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章 桥上死人了
  • 第二百三十章 桥上死人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洋妞名叫露卡西,是个富二代留学生,一次与吴半仙偶然的相遇,结果被吴半仙那坑蒙拐骗的技能彻底的震惊了。 閱讀最新章節首发

        在露卡西的眼里,吴半仙简直是神仙嘛,竟然能够一口气吹灭蜡烛,手一挥能点,再加吴半仙那满嘴跑火车的本事,竟然把露卡西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样,露卡西还真缠了吴半仙,而且,吴半仙竟然还答应给露卡西抓鬼玩。

        当然,这些刘浪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他坐在车后座,看着露卡西一脸崇拜的盯着吴半仙,心不禁也荡漾了起来。

        哎,看来这些洋妞真是没见过世面,如果自己真把只鬼抓到她们面前,她们还不直接投怀送抱,把自己的万贯家财都给自己啊。

        这么瞎琢磨着,刘浪也想着吴半仙说的那对兄妹。

        朱涯当时去过,但没将两只鬼收了,其肯定有猫腻,看来,回头还得跑一趟,弄清楚那两只小鬼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坐在跑车从市里绕了一圈,刘浪将一万多块钱打给了家里,当父母听到刘浪这么短的时间又攒了这么多钱的时候,怔怔的半响没有说话,却只有细微的抽泣声。

        刘浪明白了,有时候眼泪这东西,并不全是悲伤。

        刘浪知道其实把钱给自己的父母,他们也不会花一分,全部给自己攒下来,但毕竟只是想给他们表示一下,自己有能力挣钱,不要瞎操心了。

        一切,只是为了图个心安。刘浪是个孝子。

        在办完这件事后,刘浪又给牛大壮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无头案可能查不出结果,要他帮忙查一下以前住那里的那两个小孩的尸体去了哪里。

        牛大壮答应着,正想问昨晚到底跟吴暖暖怎么样了,甚至后来发生的事情。

        刘浪嘿嘿一笑,自己都莫名其妙还说个鸟啊。

        刘浪道“牛哥,回头帮我给吴警官说一下,我不是故意的行了。”

        牛大壮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叫道“啥不会吧你”

        “牛哥,别八卦了。”

        刘浪听着牛大壮兴奋的样子,非常的无语,莫名想起了昨天晚吴暖暖的表现,以及后来出现的那个叫小倩的女孩。

        越想越不对劲,刘浪仔细一琢磨,不禁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会吧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不可能吧

        刘浪连连否认,可越想越感觉可能性很大。

        又联想到之前吴暖暖看何诗雅跟沈菊花的眼神。

        天呀,这个吴警官难道真是百合不成

        刘浪彻底傻了,心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当初在深山里当着自己的面脱光了衣服,竟然一点儿都不恼怒,似乎根本没有半分羞涩,这真的可能解释通了呢。

        晕,不行不行,坚决不能瞎猜,下次再见到吴暖暖,一定要好好观察一下。

        刘浪坐在后座,听着露卡西跟吴半仙有说有笑的,甚至这个半老头子不时还搞点黄色笑话,逗得露卡西娇躯乱颤。

        刘浪心里这个郁闷啊,哎,如果自己要是认路的话,还憋屈在这里干嘛。

        车速飞快,刘浪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只好在车里钻研着乱神术。

        吴半仙俩人似乎也乐得将刘浪当成了空气,有打有闹,不知不觉竟然开到了燕京的郊区。

        茅山在燕京的南面,要出燕京市,必须要过一道护城河。

        护城河宽有好几公里,有跨河大桥,光开车也得十几分钟,是一座现代化的典型代表。

        刘浪学习乱神术正看得入迷,忽然只到喳的一声响,车子猛然间来了一个急刹车,差点把刘浪从后座弹到了洋妞身。

        “我靠,会不会开车啊。”

        刘浪大叫了一声,抬头一看,却见大桥竟然堵得死死的,前面绵延不绝的车队,一眼往不到尽头,而自己这辆跑车,竟然正堵在大桥的央位置。

        桥下货运大船慢悠悠的漂过,不时还会发出几声呜呜的鸣笛声。

        “咋了”

        刘浪又问了一句。

        吴半仙探出脑袋往外看,看了一会儿说道“咦,不知道呢,最前面好像围了好多人,似乎还有警察呢。”

        “啊出事了”

        刘浪立刻站了起来,从天窗钻出脑袋,垫脚往前方看去。

        只见在车队的前面,有很多人正围在那里,而且还有警车不停的闪着灯,一些好者见车子无法开动,也纷纷下了车,朝着那边走去。

        在这种地方,自来不缺乏好事者,尤其是从众心里更是大得惊人。

        有人从后面走到刘浪旁边,见他张望,突然来了句“走啊,去看看,好像死人了呢。”

        那人说得很轻巧,颇有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

        刘浪没有吭声,但还是下了车,准备过去一看究竟。

        吴半仙皱了皱眉头,嘀咕道“,本来想早点走,怕堵车,结果还是堵了,看来,这次出行不利啊。”

        边嘟囔着,吴半仙转头对露卡西说道“露露,要不要去看看啊”

        我吐,刘浪一听到吴半仙这声叫唤,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怎么从这老头嘴里说出来,感觉这么恶心啊。

        刘浪实在是受够了吴半仙这股酸溜味,也没理他们,直接随着人流往前走去。

        待走到出事地点后,刘浪这才发现,这里早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想要挤进去都有点难。

        “哎,我说,前面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刘浪旁边一个妇女问道。

        站在刘浪前面的一个男人转过头来,看了妇女一眼,轻声说道“具体不知道呢,不过,好像听说前面死了个人,浑身赤~裸着被绑在了桥的立柱了。”

        “啊男的女的”

        妇女双眼立刻放光,似乎对这种事情有着完全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男人道“应该是男的,但下面没有了”

        “啥没有了被割掉了”

        妇女越听越激动,不自觉的开始往前挤,边挤边说“嗯,这肯定是个负心汉,让一下让一下,我过去看看。”

        刘浪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禁也皱起了眉头,若无其事的跟在妇女的身后往前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