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震天牛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震天牛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感觉自己还没有睡多会儿,天亮了。 匕匕首发

        茅山的鸣笛声尖锐的响着,公鸡叫的都还要厉害,硬是把刘浪吵醒了。

        刘浪揉着惺忪的睡意,极为不舍的从沙发爬起来,朝着床一看,正看到露卡西打个哈欠爬起来。

        卷发披肩,身姿妖娆,虽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虽没有举世无双的身姿,但对于至今没有尝过女人味的刘浪的来说,露卡西此时的模样,几分娇媚几分醉啊。

        “浪人道长,我不是睡在沙发吗怎么跑到床来了啊”

        刘浪很郁闷,心道你自己爬去的,怎么还不知道啊

        可刘浪没好意思说,只是笑了笑,问道“你昨晚好像做啥梦了吧竟然哭了呢”

        刘浪问这话本是无意,可没想到,露卡西忽然间脸色一变,声音都有点颤抖,“我、我没说什么吧”

        “没有”

        露卡西脸色一缓,连忙从床爬起来,将衣服整理好,竟然直接跑到刘浪的面前,趁刘浪不注意,朝着刘浪的腮帮子亲了一口。

        “浪人道长,你是好人。”

        说完我,露卡西直接冲出了房间。

        刘浪被搞得莫名其妙这洋妞,怎么这么怪啊我是好人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吃过早饭,刘露卡西去了试场地。

        待刘浪他们去的时候,场地外围已是人山人海,大部分的门派都已经到了。

        露卡西穿着一件宽松的衣服,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宝剑,竟然也别在了腰,看起来极为怪异。

        “浪人道长,昨天你赢的那么光彩,今天我也要耍耍剑,赢几场赛。”

        刘浪看着露卡西一本正经的样子,本来想打击她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呵呵笑道“哦,你会耍剑”

        “当然,我父亲打小教过我剑法,虽然我不喜欢学,但父亲逼着我一直学到十八岁,哼,我的剑法可很高的哟”

        刘浪满眼的不信,下打量着露卡西,撇了撇嘴,“你确定”

        露卡西不说话了,直接将头扭到了一边,用后脑勺对着刘浪,高声叫道“父亲教我的是东洋剑法,今天我是要来跟道家剑法看,哼,我还真不相信,我学了这十几年的剑法,不行”

        刘浪这次不说话了,见露卡西似乎认真了。

        四处打量了一下,各门派的人慢慢到齐了,麻衣派的人也到了。

        为首的乌不骨依旧跟之前一样,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根本不往刘浪这边看一眼。

        刘浪装作不经意的瞟了乌不骨一眼,却并没有看到那个山装男人千叶,和那个懂得变脸的旗袍女人。

        想起昨天晚的经历,刘浪还有些后怕,如果自己露馅的话,凭那三个人的身手,自己肯定是九死一生。

        可既然乌不骨也在台下看着,自己应该装出一副痴呆的模样,不能被轻易发现了。

        想到这里,刘浪立刻将身体放松,嘴巴微张,两只眼睛慢慢散出了一点儿光。

        “刘浪,露卡西,今天你们谁先”

        正当刘浪努力调整着自己的表情与动作的时候,吴半仙乐呵呵的走了过来,大老远叫了起来。

        刘浪已成了符咒术明星,很多女道士都在有意无意间朝刘浪这边瞧来。

        此时听到吴半仙一喊,更多的人也看着刘浪,眼神更多的是不屑。

        “切,昨天肯定是被这小子蒙的,今天要是碰到我跟他试,非将他打趴下,让他出尽丑不可。”

        嫉妒心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刘浪根本不知道,此时会场几乎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想将如何蹂躏刘浪。

        所有修习道法的人都知道,能在符咒术有造诣的人,在体能方面肯定会有所欠缺,甚至可能根本不会打人。

        这跟武之分一般,符咒属,剑术试属武。

        武全才之人,在修道者的眼,绝对是稀有动物。

        看着刘浪穿得跟乡巴佬似的,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这种全才之人,甚至连符咒术肯定都是瞎猫碰了个死耗子。

        尤其是那些男道士,此时巴不得跟刘浪分到一组。

        分组还很原始,利用抓阄来分。

        令刘浪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跟麻衣派那个鼠头鼠脑的家伙分到了一组,而露卡西跟刘浪不认识的小门派分到了一组。

        对决的场地有三个,三组可以同时试。

        在万掌门又罗嗦了一半天之后,试终于再次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甚至可以说,从赛一开始,赛是白热化的阶段,毕竟昨天的符咒试对大家的震撼太大了,太刺激了。

        那个鼠头鼠脑的家伙似乎跟刘浪分到了一组非常的兴奋,可没想到,乌不骨竟然低声对那人说了几句。

        那人脸色大变,忽然间哎哟哎哟叫了两声,直接跪伏在地,大声叫道“哎哟,不好了,我拉肚子,这局我弃权。”

        我艹,这是想干嘛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本来想看着有人教训刘浪呢,结果倒好,拉肚子,还真是懒驴磨屎尿多。

        有些人捏着拳头,气得牙齿都咬得嘎巴乱响“娘的,麻衣派那小子,怎么那么怂蛋,竟然被吓怕了还肚子疼,骗谁啊”

        刘浪直接晋级下一轮。

        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刘浪不禁也有些郁闷,本想再展示两下子来着,可没想到

        咦,不对,那小子是故意的

        刘浪猛然间抬起头来,朝着乌不骨看去。

        麻衣派大旗之下,乌不骨嘴角轻轻扬,时刻保持着微笑,连头都没偏,似乎已将一切握在了手里一般。

        刘浪不禁有些纳闷,心道“难道,这乌护法是想要助我打到最后”

        “哐”

        敲锣声响了起来,有个高嗓门宣布赛开始。

        第一场赛三个组,其余两组刘浪没有认识的人,其一组刘浪认识,竟然是步知非对付另一个道士。

        步知非身披藏青色道袍,手持一把耀黑宝剑,脚尖轻轻一点,直接窜到了台。

        对方足有一米九的个头,长得又黑又壮,手里拿着的宝剑又大又厚,看起来足有五六十斤,脚下一跺,整个试台都微微震颤了两下。

        “哇,这竟然是逍遥派的震天牛,他怎么也来了啊”

        “是啊听说这个人一拳头能将一头牛打死,手的宝剑更是威力极强,有着剑砍华山,震动天地的威名呢。”

        “何止啊,听说这个震天牛在抓鬼方面也非常的厉害,似乎还一人对付了十只厉鬼,竟然毫发无损呢。”

        场下有很多人似乎都认识黑脸大汉,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看着步知非的眼神都带着同情。

        “啧啧,听说那个青袍道士也是武当的佼佼者,可也够他倒霉的,竟然第一场碰到了震天牛,哎”

        “是啊,幸亏我们还没抽到,否则的话,直接连打的胆量都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