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关于女人的梦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关于女人的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狗熊被老虎吓跑了,老虎竟然又被手枪给吓跑了。 匕匕新地址

        这大晚的还真是怪事连连啊,这种地方竟然还有老虎,而且还没被关进动物园里,真是迹啊。

        回到车子里的时候,天空的月光又大又圆,照得周围透亮清晰。

        露卡西本来想要露营的兴致也被打散了,见刘浪坐在了后座,也跟着坐了过去,不客气的抱着刘浪的胳膊,非要跟刘浪挤一块儿。

        这下倒好,吴半仙脸成绿成青菜叶了,气鼓鼓的坐在驾驶室里,没好气的嘟囔着“哼,没听说过一句话嘛,秀恩爱,死得快”

        完全是一种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

        夜已深,倦意来袭,车内空间极其狭窄,而露卡西又一个劲的往刘浪身边挤。

        刘浪有种欲据还迎的感觉,暗暗叹了口气,心道都说外国的和尚好念经,我咋对这洋妞愣是没感觉呢哎,不过身边搂着一个洋妞睡一觉儿,也算得是件快活的事情了。

        不知不觉,三人都困得要死,各自琢磨着自己的心事,竟然不一会儿工夫都睡着了。

        因为之前打得太激烈,三人都很疲惫,尤其对刘浪来说,这一觉睡得非常实。

        迷迷糊糊,刘浪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去看。

        这一看,刘浪顿时又惊又喜“晓琪”

        只见韩晓琪正穿着自己给她买的那件淡蓝色长裙,配特有的恬静的笑,看起来那么的漂亮。

        “晓琪你、你没事了”

        刘浪急慌慌想要冲去,可却见韩晓琪忽然间叫了一声“刘浪,早点来救我。”

        身影一闪,韩晓琪瞬间不见了踪影。

        刘浪大惊,正想喊叫,一转头,却见一个女孩正蹲在一边哭泣。

        那个女孩穿着一件粉色衣,下身牛仔裤,披着长发,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

        “你、你是何人”

        刘浪紧张的问道。

        女孩缓缓转过头来,幽幽的问道“刘浪,你不认识我了吗”

        “啊清织你、你去哪里啊”

        女孩竟然是欧阳清织。

        欧阳清织脸色有点惨白,看起来非常的疲惫,怔怔的盯着刘浪看了一会儿,说道“刘浪,我、我不想连累你,我、我恐怕得要嫁人了。”

        “什么清织,你、你说什么呢还没毕业嫁什么人啊。”

        刘浪大声喊了起来,可是,欧阳清织两眼垂泪,身影也在慢慢消失,像是有一个极远的声音慢慢传来一般“刘浪,忘了我,不要找我,你对付不了他们的”

        “谁你说的是谁”

        刘浪紧跑了两步,可是还没有抓住欧阳清织,身体不自觉的战栗了起来,“怎么回事清织,你到底怎么了”

        “刘浪,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正当刘浪手足无措的时候,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声音。

        刘浪转头一看,却见一身黑色紧色皮衣的何诗雅,正瞪着双眼,怒视着自己。

        看着何诗雅一改往日的女神形象,不禁一愣,忙问道“何老师,你、你报什么仇啊”

        “哼,我报什么仇我父亲虽然贪图权利,但最终竟然落得个痴呆的下场,他被人害了,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刘浪突然不知该怎么回答,怔怔的盯着何诗雅,可仔细看时,却见这根本不是何诗雅,那张脸,怎么反而变成了吴暖暖了呢

        “吴、吴警官”

        刘浪眼皮一跳,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搓了搓眼睛,仔细一眼,的确是吴暖暖。

        吴暖暖用自己半截的小拇指托着自己的下巴,含情脉脉的盯着刘浪,本来极其妖异的模样,显得那么的诡异。

        “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刘浪,你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吴、吴警官,你、你到底怎么了啊”

        “呵呵,我怎么了我没怎么啊我只是感觉到心很烦乱。”

        吴暖暖边说着,忽然间伸出那根断指指着刘浪,面露悲戚之色。

        “刘浪,你知道吗我不怕疼,可是,我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疼你能告诉我吗”

        刘浪一愣,被吴暖暖说得有些莫名其妙。

        “对、对不起,我当时没能好好保护你”刘浪感觉有些羞愧,虽然当时刘浪已经尽力了。

        可是,吴暖暖却摇了摇头,冷声笑道“不怪你,不怪任何人,怪只怪我自己,怪我自己啊咯咯、咯咯”

        吴暖暖大声笑了起来。

        刘浪正想前安慰两句,忽然见一个身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老同学,来吧,让我好好陪陪你。”

        一对篮球般的大胸直接压了过来,刘浪快速的推开,大叫道“菊花,你、你要干嘛呀”

        “怎么了我没干嘛呀浪人道长”

        刘浪嗖的一下睁开眼睛,只见洋妞的脸离自己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再往前一点儿,恐怕直接脸对脸,嘴对嘴了。

        刘浪几乎是跳着坐起来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摸额头,却满是汗水。

        “我靠,刚才竟然做梦了怎么会做这种梦啊”

        刘浪心有余悸的抬起头来,却见吴半仙早醒了,坐在驾驶室里开车,而露卡西坐在自己的旁边,崇拜又关切的盯着自己。

        “浪人道长,你到底怎么了刚才一直大喝大叫的,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啊”

        刘浪还没开口,吴半仙醋意再次蔓延了开来“切,肯定是做春梦了,还噩梦呢,指不定想非礼哪个小娘子,反而被人家打了呢。”

        “”

        刘浪竟然无言以对,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梦缓过劲来,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刚才的梦,太真实了。

        吴半仙的情绪似乎好了一点儿,看见刘浪不再说话,反而嘿嘿一笑,又开始扯起来了。

        “你说刘浪,你还真能睡啊,如果不是露露叫你,你是不是还要睡到大午啊”

        “对啊,早晨吴大师还叫你来着,竟然叫不醒你。”露卡西又朝刘浪身边靠了靠。

        刘浪勉强挤出一丝笑来,使劲将刚才做的梦挥去,问道“吴半仙,还有多长时间到茅山啊”

        “茅山哦,你是说道门大会是吧快了,午我们找地方吃个饭,下午能到了。”

        吴半仙没有回头,只是不时从后视镜里瞄两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