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章 就是他
  • 第二百七十章 就是他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左言并没有动,坐在铁笼之,冷冷的看着乌不骨,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怎么这么多年来,你还是不肯放过我”

        “啧啧啧啧,左护法,不是我不肯放过你啊,只是,你活着,始终对我是个威胁,我睡不踏实啊。”

        乌不骨边说着,两只小眼睛往左边扫了扫,看着另外其它三个笼子,不禁笑得更开了“哈哈,没想到,这里还是个藏宝洞呢,竟然关押着这么多宝贝。”

        一扫到左言旁边的那只铁笼,乌不骨双眼一眯,声音都带着颤抖。

        “啊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怪不得茅山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然说这次奖励有游尸血呢,原来这里有一个这么大的游尸。哈哈,哈哈,还真是天助我也啊。”

        乌不骨的视线再次回到了刘浪的身,笑眯眯的说道“小子,这次可多亏了你带路啊。”

        刘浪此时肺都气炸了,本想着救人,没想到却被人利用了,不禁大声吼道“好你个老瘪三,妈的,露卡西是不是也是你害的”

        “哈哈,你说那个洋妞啊啧啧,算是吧,不过嘛”

        乌不骨老脸皱纹紧到了一起,长长吸了一口气道“谁知道那个小丫头那么好骗,跟她说是精灵,她竟然真信,呵呵,呵呵”

        站在乌不骨身后的旗袍女人也笑得花枝乱颤,附和道“是,当时我不过是稍做打扮,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那个丫头竟然那么勾。”

        刘浪气得两眼都冒出火来,可自己此番只是刀俎的鱼肉,根本不可能斗得过乌不骨三人的。

        看着倒在地痛苦的朱涯,刘浪神色一紧,急问道“猪牙,你怎么了”

        “呵呵,他没事,只是了我的一点儿巫毒而已,如果你照我说的做,我心情好的话,自然会帮他解开。”

        “妈的,老瘪三,你够狠”

        刘浪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刘浪此时明显没有任何胜算,算左言厉害,被关在铁笼里,半点用处也没有。

        刘浪暗骂自己太不小心,竟然自以为是,完全没料到自己被人暗算了。

        四尾白狐跟那团黑影此时都没有吭声,仿佛这件事跟他们毫无关系一般。只有那只游尸,像是一台往复的机器一般,不停的撞击着铁笼,然后被打倒,再次站起来,似乎永远不知道疲惫。

        刘浪知道此时反抗无疑于自取灭亡,倒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对策。

        想到这里,刘浪努力稳了稳心神,抬头盯着乌不骨,问道“老瘪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哈哈,小子,你这张嘴的确厉害,可算再厉害又能如何今天这个山洞里,除了我黑巫教的人,都是死人”

        乌不骨将手一挥,对着千叶说道“去,把贴在铁笼的那张符揭下来,我倒要看看,这茅山的符咒之术到底我黑巫的巫毒强多少”

        千叶领命,微微一笑,一个箭步冲到左言的铁笼面前,抬手要去碰那张乾坤八卦符,可刚一碰到,千叶的身体忽然间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猛然间直飞而去,咚的一声巨响,直接撞到了洞壁。

        “哇”

        千叶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挣扎了两下,立刻脸色惨白,竟然没有爬起来。

        乌不骨并没有露出任何吃惊之色,却是微微一笑“果然,呵呵,这道符果然厉害,看来,需要多点人才行。”

        乌不骨眉头一挑,朝着刘浪喝道“小子,去,把那道符给我揭下来。”

        本来以为这道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看着千叶如此厉害的角色,竟然直接被一道符打成了重伤,刘浪不禁也大吃一惊。

        但迫于乌不骨的威势,刘浪却是不敢不从,慢慢走到左言的铁笼面前,抬手正要去揭开八卦符,却听左言忽然间高喝一声“慢”

        刘浪的手停在了半空,一脸好的盯着左言。

        左言缓缓站起身来,并没有看刘浪,而是看着乌不骨,微笑道“乌护法,当初我见你时,你野心勃勃,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依旧还有着这份野心,的确不容易。可是,难道你真的不把自己手下的命当命吗”

        左言看了倒在地的千叶一眼。

        千叶此时依旧爬在地,显然那道符已经给他造成了重创,似乎一时半会儿根本恢复不过来。

        乌不骨哈哈大笑,嘲讽道“左护法,你可真幼稚,我为什么要在意他们的性命哈哈,我是堂堂一教之主,教众千千万,我高高在,为什么要在乎他的生死”

        “教主哈哈,好一个乌教主,谁封的”

        乌不骨一愣,似乎并不明白左言的意思,继续争辩道“哼,此时黑巫教除我之外,再无更合适的人选,难道还要人封吗”

        “哦当然不需要人封,但我教是不是有一条,得乱神术者,才是真正的教主啊”

        左言始终保持着微笑,似乎已牢牢控住了乌不骨的心理。

        乌不骨的脸由睛转阴,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眼神闪过一丝慌乱之色。

        刘浪心不由得有点敬佩左言了,虽然这个家伙看起来很年轻,可明显乌不骨资历还要老,恐怕此时在整个黑巫教也只有左言是乌不骨忌惮的对象了。

        乌不骨强压着心怒火,哈哈大笑道“乱神术那本书早失踪多时了,难道没有乱神术,整个黑巫教群龙无首了吗”

        乌不骨边说着,眼的狠毒之色愈加明显,在他心里,可以对着所有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说话,可是,在面对左言的时候,他的心里总是放不开,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萦绕在心头。

        杀,无论如何,这个左言一定要杀掉,否则,自己永远坐不稳黑巫教教主的位子。

        乌不骨心暗暗下着决心。

        左言轻轻一笑,轻蔑的看了乌不骨一眼,沉声道“乌护法,有些时候,事情并不如你想的那般美好,你可知道,乱神术如今在哪里吗”

        乌不骨身形一定,惊恐的问道“在哪里”

        “在他的身”

        左言一指刘浪,厉声喝道“他才是是黑巫教名符其实的教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