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激烈的比赛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激烈的比赛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赛一开始,试场杀气腾腾,刘浪的注意力也完被步知非跟震天牛所吸引。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匕匕小說:Ыqi。

        听着别人的口气,似乎震天牛非常的厉害,刘浪忍不住嘴角跳动了两下,眯眼观瞧。

        两人一对阵,只见步知非忽然间后退了两步,猛然间将手往一挑,直接飞出一张黄符,朝着震天牛的面门砸去。

        看着步知非出符的手段,所有人均是一惊,好厉害。

        有句老话说的好,行家一出手,知有没有。

        很多人都以为步知非倒退,只是因为害怕,哪知他竟然退出一段距离只为出这张黄符。

        没有人知道黄符是什么。

        只见步知非轻轻念动着咒语,将手一指,那张符猛然间在半空燃烧了起来,灰烬瞬间化作张张大,直接罩向震天牛。

        “啊竟然是禁鬼符”

        不但是刘浪,所有人都是一愣,不禁惊不已,这个步知非怎么会对普通人使用禁鬼符呢

        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眼见符化的罗要将震天牛笼罩在间时,震天牛忽然间双脚一动,身体竟然犹如猴子一般灵活,猛然间往一跳,高高跃起。

        只听震天牛大吼一声“破符”

        两只手同时持剑,朝着符砍了下去。

        “嗡”

        只听一声闷响,那张符急速震颤了两下,瞬间化为乌有。

        “咝好厉害”

        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已被这两人给吸引过来了。

        刚开始搞得这么刺激,看来各门各派这次是铁了心想要夺得那瓶僵尸液了。

        步知非眼见符咒被破,眉头一皱,猛然间举起宝剑,身体往倾斜,直接朝着正在下坠的震天牛刺去。

        震天牛下坠之势未减,可身体猛然间像是大雁展翅一般,双臂轻轻一张,粗重的宝剑往下一挥,噌啷一声尖锐的撞击响起。

        两把宝剑直接撞击到了一起。

        步知非面色通红,一只手举剑,显然抵不住震天牛的重剑。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鸦雀无声,心不禁为步知非暗捏了一把汗。

        “这、这小子竟然敢跟震天牛对剑,这不是找死吗”

        “吼”

        震天牛猛然间爆喝一声。

        正当所有人以为步知非必输无疑的时候,猛然间看到震天牛身体往后一动,直接腾飞而起,扑通一声摔到了十步开外。

        “哗”

        全场一片哗然,根本没有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武当的安玉桥眉开眼笑,一只手捋着自己的胡须,非常满意的点着头,嘴角轻笑道“呵呵,知非这招武当剑法已得精髓所在,竟然能将内力暗藏于剑气之,不错,不错”

        安可希此时正站在安玉桥的身后,小嘴紧紧的绷着,本以为步知非必输无疑,没想到突然柳暗花明,不禁秀眉一松,听到父亲的话后,连忙问道“爹,这是师兄一直接连的武当剑法”

        “不错,开始时那道禁鬼符不过是个幌子,所有人都以为他不敢跟重剑相撞,结果,他反其倒而行之,哈哈,反而发挥了意不到的效果。”

        试想象还要激烈,一个午,三场赛,决出了三个优胜者,三个优胜者将汇入下一轮,而下午竟然轮到了露卡西场。

        露卡西看起来非常的兴奋,双颊通红,吃过午饭稍微休息之后,再次回到赛场地,身体竟然还在微微颤抖着。

        刘浪看着露卡西激动的样子,不禁调戏道“咋了,洋美女,怕了”

        “怕嘿嘿,我从来没想过能在这种地方赛,好激动啊。”

        露卡西很激动,可不知为何,吴半仙竟然没有露面,甚至连万掌门都没有露面。

        此时吴半仙正跟万掌门站在刘浪他们住的四合院央,看着发黑的小池塘和里面死掉的金鱼。

        “师弟,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万义良问道。

        吴半仙拿了一根树枝,轻轻将一条死鱼翻了两下。

        那条死鱼的肚皮往下一翻,脑袋直接冒了出来。

        死鱼的脑海竟然完全腐烂,只剩下了骨头。

        吴半仙神色异常的凝重,皱着眉头说道“师兄,你看到了吗这鱼明显是被剧毒所伤,但这种毒性明显不是普通的毒,而更像是黑巫教的蛊毒。”

        “什么蛊毒师弟,你的意思是说黑巫教有人混进来了”

        吴半仙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我原本只是有点猜测,可如今这种猜测却加重了几分,但我却想不明白,为何这里会有蛊毒呢”

        “师弟,不会又是刘浪那个小子吗”

        “不可能,这种蛊毒明显是黑巫术极高之人所用,从毒性来看,反而有种被蛊虫反噬的迹象,地位至少应该在黑巫教层。”

        “啊他们为何而来”

        吴半仙摇了摇头,道“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可能得到了我们散布出去的游尸血,另一种”

        “那个人”

        吴半仙点了点头,面色沉重道“师弟,当年的事情,恐怕终究要了结了啊”

        万义良一愣,身体忽然间震颤了两下,面色瞬间煞白,喃喃道“难道是为了他”

        “哎”

        吴半仙长长叹了一口气,慢慢背起手来,踱步朝着四合院外走去。

        赛继续进行,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露卡西拿着一把精致的宝剑走了试台。

        宝剑看起来非常细小,只有半米多长,可剑柄却是金黄色,仿佛是用金子镶嵌的一般。

        开始时刘浪也曾问过露卡西宝剑的来历,可露卡西不肯说,只是告诉刘浪,这是自己的父亲为了给自己练剑,专门找人打造的。

        本来会场所有人都只是被试的激烈感染,可此时见有洋妞来,猎心理纷纷被勾了起来,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露卡西。

        甚至很多小道士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外国人,脸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

        “洋女人竟然也来剑哈哈,哈哈,今年的道门大会可真是有意思啊。”

        都说冤家路窄,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不错,露卡西试的对像,竟然正是安可希。

        我勒个去,这下可热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