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零五章 逃避不了
  • 第二百零五章 逃避不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本来担忧韩晓琪的心,这次是彻底悬起来了。 匕匕首发Ыqi

        刘浪还想不管刑警队那边的案子了,直接冲茅山,去看看所谓的道门大会到底在搞啥名堂。

        隐隐约约,刘浪感觉那个暗的神秘人肯定也会去道门大会。

        可道门大会还有半个月时间,自己去也是干着急。为了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刘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尽快帮刑警队查查诡异的杀人案。

        在去马有德面馆的路,刘浪想了想,给赵二胆打了一个电话。

        “刘哥,有什么事吗”

        赵二胆为人直爽干脆,不会耍一些弯弯肠子,自从在刘浪的帮助下干起红灯小屋的买卖,心里算是彻底认了刘浪这个大哥。

        可干这一行的风险很高,尤其是刚刚开始。

        好在赵二胆散打冠军出身,凡事直接用拳头说话,那些本来想找麻烦的,基本都被打趴下了。

        赵二胆这段时间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靠着手下十几个女人,生活的格调也慢慢起来了,甚至开始出入一些高档的场所。

        赵二胆早办理了退学手续,可手下的几个小弟都还在学。

        这几天赵二胆闲着没事,正琢磨着再弄些小弟,准备跟刘浪商量商量,顺便给刘浪送钱,没想到刘浪的电话恰好打过来了。

        刘浪听到赵二胆气十足的声音,也没客气,直接说道“胆哥,帮我个忙。”

        赵二胆一拍胸脯,“刘哥,想要我赵二胆做什么,你直接吩咐是了,算是刀山下油锅,我赵二胆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刘浪微微一笑道“胆哥,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要你帮我盯紧花圈店,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或事赶紧告诉我。”

        “好嘞,刘哥,你放心吧。”

        赵二胆想见刘浪。刘浪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告诉赵二胆,回头有空会跟他联系。

        挂了电话,刘浪直奔马有德的小面馆。

        还没到面馆,刘浪远远看到了马有德跟马大娘手里拿着纸往外面的门、墙贴。

        刘浪急走两步,到了门口一看,却见马有德正在贴出售广告。

        “大叔,你们这是干啥啊”

        刘浪心一惊,连忙问道。

        马有德回过头来,面容有些憔悴,一看是刘浪,立刻笑了起来,将手的纸张塞给了马大娘,抬脚进了面馆。

        面馆依旧没有人,里面也还是原来的样子,并没有任何变化。

        刘浪跟着马有德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马有德拿出纸笔,对刘浪写道黑巫教已经发现我了,为了你大娘的安全,我要带着她找地方躲一躲。

        “那您干嘛把房子卖了啊”

        刘浪有点急了,自己虽然跟马有德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对马有德感情却很深。

        刘浪打小没有爷爷的印象,自从认识了马有德后,心里不但把他当成了师父一般尊重,也看做爷爷一般亲切。

        这次马有德突然说要离开,刘浪忽然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马有德笑了笑,写道刘浪,许多事情你现在还没必要知道,到你改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刘浪不再问了,他明白,马有德肯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马有德写完之后,又问道刘浪,你怎么突然来了

        刘浪连忙将工地被悬挂在挖掘机下的死尸跟马有德说了。

        当马有德听完死尸的死状的时候,马有德脸的笑容也渐渐收拢了起来。

        马有德神色异常凝重,在纸写下了一行字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如果我不尽快离开,可能还会连累更多人。

        刘浪有些糊涂,并不明白马有德这话的意思,忙问道“大叔,您到底在说什么”

        马有德缓缓摇了摇头,在纸继续写道这是一种黑巫教的阴毒诅咒,将死者的魂魄禁锢在身体之内,然后通过秘法操纵,炼制成活鬼,供人趋势。

        刘浪看着马有德写了整整大半页的字,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心慌,不禁暗想,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啊,而且,这黑巫教怎么会如此狠毒

        这种诅咒暗合阴阳五行之术,在巫术被称为五行炼邪术。

        当时小孩在水被淹,此为五行之水,而除此之外,其余的五行却全部隐藏在诡异的尸体。

        当时刘浪亲眼看到小孩双手被麻绳所绑,此为木,身穿红色肚兜,此为火,脚下挂着秤砣,此为金。

        而在死尸正下方那堆怪的土堆积而成的图案,正是五行之土。

        这在黑巫教里相当于一种祭祀仪式,五行之术齐全,则祭祀会完成,待到月圆之夜,活鬼会炼成。

        马有德边写着,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着,写到一半的时候,马有德竟然低声抽泣了起来。

        刘浪只道是马有德不舍得离开这里,刚想安慰两句,忽然看到马有德在纸写下了三个字石窟村。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大惊道“大叔,你怎么知道死者来自千里之外的石窟村”

        马有德缓缓抬起头来,刘浪这才发现,马有德脸犹如水洗一般,早已是老泪纵横。

        “大、大叔,你怎么了”

        刘浪感觉今天的马有德表现的太过异常,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而且,似乎有那么一层薄薄的纸将要被戳破了一般。

        马有德没有回答刘浪,而是颤抖着手,再次在纸写下了一行字尽快将尸体送回石窟村,火化安葬,否则将有大祸。

        刘浪从来没有见过马有德如此痛哭过,甚至感觉那个死者是马有德的至亲之人一般。

        马有德写完之后,挂着泪痕的双眼突然间睁得巨大,露出了狠毒之色。

        刘浪被马有德的表情吓了一跳,正想发问,忽见马有德站起身来,冲到屋外,将那些出售的广告撕得稀巴烂。

        “大叔,怎么了你怎么了啊”

        刘浪看着马有德怪的举动,急得手足无措,前拉住马有德,焦急的问道。

        马有德的身体微微战栗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把将马大娘手的纸夺了过来,重重的摔在地,然后用双脚又使劲踩了数下。

        刘浪对马有德的举动越来越疑惑。

        “大叔,您、您不走了”

        “走还能去哪儿”

        正在此时,刘浪的身后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声音阴沉,似乎还透着悲伤。

        刘浪转头一看,瞳孔瞬间收缩,难以置信的看着来人,惊道“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