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同乡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同乡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四五个大汉看着黄牙大汉倒在地,捂着嘴,手满是鲜血,吓得赶紧跑了过去,叫道“大哥,怎么了,怎么回事”

        “牙,牙掉了”

        黄牙大汉将血淋淋的手伸开,里面赫然有两颗黄牙。

        饶九妹看着倒在地的黄牙大汉,咯咯一笑,忽然间一抬手,轻声念了一句“急急如律令”

        黄牙大汉猛然间两眼一直,呆板的举起手来,将两颗黄牙往嘴里送。

        “大哥,大哥,你要干嘛”

        其余几个大汉手忙脚乱的去阻止黄牙大汉,可黄牙大汉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使劲一抬手,将自己的黄牙直接塞到了嘴里,咕嘟一下咽了下去。

        “哈哈,自作自受。”

        饶九妹拍拍手,瞟了刘浪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刘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似乎还不相信,看着饶九妹俏丽的身影慢慢远去,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腮帮子。

        “哎哟。”

        刘了一声,不是做梦,这小丫头竟然会道术

        刘浪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医院的小护士怎么跟道术会扯关系可是,刚刚那句急急如律令刘浪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世界太妙了,饶九妹大有来头。

        刘浪再去看时,饶九妹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地正在发愣,满嘴是血的黄牙大汉。

        那几个大汉看刘浪的眼神都不对了,像是满腔的怒火要爆发了一样。

        不好,妈的,这帮家伙想找自己当替罪羊。

        果然,黄牙大汉在被同伴扶起之后,举起手来指着刘浪,怒骂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

        四五个大汉根本不相信今天会这么倒霉,碰到一个厉害的女人已经算是够悲催的了,如果再碰到一个高手,回头直接去买彩票得了。

        几个大汉嗷嗷叫着,捏着拳头冲向了刘浪。

        刘浪两眼一眯,低吼一声“找死。”

        伸出手来,砰的一拳,朝着当前一个大汉的面门砸了过去。

        那个大汉的身体像是突然间被定住了一般,纹丝不动。

        其余人根本顾不那个家伙,大叫着冲向刘浪。

        刘浪咧嘴一笑,忽然间抬起脚来,对着被自己打了一拳的大汉踹了过去。

        嘭

        又是一声闷响,大汉的身体跟断了线的纸鸢一般,直直的飞了出去,正落在了黄牙大汉的身边。

        其余几人登时傻眼了,相互对看了一眼,哪里还敢再次前,回头拉起黄牙大汉和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抱头鼠窜了。

        “好”

        “好样的”

        刘浪也没再追,正晃着脑袋、活动活动胳膊腿的时候,周围忽然间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刘浪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周围竟然聚集了很多的人,个个向着刘浪伸出了大拇指头。

        看样子,这些人在这里少没被这帮地痞欺负。

        刘浪呵呵一笑,对着众人抱了抱拳头,将半截烟往嘴里一塞,突然发现,烟灭了。

        刘浪摇了摇头,正想拿出打火机给自己点,突然从人群走出一个人来“兄弟,我帮你点。”

        刘浪一愣神,抬头一看,两只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是你”

        “是我。”

        对方点了点头,帮刘浪点烟,一只胳膊直接搭在了刘浪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行啊,浪人,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啊。”

        刘浪深吸了一口烟,呸的一声将烟头吐到了地,重重拍拍对方的肩膀,笑骂道“好你个坤子,啥时候来的燕京啊怎么也不来找我呢”

        来人名叫刘坤,是刘浪的高同学。

        高毕业后刘浪北来到了燕京,而这个刘坤去了南方的一座城市学,一晃已经三年多没见面了。

        刘浪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刘坤。

        两人边说边笑,勾肩搭背的进了候车厅,一看,竟然还是坐的同一辆火车。

        高的时候,俩人是同一个班,关系也不错,因为都住在同一个镇,放假的时候也经常找在一起玩。

        “坤子,快点告诉我,你咋来这里了啊。”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虽然现在通讯技术已经非常发达了,可是,刘浪还是感觉异地见到老乡,感情绝对不一样。

        可是,一直到了车,刘坤一直也没告诉刘浪自己来燕京的目的,脸本来初见刘浪的兴奋也慢慢被愁容覆盖。

        刘浪越看看不对劲,终于忍不住问道“坤子,是不是出啥事了啊”

        刘坤咽了一口唾沫,两只眼睛眨巴了两下,似乎还有些犹豫。

        这下把刘浪给惹急了,有些不乐意的叫道“坤子,咱哥们高玩了三年,我是谁你还不知道有啥不能说的啊”

        “呜”

        笛鸣声响了起来,列车缓缓的开动了。

        刘坤看了刘浪一眼,欲言又止。

        “浪人,这种事说来你可能也不信,可是”

        “可是什么呀,快点说。”

        刘浪急得不行。

        刘坤如果跟刘浪算起来,倒也是个远方亲戚,论起辈分来,也算是同辈。只是刘浪刘坤在小两个月,所以有时候刘浪也会叫一声坤哥。

        但大部分时候,刘浪还是喜欢叫他坤子。

        刘坤一米七五的个头,刘浪稍微矮一点儿,学时成绩刘浪的也好,甚至几乎每次都是班的前三名。

        刘浪学习成绩不咋样,也一直感觉跟学习成绩好的混不到一块儿,可跟这个刘坤,不一样。

        列车人并不多,还不有少的空位,刘坤坐在刘浪的对面,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瓶矿泉水,递给了刘浪一瓶。

        刘浪没开,放在小桌子,追问道“坤子,有啥话快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娘们了啊”

        刘坤看了看周围,见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子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道“浪人,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们村后山那个水库里,有水鬼。”

        “啥水鬼”

        刘浪一听,顿时吓了一大跳。

        水鬼这东西刘浪从道书也看到过,经过了一些鬼事,刘浪自然相信有水鬼。

        可是,刘坤的村子刘浪也去过。村子后山有一个大水库,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夏天热的时候,刘浪还去洗过澡,一直没听说过有怪事发生,咋会出现水鬼了呢

        ...