘浪感觉还是回到燕京市舒服,无论如何,这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狗窝,而且还有很多需要自己照顾的人。

        点头微笑,刘浪也没再客气,提步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何诗雅连忙小跑着冲上前来,一把抱住刘浪,柔声细语的说道:“刘浪,你终于来了,我等了半天了,还以为你又不来了呢。”

        刘浪一怔,顿时心中有种酥麻的感觉,可大脑依旧还保持着清醒,双手慌乱的往外一推,哪儿成想,正好按到了那对饱满之上。

        “啊”

        何诗雅轻叫了一声,勾得刘浪火往上涌。

        何诗雅迷醉般的声音在刘浪的耳朵边响了起来:“你怎么这么急啊急什么啊”

        刘浪一听,见何诗雅误会自己了,赶紧说道:“不不不,阿雅,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没说完,何诗雅忽然伸过小嘴,一下就将刘浪的口给堵住了。

        霎时间,刘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想要将何诗雅揉进自己的身体之外,再也没有了其它的想法。

        心下一横,刘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伸手拦腰,直接将何诗雅横抱而起,朝着卧室飞奔而去。

        一头冲进卧室,刘浪将何诗雅往床上一放,急促的喘息着,“阿雅,你、你不怕被你弟弟看到吗”

        虽然这么说,可刘浪手下没有停,直接上下其手,瞬间将何诗雅的睡衣蜕了个一干二净。

        里面竟然真的什么都没穿

        何诗雅脸色娇红,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将自己的美丽展现出来,竟然还有些不自然,慌乱的用两只手堵住自己的隐秘处,低头嗡嗡道:“何、何尚他不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