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往日不复来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往日不复来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后来韩晓琪不知道花人贵使了什么法术,竟然直接将自己从荷花的肉身中抽了出来,而且还封印在了牌位之中。

        可是,在花人贵封印好后,将牌位放起来,离开之前,却说了一句让韩晓琪莫名其妙的话。

        “小鬼,这是为了你好”

        刘浪听完韩晓琪的讲述之后,心中一动,暗暗琢磨着。

        韩晓琪说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乌不骨,乌不骨无意中来找花人贵,却没想到碰到了韩晓琪。

        就凭乌不骨的修为,指定已经看出了韩晓琪的身份。

        如今花人贵已经死了,但照目前的情形开看,韩晓琪并没有什么大碍,应该是花人贵为了防止乌不骨伤害韩晓琪,而将韩晓琪藏在了牌位之中。

        不过如今纠结这些都没有什么用处了,花人贵已死,乌不骨已受重伤,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尽快找到那剩余的半本卜书。

        想到这里,刘浪又问道:“晓琪,你的命书在哪里”

        韩晓琪一愣:“命书”

        “对啊,你不是告诉我想要解开你们韩家的诅咒,就需要命、卜、道三书及其传人吗”

        韩晓琪终于明白了刘浪的意思,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哎,刘浪,我忘记告诉你了,当年我们韩家惨死之时,命书也丢失了,虽然我已学了大部分,但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命书中的内容也一点一点从我的记忆中流逝”

        “啊那怎么办”

        韩晓琪又不吭声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不过,我对命书有着本能的感应,我相信等我凝聚出魂魄之后,应该可以很快就能找到命书,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卜书传人。”

        刘浪心里终于明白了,看来回头还是要问问吴半仙,打听一下那剩余的半本卜书的事情。

        看着韩晓琪安然无恙,刘浪也终于放下心来。为了能让韩晓琪魂魄稍微恢复一点儿,刘浪专门弄了一块百年檀木做的牌位,然后在前面点上三柱香,将韩晓琪再次供奉了起来。

        花圈店对于供奉的这种东西自然不缺,可在下次月圆之前,为了养精蓄锐,韩晓琪依旧还要待在牌位里。

        虽然待在刘浪的身边。韩晓琪感觉一种莫名的心安,可不知为何。自从这次刘浪从茅山回来之后,韩晓琪却感觉刘浪身上会传出一种压迫感,那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虽然韩晓琪嘴上没有说,但她知道,刘浪的身份肯定不平凡。

        将韩晓琪安顿好了之后,刘浪回到出租屋,回到了熟悉又阴暗的小窝,心里终于舒缓了一些。

        “哎,金窝银窝。还真不如自己的狗窝呀,虽然在茅山这段时间住的舒坦,但心里却不踏实,娘的,虽然自己的地方又破又潮,但至少不会做噩梦。”

        刘浪嘀咕着,冲了一下澡。然后将衣服扒了个精光,一头钻进被窝里,将窗帘一拉,整个房间的光线顿时暗了起来。

        好久没有爽过了

        从床底下翻出了那本破旧的电脑,刘浪找到了暗藏在深处的岛国动作片,嘿嘿奸笑两声。正准备大战一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浪一脸的黑线,暗骂了一句:“这谁呀,这么不长眼,我刚回来就打电话,真是的。”

        将准备好的东西往旁边一扔,刘浪连号码都没看。没好气的接起了电话,“喂,谁啊”

        电话那头顿了一会儿,没有吭声。

        刘浪有些不耐烦的又问了一句:“说不说话,不说话我挂了啊”

        “刘浪”

        声音中带着沙哑,似乎有些虚弱的疲惫。

        可是,刘浪还是瞬间听出了对方的声音:“何老师”

        从回家到去了趟茅山,眼见快一个月了,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这个假期过得还真够刺激的。

        自从何诗雅上次的事情之后,刘浪根本不知道如何再面对何诗雅,只得装聋作哑,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好了。

        这次不知为何,何诗雅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

        刘浪一听是何诗雅的声音,愣了几秒,见何诗雅不说话,又问道:“何老师,你声音怎么了”

        “没、没什么,现在你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你。”

        何诗雅的声音非常低沉,让刘浪听起来非常不舒服,一听就是睡眠严重不足,带着干涩。

        刘浪莫名心中揪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何老师,你、你没事吧”

        “刘浪,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说完,还不等刘浪答应,何诗雅啪的挂了电话。

        刘浪顿时怔住了,不明白现在的何诗雅这是咋了啊

        虽然想不明白,但刘浪还是关了电脑,将衣服穿戴整齐,对着镜子稍微梳洗了一番,感觉自己人模狗样的,出了门。

        一路小跑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刘浪远远就看到何诗雅站在门口,来回踱着步。

        何诗雅穿着一身黑色皮衣,带着一副黑色墨镜,头上一顶黑色皮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据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看到何诗雅的这身装扮,刘浪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何老师这是怎么了才一个月不见,怎么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熟悉的身体虽然依旧窈窕动人,可当刘浪走近之后,看到何诗雅的脸时,却吓了一大跳,颤声道:“何、何老师,你、你到底怎么了”

        只见何诗雅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颓废,脸上也没有化妆,熏黑的眼圈跟熊猫一般,似乎好几天没有睡觉了,而且,何诗雅看起来脸色很非常的难看,苍白中透着一种死人般的蜡黄。

        何诗雅看着刘浪,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淡淡的笑容像是瞬间将所有的不快都驱散了一般。

        “刘浪,好久不见了啊。”

        “不是,何老师,你到底怎么了啊”

        刘浪不解的问道。

        此时正是上午十点多钟,夏天的阳光已显得有些刺眼。

        何诗雅微微一抬头,略显苍白的脸正好被阳光照射。

        何诗雅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连忙低下头,快速将帽檐往下压了下,挡着不让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

        刘浪看到何诗雅这个小小的举动,不禁更加疑惑,又问道:“何老师,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你不要憋着,快跟我说啊。”

        何诗雅轻轻一笑,“刘浪,我辞职了,不再是何老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