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水箱中的女尸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水箱中的女尸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跟何诗雅分开之后,刘浪直接去了牛大壮说的案发现场。

        事发地是一家普通的旅馆,连星级都算不上,甚至登记方式也很粗糙,各色人都有,平时半夜睡个觉都会有女人敲门,问需不需要服务。

        本来在这种地方发生一些死人事件也实属正常,可这次这件事却太过诡异,就连刑警大队的人都感觉到了棘手。

        酒店起了一个很风骚的名字,叫爱窝,一听就让人浮想联翩。

        刘浪赶到的时候,刑警大队的人正在处理现场,拍照录口供,整个酒店已经完全被封锁了起来。

        稍微一问,有警察告诉刘浪,说牛大壮在楼房的房顶上。

        酒店总共只有四层,墙体都有些剥落,石灰也揭开了一层一层的,露出了里面的水泥。

        别看这只是一栋四层小楼,竟然还安了一台电梯,这让刘浪感觉有些纳闷。

        刘浪没有走电梯,而是沿着楼梯一口气跑到了楼顶上。

        在从楼梯跑的时候,刘浪隐隐感觉走廊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而且其中还有一种冷飕飕的阴寒感觉。

        这种感觉虽然不如坟地那般强烈,但刘浪明显感觉出来,这里面有古怪。

        跑到楼顶之后,刘浪看到牛大壮正站在大水箱的旁边,神色凝重的观察着什么。

        要知道这种小旅馆冲的热水都指着楼顶的大水箱,而且全部的房间都用的是同一个水箱里的水。

        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吴暖暖的影子,刘浪不禁有些失望,快步走到牛大壮的身边,刘浪问道:“牛哥,怎么了啊”

        牛大壮并没有跟刘浪客气,而是点了点头,指着大水箱说道:“兄弟,今天早晨的时候。这个大水箱里死了一个女孩。”

        指了指水箱旁边的台阶,牛大壮又道:“你上去看看。”

        刘浪点头,爬到了水箱的上面,低头往下一看,顿时面色一变。

        只见水箱里还有大半桶水,但却呈现出一种暗黑色,而且似乎还有一些小虫子在里面游来游去。比蛆虫甚至还要细小上很多。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刘浪不禁感觉一阵恶心。忙问道:“这个人死了好几天了”

        牛大壮点头道:“对,而且这段时间旅馆里的人洗澡喝水都是用的这个水箱里的水。”

        我艹

        刘浪瞬间感觉自己的肚子翻滚了两下,一阵恶心呕吐的感觉。

        一想起那些住旅馆的人,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那些人这段时间不但洗澡用的是泡尸水,竟然还喝了。

        怪不得刚才进旅馆大门的时候,刘浪看到在旅馆的门口散发着一种令人恶心的臭气,像是呕吐物一般,知道这种情景。不吐才怪了呢。

        刘浪心头一揪,追问道:“牛哥,查到凶手了吗”

        牛大壮摇了摇头道:“兄弟,如果这算是一件正常的刑事案件的话,我也不会找你过来了。”

        听到牛大壮的话,刘浪立刻来了精神,低声问道:“怎么说”

        其余的警察似乎已经将现场勘察好了。纷纷离开了楼顶,只留下牛大壮跟刘浪二人。

        牛大壮带着刘浪绕到了水箱的另一面,指着地上的一滩水渍说道:“兄弟,你能看到这是什么东西吗”

        刘浪顺着牛大壮的目光看去,只见地上那滩水渍直径足有半米多,此时已有风干的迹象。看了老半天,刘浪没看出点儿名堂来,不禁疑惑道:“牛哥这是什么”

        牛大壮道:“之前我们刚来的时候,这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说着,牛大壮掏出了手机,道:“你看,我拍了一张照片。”

        刘浪看向牛大壮的手机。见照片里似乎有一团黑影,那团黑影像极了一滩水渍,但又像是一个人形,虽然有些朦胧,但依旧可以依稀可辨。

        刘浪不禁更加疑惑,指着手机问道:“怎么这东西就是这滩水渍”

        牛大壮点头道:“不错,今天早晨接到报案,我本以为这是一件普通的杀人案,可无意中拍了一张照片,竟然发现了这东西。”

        “啊那现在呢”

        刘浪连忙拿着牛大壮的手机,朝着水渍又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并没有任何异样,就是一滩普普通通的水渍。

        牛大壮似乎早就试过了,说道:“这正是我叫你来的原因,你能看出是什么东西吗”

        刘浪皱起了眉头,也不太确定的说道:“目前我也不太清楚,但看样子,应该有些古怪,牛哥,你先跟我说说死者的情况吧。”

        牛大壮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水箱,缓声说道:“哎,死者的身份我们也调查过了,是个舞女。”

        一说到舞女这个词,不用想,肯定会与某种交易扯上关系。

        尤其是一些大型的娱乐场所,反正在地上跳舞跟在床上跳舞都是跳,但价格却千差万别。

        尸体一被发现,就很快被送往法医鉴定了。

        就在刘浪来之前,法医给牛大壮打了一个电话,说尸体死了至少有七天以上了,而且死亡原因不明,但绝对不是溺死的。

        至于详细的尸检,恐怕还要费些时日。

        但听到法医的话,牛大壮知道,就算再检查下去,恐怕也检查不出什么结果。

        牛大壮告诉刘浪,女尸死时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只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可让人奇怪的是,那双高跟鞋却没有底,两只鞋跟没有找到,但从高跟鞋的断面来看,像是被硬生生掰断的。

        而且,通过调用旅馆走廊里的摄像头,还有一种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在上来之前,刘浪看到在楼梯相对于走廊的另一头有电梯。

        而诡异的事情正是发生在电梯里。

        据监控显示,就在七八天之前,死者曾经在电梯中出现过,而当时的行为举止极其怪异。

        边说着,牛大壮又翻开了手机,打开了一段视频说道:“你看,这就是那个死者,你能看出什么吗”

        带着满心的疑惑,刘浪朝着牛大壮手中的视频看了一眼,这一眼,刘浪顿时面色大变,暗叫一声:“这、这怎么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