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脑袋有点蒙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脑袋有点蒙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本来没有反应,没想到吴暖暖动作这么快,一愣神间,却见吴暖暖已将外套脱掉了,正露出了里面穿的衣服。 匕匕首发Ыqi

        额,其实准确的说,里面只是穿了一件无袖汗衫,而胸前那对高耸在汗衫下面急跳了两下,完全没有半点束缚。

        刘浪一看,顿时愣住了,身体的某个部位不争气的颤抖了两下。

        “吴警官,你、你喝醉了啊”

        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浇愁愁更愁。

        吴暖暖似乎是这种情况。

        一旁一直闷不吭声的牛大壮忽然间站了起来,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苦笑道“兄弟,暖暖姐交给你了,我先走了啊。”

        “啊不是,这还没吃饭呢。”

        刘浪不禁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俩人是搞哪儿一出啊怎么来喝两口酒不吃饭了啊

        一个直接把自己灌醉,另一个倒更利索,拍拍屁股要走人。

        从进来坐下到牛大壮要走,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

        刘浪自然不干,一把将牛大壮拉住,叫道“牛哥,这是干嘛呀,怎么说走走啊”

        牛大壮半眯着眼睛,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自已点,深吸了一口,然后将烟圈吐到了刘浪的脸。

        “兄弟,我再待下去,不合适。”

        说完,牛大壮也不管刘浪的阻拦,直接出了门。

        这下轮到刘浪懵了,几个意思啊这是想让我跟吴暖暖犯错误吗

        刘浪转头看了吴暖暖一眼,此时吴暖暖正半坐在椅子,无袖的汗衫根本遮不住那傲人的一对,甚至每动一下,都让刘浪的心跟着急跳两下。

        我的天呀,这是要人命吗

        酒后犯错误,应该不算是错误吧

        吴暖暖似乎感觉身体有些燥热,两只手往下摸索着,似乎想要将汗衫也直接扯下来。

        正在此时,吴暖暖的电话突然间响了。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连忙从被扔在椅子的警服里将吴暖暖的电话掏了出来,送到吴暖暖的手里。

        吴暖暖总算是停止了让人喷血的动作,接起电话,含糊的说道“喂,哪位,找谁啊”

        “暖暖,你在哪儿啊晚我去找你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

        吴暖暖一听,身体立刻像是被电了一般,坐直了几分。

        “小倩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了啊”

        “咯咯,暖暖,我这不是问你一下嘛。”

        电话那头的小倩撒娇般的说了一句话。

        刘浪离吴暖暖并不远,听得真真的。

        哟,看不出来,吴警官竟然还有闺蜜啊,真是不容易呢。

        刘浪本以为像吴暖暖这种强悍的女人,整天混在男人堆里,肯定不会有女性朋友的。

        吴暖暖眼睛几乎已经睁不开了,可脑袋还有些清醒,听到对方的话后,犹豫了一会儿,忽然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小倩,我、我突然感觉自己对一个男人有感觉了,怎么办啊”

        “什么你在哪儿我马过来。”

        对方一听到吴暖暖这句话,像是炸开了锅一般,尖叫一声,吓了刘浪一大跳。

        刘浪正有些纳闷呢,吴暖暖已将地址告诉了对方,挂了电话,竟然身子一歪,直接趴进了刘浪的怀里。

        刘浪偏头一看,从自己的角度正好可以越过那件汗衫,直接看到里面的那对饱满。

        大,真大呀,如果捏一把的话,肯定得舒服死。

        刘浪干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胯下有点紧,猛然间一个激灵,不对不对,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心里忏悔般叫着,可是,脑袋却根本不听使劲,想转转不动,死死的盯着那对饱满。

        摸、摸一下应该没事吧

        哎,老处男果然有老处男的悲哀,现在的刘浪完全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类型。

        此时的吴暖暖明显已经醉得不行了,算是自己真有任何不轨的举动,恐怕也没有人知道。

        可是,如果真这么做了,别人不知道,可自己呢

        刘浪盯着那对东西犹豫了起来。这怎么会突然搞了这么一出呢

        足足犹豫了十几分钟,刘浪感觉时间从来没有如此漫长过。

        妈的,实在不行,直接将她送回家得了,反正地址次她也发给我过。

        纠结了一半天,刘浪还是决定做次正人君子,可刚站起来将警服拿了过来,正准备给吴暖暖穿,门忽然间哐的一声被从外面踢开了。

        “臭流氓,快放开暖暖”

        一个穿着高跟鞋,嘴唇涂得血红,化着浓妆,长得颇为妩媚的女人忽然间冲了进来,正看到刘浪在给吴暖暖披衣服。

        可是,从刚进来的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动作全完全是反着的,不是在穿,而是在脱。

        而且,更让人解释不清的是,刘浪的裤子还支着小帐篷,根本没有放下。

        女人面露怒色,大叫着,轮起自己的手提包朝着刘浪砸了过去,边砸还边骂道“好你个臭流~氓,竟然敢勾引我的暖暖,你、你”

        女人跟被别人抢了男人似的,边打边骂。

        刘浪本来有那么点儿醉意,此时完全被打醒了,迅速躲到了一边,连连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我”

        “我什么我你知道我跟暖暖多长时间了吗你、你一个不要脸的臭男人,竟然敢对暖暖动手动脚的,我说这段时间她一直不对劲呢,原来是你这个臭男人在其作祟。”

        女人越说越气,恨不得拿起刀子将刘浪直接捅了。

        可刘浪越听越糊涂,这是说的啥呀怎么跟吴暖暖是你的似的,难不成我还夺你所爱了不成

        “不是,大姐,你误会了,我、我只是想送吴警官回去。”

        “误会我误会什么了我刚刚明明看到你把暖暖的衣服给脱下来了。”

        女人边说着,跟疯了一样,使劲摇晃着吴暖暖,大叫道“暖暖,你醒醒,快点醒醒,告诉这个臭男人,你只喜欢我,不会喜欢他的。”

        说着,女人竟然委屈的哭了。

        刘浪这下彻底蒙了,咋的怎么还扯到喜不喜欢了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